“我们学校前几年涨过一次,从原先的5元/餐·人涨到6.5元/餐·人。”越城区一小学校长告诉记者,从目前的经营状况看,学校食堂还是亏的,但再提价要慎重考虑。“午餐问题也有家长和老师来反映过,我们也有过提价的想法,但只要有个别家长反对,这个事情就很难推进。”这位校长说。这样的顾虑,记者从另外两所学校的负责人那里也得到了印证。“学校食堂每天的水电费、人工费,加上餐具、设备的折旧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6元肯定难以维持。”一位小学校长说,但考虑到大部分学校都没涨,他们也不好涨。

广州市铁一中学的食堂是自营模式,由学校聘请有餐饮工作经验的老师负责具体管理,仅越秀校区的食堂就有超过60位工作人员。该食堂“大锅炒菜”的普通套餐价格为8.5元,小炒套餐则在10到17元不等。

网曝:午餐差还有蟑螂

午餐费该不该涨?

珠海市香洲区在学校食堂服务外包方面作出了新尝试,全区所有公办学校食堂实行服务外包,区教育局统一通过公开招标方式确定配餐公司。

此帖引来许多家长关注,随后,更有家长晒出多张该校午餐饭菜图。值得一提的是,有帖子称,1月14日在该校饭堂拍到照片,在肉丝炒瓜的菜上面,赫然趴着一只蟑螂,着实让人恶心。

涨了2元后,是否让饭菜质量有大的提升?“2块钱的涨幅,除却人力成本,其实只是选择面更广了些,如果说真的要有非常大的提升,也不是太现实。”周忠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小学生一顿午餐8元的价格,其中70%是买菜的成本价,除却食堂的人力成本,只能说基本持平。如果按照之前6元钱的收费标准,学校是要贴钱进去的。

“麻雀学校”的新选择家长安心学校省心

记者随机询问多位学生,多数都给出了满意的答复,甚至有学生还表示,“比以前的饭菜要好吃些”。

梁先生的女儿就读于越城区塔山中心小学,去年她的午餐费从原先的6元一餐涨到了8元一餐,涨价前,学校向全校学生的家长征求了意见。梁先生说,如果学校在食堂经营上确实有困难,适当涨一点家长还是能接受的。

配餐

同时,该负责人还强调说,该公司对于食堂餐饮管理有着严格的管控标准,尤其注重其营养搭配、卫生安全等,此次事件可能是部分家长存在误解所致,随时欢迎家长前来监督。

目前,越城区属学校学生午餐有3种供应模式:学校自营、委托公司经营和外包配送。记者了解到,学校和家长普遍关注两种模式,即学校自营和外包配送。这两种模式哪种更合适?一些学校为什么要放弃学校食堂?配送午餐质量如何保证?带着读者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食堂外包的好处有很多,但缺点也很明显:食堂被承包后学校不直接参与运营,只作为监督者,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餐饮机构需要营利,这部分钱最终会反映到饭菜价格上。因此,越来越多的学校选择由后勤、总务等部门组建团队,自主经营校内食堂。

对此,顺德区教育局副局长郭金元表示,学校食堂社会化、外包经营是社会大趋势,但是,学校应负起监管之责。

中餐学校供应,还是外包配送,家长们怎么看?一些家长认为,学校食堂自己烧比较好,一是好管理,二是放心。“配送肯定会导致饭菜存放时间长,怕饭菜闷坏。”家长王女士说。一部分家长支持配送,“塔山小学的做法挺好的,应该推广,一方面给学校减压,学生营养也能适当补充。”一位学生家长说,他读小学时一份午饭是4元左右,现在才8元,良心价。

在广州市华融小学,教学楼每层都有一组特别的智能饭柜。学生的午餐配送到校后,将按照种类、学生班别和姓名放在智能饭柜中,等待学生领取。智能饭柜还支持45℃—60℃恒温,可以保证订餐的孩子吃上温热的饭菜。

图片 1学校保留的1月14日的饭菜样品。图片 2帖子发布的照片。

位于越城区人民东路的龙腾餐饮公司,是为越城区学生午餐配送的公司之一。“采用‘中央厨房’制作,切菜、蒸饭等全自动化。”该公司工作人员李女士告诉记者,公司每个操作间都装有监控摄像头,学校负责人可以通过手机随时查看洗菜间、制作间、配餐间的实时动态视频。

像这样把盈利用到学生身上的学校还有很多。“不算食材采购的话,每天仅水电、燃气和人工等成本大约需要2万元。”中山市实验中学总务处主任李光启透露,每年在校运会和校庆等重要节点,该校食堂都会免费加餐,给学生们加鸡腿或鸡蛋等。

1月12日,有自称是顺德大良鉴海小学的家长发帖表示,他家小孩总说学校饭菜难吃。该校食堂午餐“一碗饭里面有几块大肥肉片,大白菜都是一大块的,很难消化,好不容易盼来一道荤菜,又都是肥膘肉”,而“蔬菜不新鲜,常有黄(枯)菜叶,蔬菜没洗干净,还有虫子”,“偶尔吃一顿鸡腿还是带血的鸡腿,根本没煮熟”。

记者一圈采访下来,发现尽管自营食堂仍占主流,但越来越多的学校有了另外的想法。“让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这是记者听得比较多的一句话。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钟哲 吴少敏 陈芳庭 王雅铄 郭冬 冬廖冰莹 冉小平 黄鹤林
通讯员顾琳璘 黄芳

焦点问题:

“孩子正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要跟上,若午餐能吃好,家长没意见,但不能涨得太离谱。”王女士是越城区一名小学生的家长,她担心女儿在学校吃得不好,晚餐她会特意做得丰盛些。“学校每餐收6元左右,可以再涨一点,但不要超过10元/餐·人。”她说。

陈海鸥介绍,菜品定价时已计算了人工和水电等成本,利润率为5%左右。“但是,每个月我们会通过免费营养加餐的方式,将食堂的盈利全部返还给学生,比如添置水果和牛奶等。食堂的年终结算盈利为零。”

记者获悉,学校当日确有这道肉丝炒瓜的菜,而食堂方提供的保留样品中,记者也发现了这道菜。对此,食堂相关负责人称,“当时并没有发现蟑螂,事后比对照片,发现网友上传的图与食堂的菜不吻合。”因此该负责人怀疑,可能图片有误,该图片并非拍自该食堂。

图片 3

佛山市南海区石门实验学校也采取自营模式。在校长阳智平看来,学校自营的好处是可以直接对孩子们的校园用餐负责,做好监管和服务。

2.小学食堂是否要外包?

外包配送应运而生。去年,越城区塔山中心小学第一个“吃螃蟹”——全校3100多名学生中午集体吃“外卖”。负责配送的餐饮单位有两家,一是让服务有竞争,二是防止一家公司因为突发事件而断餐。“一个学生吃一餐花8元,所有配餐都提前告知学校,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哪个套餐。”该校一名家长说,他女儿有一次感冒了,不想吃鸭肉,他把情况反映给班主任,她的菜品里鸭肉就换成了红烧肉。

这种集体外包的方式有助于提高学校食堂伙食的标准化程度,从而降低了经营成本。全区公办小学食堂价格由物价部门定价,用餐价格公开透明,按早餐4元/餐/天、午餐10元/餐/天的标准,由家长根据孩子需求一月一交费;食堂菜式由配餐公司营养师提前制定菜单,按照饮食合理、荤素搭配、营养搭配、颜色搭配、季节搭配的原则制定出当月食谱,由学校最终选择,并通过微信群向家长进行公示。

记者看到,网帖表示,出现蟑螂的图片1月14日拍于该校食堂。

记者从越城区教体局了解到,学生午餐选择外包配送,学校要做到两点:一是必须选两家或两家以上餐饮公司配送,这样做事为了保证菜品口味和丰富性;二是配送公司必须建有“中央厨房”,所有制作流程透明,这是为了保证食品安全。

集中配餐、运输到校的方式,既方便了“麻雀学校”解决学生用餐问题,又避免了“订外卖”带来的食品安全风险。中山市教育和体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山市目前有中小学324所,其中63所由集体配餐公司送餐到校。

该校食堂饭菜是否真有蟑螂成为部分家长与学校食堂争议的焦点。

图片 4

在中山市华侨中学第一食堂一楼大厅的醒目位置,张贴着学生套餐的价目表,有蒜蓉菜心、卤肉饭等品种,价格在5.5元到20元不等。从去年7月起,该食堂从外包转为自营。“食堂外包的优势在于方便员工管理和成本控制,但是学校自主管理更能保证学生餐饮安全和营养,我们有信心和底气做好这项工作。”该校副校长陈海鸥说。

同时,记者发现,不少家长对该校“食堂外包”存有疑惑,称“为何小学食堂也要外包?”甚至,还有家长把此次事件归因为“外包所致”。

北海小学教育集团的学生午餐为什么能提价?提价这件事究竟谁说了算?

有的学校最开始选择食堂自营,但却在专业性上“败下阵来”。

近日,有家长[微博]在网上曝光顺德鉴海小学学生午餐太差,且有蟑螂,此事引发市民热议。针对此事,昨日,该校回应记者称,学校已调查此事,暂未发现问题。

越城区一所小学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餐费就那么点,菜品的选择余地很小,学校只能保证吃饱,还有就是吃得安全,营养层面确实“捉襟见肘”了。

深圳科学高中,就餐的学生脸上露出灿烂笑容。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摄

对于家长反映的情况,该校食堂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此前以经营大学、中学食堂为主,这次也是第一次经营小学食堂,可能有些工作做得不到位。

午餐吃不饱”“不好吃”……近年来,学生午餐一直被吐槽不断。在去年、今年的绍兴市两会上,均有政协委员就学生午餐问题提交提案。那么,学生午餐如何才能吃好?为寻找答案,记者围绕“学生午餐是否应提价?”“学生午餐宜选择何种运营模式?”两大焦点话题进行了调查。

广州某寄宿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大部分中学的食堂均选择外包。他表示,食堂运营、员工管理都是非常专业的工作,如果由学校自营,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维系。“学校是教学场所,权衡下来还是选择外包较为合理。”

该网友在帖中称,去过该校看学生吃饭,发现“比小孩说的还要差”。

学生午餐自营OR配送?

该企业每天为1.5万多名中小学生提供午餐,包括中大附小、小北路小学、华阳小学、新港中路小学、杨箕小学、水荫路、龙口西等在内的30多家中小学的午餐均由这家餐饮公司配送。

家长反映的上述情况是否属实呢?上周四,记者来到该校食堂走访调查。中午时分正是学生的午餐时间。

也有家长认为,一个月按20顿午餐算,每餐涨2元,结果就多付出40元,一年要多拿出三四百元,对困难家庭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对这部分学生,学校可以考虑用其它的方式进行补助。

图片 5

1.是否真有蟑螂?

10月12日上午,记者对越城区北海小学教育集团新河弄校区的食堂进行实地探访。记者看到,食堂里装有不少监控探头,“每个环节都是透明的,所有流程都在监控下进行。”“食堂主任”张东海说着打开了一个冷藏柜,记者看到,里面储存着最近3天来的饭菜留样。“安全是头等大事,留样是很关键的一步。”他解释说。

“关于究竟是自营还是把食堂外包出去,我们考虑和困惑了很久。”佛山市顺德区某中学相关负责人表示,在2004—2008年,学校经营管理出现困境。“因为老师要身兼数职,要同时负责食堂事务和专业教学工作,有点应接不暇。因此,学校在2010年把食堂进行对外承包。”该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此前,该校食堂为校方自行经营,本学期开始,正式承包至第三方公司珠海瑞氏饮食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氏)。据该校食堂工作人员介绍,瑞氏是珠海一家较为大型的餐饮公司,目前在广东多所大学承包了10多家食堂;去年7月,该公司接手鉴海小学食堂,9月开始投入营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