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0-14日,地球环境研究所侯小琳研究员团组一行五人赴哈萨克斯坦参加第八届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科学发展国际会议,该会议由哈萨克斯坦国家核研究中心主办,是目前国际上专门针对前苏联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研究的专业会议,也是国际上针对核试验场研究最具影响力的国际会议之一。2015年侯小琳研究员团队与哈萨克斯坦国家核研究中心放射性生态研究所建立合作关系,2016年哈萨克斯坦方面访问地球环境研究所进行学术交流,本次是受哈萨克斯坦邀请首次参加该会议。来自欧洲、亚洲等9个国家的200余名代表参加本次会议,共安排口头报告80余个,墙报120余个,该会议的主题为前苏联在塞米巴金斯克核试验场进行的核试验的环境影响研究与核污染治理措施,还安排核试验场核爆遗址、环境放射分析、放射性生态研究实验室参观考察活动。侯小琳研究员以及张路远助理研究员分别以“放射性核素分析方法及其在放射性生态与环境示踪”及“14C和129I研究2017年9月3日朝鲜核试验对我国内陆的影响分析”为主题做大会报告,均引起与会人员的关注并进行了交流讨论。代表团其他成员对我国环境样品中129I、Pu同位素分析及其示踪的研究成果做了墙报展示。这些报告展示了地球环境研究所在放射性核素环境示踪与核环境安全方向的成果,扩大了影响力。通过参加会议,代表团还了解获取了核试验场控制区重要放射性核素水平、迁移、扩散以及放射性生态等方面的重要进展。

研究快报:西安9月发现显著提高的放射性碘-129——是否与朝鲜第六次核试验有关?

2015年10月18-20日,科技部在西安组织召开了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我国环境放射性水平精细图谱建设”项目启动会,与会人员包括中科院前沿科学与教育局的领导、项目专家组专家和项目承担单位管理部门和项目组成员代表共40余人。会议由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刘晓东副所长主持,刘晓东副所长在开幕式上致辞,感谢科技部、中科院对本项目的大力支持,并表示研究所将全力支持该项目的实施。中科院前沿科学与教育局领导娄治平研究员对项目执行的要求进行了详细说明。

在与哈萨克斯坦方面的交流中,哈方认为地球环境研究所报道的放射分析技术可以提升哈方的分析水平,双方表达了加强合作的意愿,并于9月12日下午,代表团与哈萨克斯坦国家核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辐射安全和生态研究所负责人以及科研骨干人员举行了正式会谈,双方围绕已有研究基础、研究成果、研究计划、合作形式等内容进行了交流,希望能够深入合作,并在下一阶段确定合作方案,签署协议。哈萨克斯坦作为“一带一路“沿线重要的国家之一,建立与哈萨克斯坦实质性的合作关系将进一步促进地球环境研究所与带路国家的深入交流与发展。

张路远*,侯小琳*,程鹏,陈宁,范煜坤,刘起

项目专家组组长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潘自强院士主持召开了第一次专家顾问组会议,项目负责人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侯小琳研究员、子课题负责人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戴雄新研究员,分别汇报了项目总体实施方案和项目技术规范与质量控制方案,专家组听取汇报并进行了认真讨论,副组长北京大学刘春立教授,专家组成员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孙九林院士,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周卫健院士,以及来自环保部、兰州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的专家,对项目实施中样品采集、联合协作、数据分析、质量控制、数据汇交、数据库建设、执行进度等方面的问题给出了意见和建议,这对项目的后续实施和管理具有重要指导作用。

会议考察期间,地球环境研究所参会代表团对前苏联核试验场核爆遗址、原子湖等相关核试验区域、核试验场周围及其下风向区域进行考察,了解了核试验场控制区的范围,已有研究成果。这对评估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对我国环境的影响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陕西省加速器质谱技术及应用重点实验室,西安加速器质谱中心,西安,710061

专家组会议结束后,项目负责人侯小琳研究员主持了项目组研讨会,针对项目的研究内容、任务分工、协调机制、进度安排、财务管理等内容进行了详细的交流讨论。重点讨论了项目执行第一年内在基础资料的调研,样品的采集,实验方法学的改进,环境样品的分析等方面的总目标和目前的执行情况,各参加单位进一步明确了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财务部门讲解了科技基础性专项项目的财务管理政策背景、经费执行注意事项。通过项目内部研讨会,加强了课题间的相互交流,为项目的顺利开展提供了良好的保证。

这次出访为地球环境研究所刚获得的中科院“一带一路”科技合作专项项目“带路沿线国家核环境辐射安全和核应急体系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未来将在该项目资助下,双方互派学者交流访问、合作采集样品、共享数据等,加强“一带一路”国家在环境放射性与核分析技术领域的密切合作。

2017年9月3日,朝鲜宣称成功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我国环保部在第一时间启动了二级应急响应状态,进行了为期8天的环境放射性监测,但均未检测到放射性泄露[1]。但是几天后我们在西安对于放射性核素碘-129的监测中,却发现了比核爆前提高了超过四倍的水平,难道与9月3日的朝鲜第六次核试验有关?如果真的与核试验有关,为什么环保部的监测并没有显示出来?如果129I信号的升高与朝鲜核武器试验没有关系,那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引起了我们的重视和极大的兴趣。

本项目由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牵头,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西北核技术研究所、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作为合作单位。将在汇总全球核活动环境排放和我国已有环境放射性核素测量数据的基础上,分析我国环境重要放射性核素,开展我国环境放射性核素数据库建设。该项目的执行对我国的核环境安全、相关问题的国际话语权、以及核环境科学普及等方面具有积极意义。

本次出访推进了地球环境研究所牵头的科技部基础性工作专项项目“我国环境放射性水平精细图谱建设”在哈萨克斯坦相关研究分析任务的开展,为阐明位于我国西北地区上风向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对“一带一路”沿线区域核环境的影响提供了关键信息,特别是我国西北地区。代表团本次出访还得到了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经费支持。

据地震分析表明,此次核试验与前五次试验一样,都是在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试验场进行的地下核试验。据估计,此次核爆的威力约为108千吨TNT当量,高于朝鲜历届核爆,已达到了美国1945年投放在日本长崎的“胖子”原子弹威力的3至7.8倍[2]。约四万人直接死于胖子的原爆,约二万五千人受伤。约7000平方米之建筑物被夷平,之后数万人死于核子尘埃放射引起的癌症。由此可见,朝鲜第六次核试验的威力之大。虽然此次核试验为地下核试验,大部分放射性物质都被封存在试验横井或竖井中,但是如果存在操作失误等问题,放射性污染物会通过山体裂缝释放到环境中,对环境造成难以估计的辐射危害。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图片 4

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我国环境放射性水平精细图谱建设”项目启动会合影

图1. 侯小琳研究员、张路远助理研究员作大会报告

图1. 朝鲜六次核爆历史

图片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