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王卉 发布时间:2018-11-26

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水绕陂田竹绕篱”的川西林盘胜景,无疑最符合人们对田园生活的向往,但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郫都区已经被划入成都市的六环区。目睹自己幼时熟悉的家乡林盘正越来越少,四川省政府参事室文史馆研究员张星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郫都林盘:农遗保护亟待科学助力

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水绕陂田竹绕篱”的川西林盘胜景,无疑最符合人们对田园生活的向往,但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郫都区已经被划入成都市的六环区。目睹自己幼时熟悉的家乡林盘正越来越少,四川省政府参事室文史馆研究员张星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图片 1

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水绕陂田竹绕篱”的川西林盘胜景,无疑最符合人们对田园生活的向往,但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郫都区已经被划入成都市的六环区。目睹自己幼时熟悉的家乡林盘正越来越少,四川省政府参事室文史馆研究员张星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为发掘保护这数千年流传形成的灌渠-农田-林盘复合系统,揭示其科学内涵与传统文化意义,不让它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被吞没,中国农学会农业文化遗产分会、成都市统筹城乡和农业委员会、郫都区人民政府日前在成都市郫都区联合主办了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专家咨询会。

为发掘保护这数千年流传形成的灌渠-农田-林盘复合系统,揭示其科学内涵与传统文化意义,不让它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被吞没,中国农学会农业文化遗产分会、成都市统筹城乡和农业委员会、郫都区人民政府日前在成都市郫都区联合主办了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专家咨询会。

为发掘保护这数千年流传形成的灌渠-农田-林盘复合系统,揭示其科学内涵与传统文化意义,不让它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被吞没,中国农学会农业文化遗产分会、成都市统筹城乡和农业委员会、郫都区人民政府日前在成都市郫都区联合主办了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专家咨询会。

“这种由灌渠、农田、林盘构成的复合系统是人与自然共同演化的杰作,也是‘天府之国’的最好体现,这里的生活生产系统是独一无二的。”长期从事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与实践的中科院地理资源所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闵庆文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为此他的团队已在此进行野外调查、农户访谈、资料和数据搜集,更加系统的研究工作也已展开。

“这种由灌渠、农田、林盘构成的复合系统是人与自然共同演化的杰作,也是‘天府之国’的最好体现,这里的生活生产系统是独一无二的。”长期从事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与实践的中科院地理资源所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闵庆文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为此他的团队已在此进行野外调查、农户访谈、资料和数据搜集,更加系统的研究工作也已展开。

“这种由灌渠、农田、林盘构成的复合系统是人与自然共同演化的杰作,也是‘天府之国’的最好体现,这里的生活生产系统是独一无二的。”长期从事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与实践的中科院地理资源所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闵庆文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为此他的团队已在此进行野外调查、农户访谈、资料和数据搜集,更加系统的研究工作也已展开。

系统机制不容小觑

系统机制不容小觑

2300多年前,李冰父子率众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无坝引水,自流灌溉,变害为利,使人、地、水三者高度统一。而郫都区正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核心灌区。

2300多年前,李冰父子率众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无坝引水,自流灌溉,变害为利,使人、地、水三者高度统一。而郫都区正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核心灌区。

2300多年前,李冰父子率众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无坝引水,自流灌溉,变害为利,使人、地、水三者高度统一。而郫都区正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核心灌区。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客座研究员梁洛辉也认为,这种在全国乃至全球都十分独特的土地利用与景观,包含着深邃的水资源管理、水旱轮作技术、林盘景观持续管理等技术体系。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客座研究员梁洛辉也认为,这种在全国乃至全球都十分独特的土地利用与景观,包含着深邃的水资源管理、水旱轮作技术、林盘景观持续管理等技术体系。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客座研究员梁洛辉也认为,这种在全国乃至全球都十分独特的土地利用与景观,包含着深邃的水资源管理、水旱轮作技术、林盘景观持续管理等技术体系。

“房前屋后,都是树木和竹子,所有田埂上都种上农作物,一个小院落解决了生活生产所需的所有材料和工具。在这个系统中,都江堰造就的资源优势被利用到了极致,又通过技术、文化、生物方式组合到了极致。”闵庆文评价。

“房前屋后,都是树木和竹子,所有田埂上都种上农作物,一个小院落解决了生活生产所需的所有材料和工具。在这个系统中,都江堰造就的资源优势被利用到了极致,又通过技术、文化、生物方式组合到了极致。”闵庆文评价。

“房前屋后,都是树木和竹子,所有田埂上都种上农作物,一个小院落解决了生活生产所需的所有材料和工具。在这个系统中,都江堰造就的资源优势被利用到了极致,又通过技术、文化、生物方式组合到了极致。”闵庆文评价。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卢琦对此深有同感,“每一个林盘既是独立完整的,又是整个大灌区的有机组成部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