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紫光阁》 作者:赵睿 发布时间:2018年第11期

图片 1

你的膳食结构关系着粮食安全

“我们应该对食物有一种敬畏之情。”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成升魁对食物浪费现象总是耿耿于怀。2013年以来,成升魁率领团队围绕食物浪费、新时期国民营养与粮食安全等问题开展持续研究,并撰写了系列咨询报告。这组报告多次获得中央领导批示,教育部据此下发《关于切实做好中小学节粮教育和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央电视台也对该研究进行重点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广受赞誉的研究成果
,不仅凝聚着成升魁及其团队的智慧和汗水,更代表着一位科学家为国分忧、为民造福的赤诚初心。

“本想瘦成一道闪电亮你的眼,没想到胖成了一个坚果墙挡了你的视线。”朋友圈里,喊着要减肥的朋友越来越多。

“本想瘦成一道闪电亮你的眼,没想到胖成了一个坚果墙挡了你的视线。”朋友圈里,喊着要减肥的朋友越来越多。

向社会陋习宣战

“我国居民营养和健康状况堪忧,肥胖、糖尿病等慢性病人群比例增大,成人超重肥胖比例达到30%。”7月22日,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成升魁在第601次香山科学会议上说。

“我国居民营养和健康状况堪忧,肥胖、糖尿病等慢性病人群比例增大,成人超重肥胖比例达到30%。”7月22日,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成升魁在第601次香山科学会议上说。

成升魁讲起他的学生时代,就像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对主人公孙少平的描写一样:“每天把我喂饱的是最没有营养的黑馍馍和红薯,从小就吃不饱,但能吃苦。”高中毕业后,他有三年半的时间是在农村劳动,后来到西北农大读书、留校、读博、工作,正是这样的成长和学习背景,让他对农民、农村、农业有着天然的认识,对粮食问题有着本能的关注。“农民辛辛苦苦种出的粮食,经过流通、加工、烹饪,中间付出了多少资源、能源和环境代价,最后到达餐桌后,几乎是吃一半扔一半!”成升魁从2005年就开始关注和思考食物浪费问题。在他看来,我国的耕地、水资源都极其有限,粗放的投入和消费端的浪费,严重危及生态环境。因此,他打算结合自己的专业,在食物浪费这个问题上做深入调研。在与同行交流研究设想时,一些人提醒他:“政府正在鼓励消费,这么做不是‘唱反调’吗?”但也有专家认为这是大事,值得去研究。围绕这个选题,成升魁反复思考权
衡,但内心的迟疑和犹豫却总是挥之不去。

这次,科研人员把国民营养与粮食安全放在同一框架下思考,为农业供给侧改革、资源环境保护、安全战略规划制定提供了新的思路。“膳食结构影响着国民健康,而当前膳食结构的多样化,也为粮食安全带来问题和挑战。”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汪寿阳说。

这次,科研人员把国民营养与粮食安全放在同一框架下思考,为农业供给侧改革、资源环境保护、安全战略规划制定提供了新的思路。“膳食结构影响着国民健康,而当前膳食结构的多样化,也为粮食安全带来问题和挑战。”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汪寿阳说。

2010年,成升魁带着研究生到拉萨的餐馆调研,遇到一件难忘的事。当时,课题组成员正准备进入一个包间,称量餐桌上残留食物的准确重量。他们一打开门,发现餐馆的女服务员正狼吞虎咽地吃着桌上的剩菜。“那都是些来自贫困地区的十七八岁小姑娘,背井离乡到西藏打工,每天节衣缩食,只能用客人剩下的大鱼大肉解馋……
”回想起那一幕
,成升魁再次皱起了眉头。这件事也促使他坚定了从事食物浪费研究的决心。随后,他的研究团队在《中国软科学》上发文明确提出:“鼓励消费不是鼓励浪费!”由此,成升魁正式向食物浪费这个社会陋习宣战。

新时期,我国城乡居民膳食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谷类食物摄入趋于平稳,动物性食物明显上升,蔬菜摄入趋于平稳,乳制品有所上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杨晓光说。

中国人正“越吃越多”

五年奋战结硕果

不过,“平稳”和“上升”并不意味着“合理”。杨晓光对照中国营养学会的合适膳食模式标准后发现,城市居民谷类摄入不足;多数城乡居民脂肪偏高,烹调油摄入过量;许多城市居民动物性食物摄入过多;绝大多数城乡居民乳食品摄入不足。

新时期,我国城乡居民膳食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谷类食物摄入趋于平稳,动物性食物明显上升,蔬菜摄入趋于平稳,乳制品有所上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杨晓光说。

围绕食物浪费开展研究难不难?成升魁觉得
,最难的就是立项前后:“这事儿啊,把不准。怎么开展研究?怎样才能拿出过硬成
果?”他虽然心里打鼓,但没有停下调研的脚步,于2011年开始申
请这个方向的项目支持。2012年7月项目答辩的时候,成升魁看到
评委的眼睛“发亮”,就知道有戏。果然,“我国城市餐饮业食物浪费的资源环境效应及其可持续消费模式实证研究”顺利获得国家自然基金委重点项目资助
。4个月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
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成升魁的研究项目诚可谓恰逢其时。

他给出了一组数据,2012年,城市居民平均每人每天摄入谷类食物281克,动物性食物99克,农村居民平均每人每天摄入谷类食物391克,动物性食物85克。然而,在《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谷物和肉类的标准分别是250克至400克和50克至75克,这表明城乡居民的谷物消费基本正常,但肉类都已超标。

不过,“平稳”和“上升”并不意味着“合理”。杨晓光对照中国营养学会的合适膳食模式标准后发现,城市居民谷类摄入不足;多数城乡居民脂肪偏高,烹调油摄入过量;许多城市居民动物性食物摄入过多;绝大多数城乡居民乳食品摄入不足。

此后,成升魁率队耗时4年,在北京、上海、成都、拉萨共调研餐馆366家,餐桌样本6983个,完成餐馆经理和厨师访谈750余人次,消费者调查问卷7482份,称量
3.2万余道菜品,累计称重10万余次,近300名研究生和学生志愿者参与其中。4年调研的历程十分艰辛。想要获得第一手数据,必须对食物进行多次称重,但是哪家餐馆会轻易让你进去称量饭菜?为此,团队克服了重重困难,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我国的粮食供需正在发生变化。“直接口粮需求大幅减少,肉类需求攀升引起饲料粮需求增加,宠物粮需求增长迅速,粮食生产区集聚,粮食海外购买能力增强等。”成升魁说。

他给出了一组数据,2012年,城市居民平均每人每天摄入谷类食物281克,动物性食物99克,农村居民平均每人每天摄入谷类食物391克,动物性食物85克。然而,在《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谷物和肉类的标准分别是250克至400克和50克至75克,这表明城乡居民的谷物消费基本正常,但肉类都已超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