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短板”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集”。刘彦随表示,这既体现在贫困地区各项经济与社会指标排位的居后,也表现为基础设施保障与产业发展的落后,还有思想观念与制度建设的滞后。

4年时间,刘彦随团队每年冬天组织近1000名专家,分赴100多个县的最贫困地区调查2万农户。“有的调查成员在偏僻的山村一走就是一天,只能自带水杯、面包、咸菜进村;有的调查成员在冬天手脚都生了冻疮,依然埋头工作。”刘彦随自己从开展第三方评估工作以来,每两三个月就会穿烂一双鞋。

两次评估之不同

李克强还要求各部门负责人主动作为、对号入座,针对问题认真研究,向国务院反馈解决方案,并指出决不能让第三方评估报告“束之高阁”。

他还将计划落实到行动,亲自带领团队在阜平县试验坡地整治工程,示范建立了荒地整治—生态治理—特色农业—土地资产—农户增收的转型发展范式和工程扶贫模式,亩均收入超万元,探索出了国家级贫困县乡村“三生”结合、“三产”融合新机制,为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提供了新途径。

“通过今年的评估调查,中科院多学科、多部门的综合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特别是把地理学人地系统与城乡关系作为研究对象,体现了地理学者大联合、大协作、大军团作战,也凸显了地理学的区域性、综合性、实践性特色。”刘彦随说。

从起草方案、组织队伍、实地调查,到建立指标体系、设计调查问卷、制定标准规范、开发技术平台,刘彦随带领团队不断探索、攻坚克难,保障评估调查的每个环节、数据、问题都规范、准确、客观。

刘彦随讲解第三方评估系统

正因如此,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副主任王小林评价说,此次第三方评估的最大特点是“全程可追溯、方法可推广,留下了宝贵的科学档案”。

刘彦随对接地气的理解是,要遵循自然规律、顺乎人理、尊重民意、因地制宜,坚持脚踏实地、立足农村实际,这是确保扶贫开发“精准化”的重要前提。

图片 1

同时,此次评估应用了各项现代技术。“在这次的第三方评估中,现场要填写问卷、照相、录像、录音、空间定位,回过头来十年二十年还可以有证据查询。这与以前是不一样的。”廖和平说。

“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调研。”团队负责人、中国科学院精准扶贫评估研究中心主任刘彦随研究员告诉《中国科学报》。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在慰问调查人员时指出:“第三方评估组织队伍,深入贫困地区,进村入户,开展评估调查,是21世纪最大的上山下乡运动。”

刘彦随团队在河北省阜平等国家级贫困县的实地调研中,发现了一些非常有针对性的做法:对有发展产业意愿的贫困户,通过具体项目予以扶持;对外出打工的贫困户,提高劳动技能和就业能力;对大山区不宜居住的贫困户,实施异地扶贫搬迁;对贫困家庭子女上学,分类型进行补助;对无劳动能力的低保户和五保户,实行社会救助。

在7月28日听取刘彦随的汇报后,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汪洋指出,第三方评估是新时期创新管理方式的重大措施,也是客观评判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精准度、群众满意度的重要依据;充分发挥第三方评估的督查、巡察作用,可为科学转变扶贫工作方式,消除贫困地区体制机制障碍,增强其内生动力与发展活力开辟有效途径。

“很扎实、很出色、很有显示度。”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如是评价刘彦随团队的评估工作。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听取汇报后指出:“第三方机构在评估中做了大量工作,既展现了宏观整体情况,又作了典型案例剖析,对评估成果应给予充分肯定,对评估问题建议要高度重视。”

按照国内贫困线标准测算,我国农村贫困发生率从1978年的30.7%减少至2015年的5.7%。但2015年底仍有5575万农村贫困人口,实现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难啃的“硬骨头”。

《中国科学报》

接受任务从零开始

“农村贫困化是一个复杂的区域问题,精准扶贫是一项综合的系统工程,涉及多个领域和主体。”刘彦随说,“精准扶贫唯有接地气、补短板,形成内生力、聚合力,才能推进形成优势互补、内外联动的发展新格局,把精准脱贫责任心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重庆市开州区扶贫办主任李继安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也印证了这一点:他们在配合评估工作时,带着评估队伍找到贫困户后便告退了。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9-03-21 第5版 转移转化)

刘彦随也有了一个新身份——中国科学院精准扶贫评估研究中心主任,然而新身份带来的新工作却需要从零开始。“没有先例、没有标准、没有平台、没有人员……”刘彦随说,“这不仅仅是一项科研任务,更是一种责任和使命。”

据了解,调查抽样都是临时随机抽取的,以怎样的方式、按照什么样的指标均由调查组严格掌握,以保证实地调查的独立性、客观性。

我国政府长期致力于推进扶贫开发战略,不断探索扶贫开发模式,成为全球首个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使贫困人口比例减半的国家。

2015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出台,提出加强对扶贫工作绩效的社会监督,开展贫困地区扶贫群众满意度调查,建立对扶贫政策落实情况和扶贫成效的第三方评估机制。

同时,今年开展的国家精准扶贫成效第三方评估,不仅是世界扶贫评估领域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一项大工程,也是参与专家层次较高、担子最重的一项大任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