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过去30年,欧阳竹和同事们用30年青春耕作出一个可在黄淮海平原上推广的“标本”,人们正期待着,他们打造的下一个“标本”。

黄淮海里盐碱地 变身“粮仓”成奇迹

图片 1

寻找最美科技人员

来源: 三农直通车 发布时间2016-08-02 10:30:45

山东禹城县,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的主楼里,李振声院士书写的“黄淮海精神”五个大字醒目地挂在墙上。禹城综合试验站是中国具有影响的野外综合试验站之一,在解决旱涝、盐碱、风沙等方面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禹城农业模式”。

欧阳竹,现任禹城站站长,他是“禹城农业模式”的参与者,也是“黄淮海精神”的实践者。禹城站的实验楼里一张老照片上,年轻时的欧阳竹身材瘦削、皮肤白皙。

黄淮海里战盐碱

虽然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有他的办公室,但在北京基本找不到欧阳竹,扎根禹城的三十多年里,禹城逐渐变成了他的“家”。

1983年,22岁的欧阳竹,在华南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刚刚成立的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投身到了当时国家的重大任务——黄淮海旱涝碱综合治理工程中。几年后,欧阳竹作为禹城站的骨干力量投身至“黄淮海战役”中。他白天在地里种地,晚上回到实验室整理数据。

经过长时间的观测和试验,针对这一地区干旱、渍涝、盐碱的自然条件,欧阳竹参加的科研团队提出了一套增产的配套技术,包括多打浅水井、灌淡水,阻隔地下咸水,鼓励农民挖鱼塘、建农田搞立体种养,把地表的盐碱压下去。在“黄淮海战役”中,欧阳竹和禹城站的科学家们齐心协力,在黄淮海平原中低产田治理攻关任务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突破了一批盐碱地治理的关键技术。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的禹城,也和三十年前的海滨荒滩不一样:嫩绿的麦苗,成块成行,向着远方蔓延。禹城的模样改变了,欧阳竹也变样了——肤色黝黑、两鬓斑白。

打造“渤海粮仓”

盐碱地得到改良后,欧阳竹的脚步并没有停下。他带领团队又打造了“四节一网”的资源节约型现代农业模式,使用节水、节能、节药、节肥和农业信息服务网的新式农业方式。

他们与当地水利部门合作,通过末级渠系改造、墒情监测、按方收费以及在农村成立用水者协会等方法,节约农业灌溉用水30%以上。同时,通过推广小麦、玉米免耕播种和合作化统一作业,节约能源50%。目前,“四节一网”的现代农业已经推广20多万亩。正是这些工作为“渤海粮仓”项目的逐步推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在禹城站的帮助下,还有很多先进的农业技术在禹城落地生根。当年,禹城站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引进了“玉米淀粉加工低聚糖”的技术。借助这一技术,禹城市现在已经成为低聚糖、低聚木糖、木糖醇“三大糖”的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的“功能糖城”。

如今,以欧阳竹参与研发的这项技术为基础,盐碱地改造技术经历了几代的演变日益成熟,并成为2013年启动的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的主体技术。而在由科技部、中科院联合启动的这一项目中,欧阳竹也是关键参与者,先期的科技突破让他对目标的达成信心满满:“到2020年增产100亿斤,没问题。”

农民的“送粮人”

作为禹城试验站站长,欧阳竹大部分时候在充当“协调者”角色:一方面,中科院的科研成果需要落地产生生产力;另一方面,区域发展也需要联系和集成中科院各个研究所、各方面的力量。如何巧妙智慧地斡旋其中,将中科院的优势和地方的需求结合起来产生最大效益,考验着这位站长。

欧阳竹平时话不多,但到了田间地头,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地里主动和农民攀谈起来。“今年作物怎么样?肥料效果好吗?”禹城站附近的当地老百姓形成了一个习惯:家家户户把最好的酒收起来,等“欧阳老师”走门串户时拿出来,用最质朴的行动表达着对“送粮人”的感激。

在长期艰苦的野外科技工作中,欧阳竹共发表研究论文120余篇,主编出版丛书1部、专著1部,并先后获得中科院先进个人、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周光召基金农业奖、全国野外科技工作先进个人、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不过他本人对这些不太看重:“我们做观测,是为国家积累数据,这是要做50年、100年的工作。科学研究不能追求名利,科研成果如果在实际工作中用不上,不能为国家解决问题,那就没尽到科技工作者的责任。”

三十年时间,从“黄淮海战役”到“渤海粮仓”,欧阳竹的脚印遍布鲁西北平原,他和他带领的禹城站也从“战盐碱”转而推广现代农业。相信通过他们的努力,海滨盐碱滩涂将变成富饶的“粮仓”。

山东禹城县,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的主楼里,李振声院士书写的“黄淮海精神”五个大字醒目地挂在墙上。禹城综合试验站是中国具有影响的野外综合试验站之一,在解决旱涝、盐碱、风沙等方面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禹城农业模式”。

当目光越过寸草不生的盐碱地,谁都可以发现“白花花”土地上的一块“油绿”:嫩绿的麦苗,成块成行,向着远方蔓延。千百年来,对生活在环渤海地带的农民们来说,这是最神奇的风景:近3‰的盐碱度让土地得了“癌症”,植物几近绝迹,但这个地方却被施了“魔法”,盐碱地上居然长出小麦来!

欧阳竹,现任禹城站站长,他是“禹城农业模式”的参与者,也是“黄淮海精神”的实践者。禹城站的实验楼里一张老照片上,年轻时的欧阳竹身材瘦削、皮肤白皙。

这些年,“好喝一口”的当地老百姓形成了一个习惯:家家户户把最好的酒收起来,等“欧阳老师”走门串户时翻箱倒柜找出来。他们长久地沉默着,此时却用最质朴的行动表达着对“送粮人”的感激。

黄淮海里战盐碱

扎根基层30年,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禹城试验站站长欧阳竹所能想到的最好礼遇莫过于此,老百姓最本真的感谢却也让他忐忑,自己何德何能受百姓如此恩惠?

虽然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有他的办公室,但在北京基本找不到欧阳竹,扎根禹城的三十多年里,禹城逐渐变成了他的“家”。

走入荒凉:舍弃繁华奋战“不毛之地”

1983年,22岁的欧阳竹,在华南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刚刚成立的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投身到了当时国家的重大任务——黄淮海旱涝碱综合治理工程中。几年后,欧阳竹作为禹城站的骨干力量投身至“黄淮海战役”中。他白天在地里种地,晚上回到实验室整理数据。

有事没事的时候,欧阳竹喜欢到山东省滨州市北部临海的盐碱地转转——这片曾经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如今变了天地,已被抗盐碱小麦所占领。鲁北的风有些阴冷,却挡不住麦苗的旺盛长势。

经过长时间的观测和试验,针对这一地区干旱、渍涝、盐碱的自然条件,欧阳竹参加的科研团队提出了一套增产的配套技术,包括多打浅水井、灌淡水,阻隔地下咸水,鼓励农民挖鱼塘、建农田搞立体种养,把地表的盐碱压下去。在“黄淮海战役”中,欧阳竹和禹城站的科学家们齐心协力,在黄淮海平原中低产田治理攻关任务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突破了一批盐碱地治理的关键技术。

盐碱地,被称为土地的“绝症”。全世界种植粮食的土地受盐碱危害的面积正日益扩大。资料显示,现共有57亿亩成了盐碱地,我国也有4亿亩盐碱土,黄淮海平原是重要的农业区,却有5000万亩盐碱地,其中,位于山东德州的禹城是典型代表。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的禹城,也和三十年前的海滨荒滩不一样:嫩绿的麦苗,成块成行,向着远方蔓延。禹城的模样改变了,欧阳竹也变样了——肤色黝黑、两鬓斑白。

30年前,欧阳竹大学毕业,人生的画布刚刚展开。人们不能理解,这个生于繁华之都广州市的高材生既没有选择留在广州和北京,而是到了“破破烂烂”的禹城郊区驻扎下来,开始了30年的抗争之路。

打造“渤海粮仓”

谈及选择,欧阳竹很平静:“一开始,我对改良‘一片三洼’并没有特别的冲动,但又不愿轻易地改变选择。是从刚开始不理解,到慢慢感兴趣,再到有了追求——这么一个心态。”

盐碱地得到改良后,欧阳竹的脚步并没有停下。他带领团队又打造了“四节一网”的资源节约型现代农业模式,使用节水、节能、节药、节肥和农业信息服务网的新式农业方式。

“一片三洼”是禹城的典型地貌,将此地做标本摸索对付“低洼、易涝、盐渍化严重的洼地”的治本之策,容易在整个黄淮海区域推广。

他们与当地水利部门合作,通过末级渠系改造、墒情监测、按方收费以及在农村成立用水者协会等方法,节约农业灌溉用水30%以上。同时,通过推广小麦、玉米免耕播种和合作化统一作业,节约能源50%。目前,“四节一网”的现代农业已经推广20多万亩。正是这些工作为“渤海粮仓”项目的逐步推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对于一个干事业的人来说,工作地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待事业的精神态度和具体行动。这些年来,欧阳竹没有循规蹈矩,没有一味墨守前人的改良盐碱地的“规律”,更没有左顾右盼——他一次又一次拒绝了来自繁华之地的诱惑,将攻克土地“癌症”的事业“一竿子做到底”。

此外,在禹城站的帮助下,还有很多先进的农业技术在禹城落地生根。当年,禹城站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引进了“玉米淀粉加工低聚糖”的技术。借助这一技术,禹城市现在已经成为低聚糖、低聚木糖、木糖醇“三大糖”的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的“功能糖城”。

30年间,他和同事们一道,将“不毛之地”改造成了“良田沃土”,将“渍涝洼地”改造成了科技与生态并举的“鱼米之乡”……

如今,以欧阳竹参与研发的这项技术为基础,盐碱地改造技术经历了几代的演变日益成熟,并成为2013年启动的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的主体技术。而在由科技部、中科院联合启动的这一项目中,欧阳竹也是关键参与者,先期的科技突破让他对目标的达成信心满满:“到2020年增产100亿斤,没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