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科学报记者:王晨绯发布时间:2014-7-14

记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决战”黄淮海

黄淮海里盐碱地 变身“粮仓”成奇迹

图片 1

图片 2

来源: 三农直通车 发布时间2016-08-02 10:30:45

山东禹城县,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的主楼里,李振声院士书写的“黄淮海精神”五个大字醒目地挂在墙上。禹城综合试验站是中国具有影响的野外综合试验站之一,在解决旱涝、盐碱、风沙等方面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禹城农业模式”。

欧阳竹,现任禹城站站长,他是“禹城农业模式”的参与者,也是“黄淮海精神”的实践者。禹城站的实验楼里一张老照片上,年轻时的欧阳竹身材瘦削、皮肤白皙。

黄淮海里战盐碱

虽然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有他的办公室,但在北京基本找不到欧阳竹,扎根禹城的三十多年里,禹城逐渐变成了他的“家”。

1983年,22岁的欧阳竹,在华南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刚刚成立的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投身到了当时国家的重大任务——黄淮海旱涝碱综合治理工程中。几年后,欧阳竹作为禹城站的骨干力量投身至“黄淮海战役”中。他白天在地里种地,晚上回到实验室整理数据。

经过长时间的观测和试验,针对这一地区干旱、渍涝、盐碱的自然条件,欧阳竹参加的科研团队提出了一套增产的配套技术,包括多打浅水井、灌淡水,阻隔地下咸水,鼓励农民挖鱼塘、建农田搞立体种养,把地表的盐碱压下去。在“黄淮海战役”中,欧阳竹和禹城站的科学家们齐心协力,在黄淮海平原中低产田治理攻关任务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突破了一批盐碱地治理的关键技术。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的禹城,也和三十年前的海滨荒滩不一样:嫩绿的麦苗,成块成行,向着远方蔓延。禹城的模样改变了,欧阳竹也变样了——肤色黝黑、两鬓斑白。

打造“渤海粮仓”

盐碱地得到改良后,欧阳竹的脚步并没有停下。他带领团队又打造了“四节一网”的资源节约型现代农业模式,使用节水、节能、节药、节肥和农业信息服务网的新式农业方式。

他们与当地水利部门合作,通过末级渠系改造、墒情监测、按方收费以及在农村成立用水者协会等方法,节约农业灌溉用水30%以上。同时,通过推广小麦、玉米免耕播种和合作化统一作业,节约能源50%。目前,“四节一网”的现代农业已经推广20多万亩。正是这些工作为“渤海粮仓”项目的逐步推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在禹城站的帮助下,还有很多先进的农业技术在禹城落地生根。当年,禹城站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引进了“玉米淀粉加工低聚糖”的技术。借助这一技术,禹城市现在已经成为低聚糖、低聚木糖、木糖醇“三大糖”的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的“功能糖城”。

如今,以欧阳竹参与研发的这项技术为基础,盐碱地改造技术经历了几代的演变日益成熟,并成为2013年启动的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的主体技术。而在由科技部、中科院联合启动的这一项目中,欧阳竹也是关键参与者,先期的科技突破让他对目标的达成信心满满:“到2020年增产100亿斤,没问题。”

农民的“送粮人”

作为禹城试验站站长,欧阳竹大部分时候在充当“协调者”角色:一方面,中科院的科研成果需要落地产生生产力;另一方面,区域发展也需要联系和集成中科院各个研究所、各方面的力量。如何巧妙智慧地斡旋其中,将中科院的优势和地方的需求结合起来产生最大效益,考验着这位站长。

欧阳竹平时话不多,但到了田间地头,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地里主动和农民攀谈起来。“今年作物怎么样?肥料效果好吗?”禹城站附近的当地老百姓形成了一个习惯:家家户户把最好的酒收起来,等“欧阳老师”走门串户时拿出来,用最质朴的行动表达着对“送粮人”的感激。

在长期艰苦的野外科技工作中,欧阳竹共发表研究论文120余篇,主编出版丛书1部、专著1部,并先后获得中科院先进个人、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周光召基金农业奖、全国野外科技工作先进个人、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不过他本人对这些不太看重:“我们做观测,是为国家积累数据,这是要做50年、100年的工作。科学研究不能追求名利,科研成果如果在实际工作中用不上,不能为国家解决问题,那就没尽到科技工作者的责任。”

三十年时间,从“黄淮海战役”到“渤海粮仓”,欧阳竹的脚印遍布鲁西北平原,他和他带领的禹城站也从“战盐碱”转而推广现代农业。相信通过他们的努力,海滨盐碱滩涂将变成富饶的“粮仓”。

禹城站扎根基层,将科学院与地方结合创造出的模式、技术、经验瞄准国家重大需求,通过基层的实际工作,提出新模式、新技术,最后推动国家和区域的农业发展。

禹城站扎根基层,将科学院与地方结合创造出的模式、技术、经验瞄准国家重大需求,通过基层的实际工作,提出新模式、新技术,最后推动国家和区域的农业发展。

山东禹城市,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的主楼里,李振声院士书写的“黄淮海精神”五个大字醒目地挂在墙上。

■本报记者 王晨绯

如今,已过耄耋之年的李振声仍坚持身体好的时候就到这里的试验田里看看他的小麦们。

山东禹城县,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的主楼里,李振声院士书写的“黄淮海精神”五个大字醒目地挂在墙上。

山东省禹城市,又被称作“小黄淮海”,这里自然环境并不理想,旱涝、盐碱、风沙数灾并发。20世纪60年代初,中科院、中国农科院的队伍开进禹城,他们在市西南的新老赵牛河之间,选择了一片旱涝不断、盐碱严重的130平方公里区域,建立起“井灌井排旱涝碱综合治理试验区”,提出一系列改造中低产田的办法和科学治理措施。

如今,已过耄耋之年的李振声仍坚持身体好的时候就到这里的试验田里看看他的小麦们。

1993年,原来重灾低产区的8个地市粮食总产净增56亿公斤。这场粮食“保卫战”也被称为“黄淮海战役”。

山东省禹城县,又被称作“小黄淮海”,这里自然环境并不理想,旱涝、盐碱、风沙数灾并发。20世纪60年代初,中科院、中国农科院的队伍开进禹城,他们在县西南的新老赵牛河之间,选择了一片旱涝不断、盐碱严重的130平方公里区域,建立起“井灌井排旱涝碱综合治理试验区”,提出一系列改造中低产田的办法和科学治理措施。

此役过后,禹城站声名鹊起,逐步成为中科院最重要的野外综合试验站,并在解决旱涝、盐碱、风沙等方面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禹城农业模式”。

1993年,原来重灾低产区的8个地市粮食总产净增56亿公斤。这场粮食“保卫战”也被称为“黄淮海战役”。

一种科学精神

此役过后,禹城站声名鹊起,逐步成为中科院最重要的野外综合试验站,并在解决旱涝、盐碱、风沙等方面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禹城农业模式”。

“当时20多个研究所,几百名科研人员投身黄淮海,他们实事求是按科学规律办事,紧密联合生产实践搞科研,风里来雨里去、以荒野为家、不怕困难的奉献精神,都值得弘扬。”小麦之父李振声将其称为“黄淮海精神”。

“当时20多个研究所,几百名科研人员投身黄淮海,他们实事求是按科学规律办事,紧密联合生产实践搞科研,风里来雨里去、以荒野为家、不怕困难的奉献精神,都值得弘扬。”小麦之父李振声将其称为“黄淮海精神”。

“禹城的成功在于多兵种、大联合、点片面、长期干,禹城黄淮海工作是中国科学院总体工作的一个缩影,‘黄淮海精神’是所有参加黄淮海工作的人们共同创造出来的。”李振声说。

“禹城的成功在于多兵种、大联合、点片面、长期干,禹城黄淮海工作是中国科学院总体工作的一个缩影,‘黄淮海精神’是所有参加黄淮海工作的人们共同创造出来的。”李振声说。

然而,在环渤海的陆海接壤处,仍然有1000多万亩盐碱荒地和4000多万亩中低产田始终是科学家们的心病。

然而,在环渤海的陆海接壤处,仍然有1000多万亩盐碱荒地和4000多万亩中低产田始终是科学家们的心病。

2010年春节前后,刘小京按照惯例到李振声家里拜访。“我们谈论起环渤海地区盐碱地科技攻关的一些问题。”作为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农业资源研究中心南皮生态农业试验站站长,刘小京回忆说,“讨论中,李院士提出,这个地区有可能大幅度增加产量,就叫‘渤海粮仓’吧。”

2010年春节前后,刘小京按照惯例到李振声家里拜访。“我们谈论起环渤海地区盐碱地科技攻关的一些问题。”作为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农业资源研究中心南皮生态农业试验站站长,刘小京回忆说,“讨论中,李院士提出,这个地区有可能大幅度增加产量,就叫‘渤海粮仓’吧。”

如今,中科院禹城试验站又开始承担国家重大科技支撑计划“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项目。科学家们将在山东项目区改造20万亩滨海盐碱荒地,改良100万亩中轻度盐碱地棉田改种粮食;推行1300万亩的粮食增产计划,到2020年,实现粮食增产30亿斤。

如今,中科院禹城试验站又开始承担国家重大科技支撑计划“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项目。科学家们将在山东项目区改造20万亩滨海盐碱荒地,改良100万亩中轻度盐碱地棉田改种粮食;推行1300万亩的粮食增产计划,到2020年,实现粮食增产30亿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