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董碧娟 发布时间:2014-07-25

三十年盐碱战:记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长欧阳竹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甘晓发布时间:2014-11-3

山东西北部的禹城,有位老百姓熟知的广东人叫欧阳竹——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站山东禹城综合试验站站长,来禹城已近30年。

图片 1

图片 2

曾经,盐碱、干旱、渍涝和风沙使禹城的土地十分“脆弱”。上世纪60年代,一批科技工作者陆续来到禹城,试图改变这块土地。

图片 3

禹城站全景

1986年,欧阳竹跟同事来到禹城状况最严重的一块盐碱地——北丘洼。“你们还是别来了,别把中科院的牌子给砸了。”当地人直摆手。欧阳竹和同事坚持来此,他们在北丘借了一个破房子,点上油灯,拾柴做饭,到村头的井里打水,很快落住了脚。

水面蒸发场与60米观测塔

图片 4

历经无数失败之后,欧阳竹和同事们终于研究出了通过浅群井强排强灌,加强作物根栖层土体脱盐,让地下咸水逐渐淡化的技术体系,再结合其他农业、水利措施,当年就让白花花的盐碱地上长出了庄稼,种植的小麦亩产500多斤。

图片 5

水面蒸发场与60米观测塔

通过深入研究,他们相继提出了“重盐碱地综合治理配套技术”,“种植业高产高效和农区畜牧业发展技术”,“四节”“一网”综合配套技术和模式等。在科技的耕耘下,曾经贫穷落后的禹城变成了现在粮食亩产连年过吨,畜牧业和水产养殖业全面发展的沃土。

■本报记者 甘晓

图片 6

欧阳竹一直在想,怎样才能将禹城站的好技术为更多农民所用。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推广机制,那就是将优良品种、肥料及农机具进行技术优化和配套,借助合作社强大的销售网提供给农民。同时,欧阳竹带领同事们多方奔走协调,整合信息资源,为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种养大户、基层农户建立了信息化服务网络,让农业信息服务网络覆盖禹城。

初次见到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站长欧阳竹,是在山东无棣县西小王镇赛尔农场。欧阳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田间,与麦地的主人交谈起来。“今年作物怎么样?肥料效果挺好的吗?”欧阳竹一开口,居然带有浓浓的南方口音。

试验场地

近年来,欧阳竹带领团队研究利用土壤微生物改良调节土壤的技术方法。他们先是在东营市一个村进行重盐碱地改造试验,通过灌溉洗盐和施用ETS微生物土壤改良材料,让原本寸草不生的土地长出了棉花。接着又利用农户家的40亩盐碱地进行小麦种植试验,在从没有种植过小麦的盐碱地上获得了好收成。现在,这项技术已经成为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的核心技术之一。

追问下,《中国科学报》记者得知,欧阳竹祖籍江苏,生长在广东。

■本报记者 甘晓

他们又将这种土壤微生物调理技术推广到种植大棚蔬菜的农户。通过使用这种微生物材料,村民发现能使蔬菜增产20%,化肥使用量能减少三分之一,基本不用农药,而且能消除和防止重茬现象。

禹城站的实验楼里一张老照片上,年轻时的欧阳竹身材瘦削、皮肤白皙。1983年,大学主修农学的欧阳竹毕业分配至位于北京的中科院地理所,不久后,又被派到了远在山东的禹城综合试验站。

初次见到中科院禹城综合试验站站长欧阳竹,是在山东无棣县西小王镇赛尔农场。欧阳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田间,与麦地的主人交谈起来。“今年作物怎么样?肥料效果挺好的吗?”欧阳竹一开口,居然带有浓浓的南方口音。

30年来,出生广东的欧阳竹说话已经听不出岭南口音,禹城土地上曾经的盐碱也已化作了他两鬓上的斑白。

三十多年过去了,欧阳竹身形健壮、两鬓斑白、皮肤黝黑,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北方汉子。

追问下,《中国科学报》记者得知,欧阳竹祖籍江苏,生长在广东。

(原载于《经济日报》 2014-07-25 02版

欧阳竹扎根禹城的三十多年,不仅他自己的模样改变了,也改变了禹城的模样——当年布满盐碱的海滨荒地,如今已变成了肥沃的土地。

禹城站的实验楼里一张老照片上,年轻时的欧阳竹身材瘦削、皮肤白皙。1983年,大学主修农学的欧阳竹毕业分配至位于北京的中科院地理所,不久后,又被派到了远在山东的禹城综合试验站。

1979年,为深入研究黄淮海平原旱涝碱中低产田的水、盐运动规律,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在禹城南北庄实验区建立了试验站。“饭菜自己做,房子自己修,播种自己干……”刚刚来到禹城站工作时,欧阳竹与前辈、同事们一起,度过了艰苦的岁月。

三十多年过去了,欧阳竹身形健壮、两鬓斑白、皮肤黝黑,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北方汉子。

几年后,欧阳竹作为禹城站的骨干力量投身至“黄淮海战役”中。白天在地里种地,晚上回到实验室整理数据,渐渐地,他把禹城当成了自己的家。

“黄淮海战役”战盐碱

经过长时间的观测和试验,针对这一地区干旱、渍涝、盐碱的自然条件,欧阳竹参加的科研团队提出了一套增产的配套技术,包括多打浅水井、灌淡水,阻隔地下咸水。他还鼓励农民挖鱼塘、建农田搞立体种养,把地表的盐碱压下去。

欧阳竹扎根禹城的三十多年,不仅他自己的模样改变了,也改变了禹城的模样——当年布满盐碱的海滨荒地,如今已变成了肥沃的土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