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科峰 来源:中国科学报发布时间:2014-9-12

作者:彭科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8-28

科技援藏:高原处处总关情

今年是中央对口援藏第20个年头。漫漫援藏路,一支以科技援助为特色的队伍始终默默耕耘、无私奉献,为藏区不断输送知识、科学技术与人才,为科技援藏工作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4年,正是中央启动援藏工作20年。

■本报记者 彭科峰

2003年,中科院启动与西藏地区的战略合作,推出以“知识援藏、人才援藏、科技援藏”为主要内容的援藏计划。此后,中科院每年派出大批干部、科研骨干前往西藏挂职,并在生态环境监测、高产作物推广等方面发挥科技示范引领作用,至今已结出累累硕果。

20年来,全国人民上下一心,为藏区建设投入了巨大的精力;20年来,社会各界齐心协力,让西藏的经济建设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20年来,以中科院人为代表的科技人员努力不懈,让科技的力量惠及雪域高原。

2014年,正是中央启动援藏工作20年。

实际上,中科院与西藏牵手,远不止始于十年前。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科院就曾派出科考队前往西藏进行综合考察。当年留下的地质、水文等资料至今仍在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从海拔近5000米、人迹罕见的纳木错,到泥石流频发、滑坡不断的樟木口岸,中国科学院人的身影无处不在;从带动拉萨吉纳村农牧民增收致富,到对整个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进行监测,中国科学院的科技援藏范围包罗万象。

20年来,全国人民上下一心,为藏区建设投入了巨大的精力;20年来,社会各界齐心协力,让西藏的经济建设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20年来,以中科院人为代表的科技人员努力不懈,让科技的力量惠及雪域高原。

2004年至今,中科院所属成都、北京、上海、广州、兰州、西宁、昆明、合肥、沈阳、大连等地的30余个研究所,已在西藏开展科技合作项目200余项。

看似五花八门,其实逻辑暗藏;看似无所不包,其实各有侧重。正如中科院院长白春礼院士所说,中科院与西藏的院地合作,秉承着一条主线——服务于地方经济发展、生态建设的关键需求,有所为有所不为。

从海拔近5000米、人迹罕见的纳木错,到泥石流频发、滑坡不断的樟木口岸,中国科学院人的身影无处不在;从带动拉萨吉纳村农牧民增收致富,到对整个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进行监测,中国科学院的科技援藏范围包罗万象。

其间,由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主持编制的《西藏自治区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和《“十一五”时期西藏自治区科学技术发展规划》,被以自治区政府文件形式批转。

如今,在雪域高原,中科院人的足迹无处不在,科技之花,盛开在这处生命的禁区。

看似五花八门,其实逻辑暗藏;看似无所不包,其实各有侧重。正如中科院院长白春礼院士所说,中科院与西藏的院地合作,秉承着一条主线——服务于地方经济发展、生态建设的关键需求,有所为有所不为。

中科院成都山地所在承担林芝、山南、那曲地区的村乡县建设规划编制和西藏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建设模式的研究时,提出了“发达县超小康,中等县达小康,贫困县紧跟上”的发展思路;同时,与西藏环保局共同编制的《西藏高原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高度评价。

樟木口岸:不只是治理滑坡

如今,在雪域高原,中科院人的足迹无处不在,科技之花,盛开在这处生命的禁区。

而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成立,标志着中科院新时期“知识援藏”工作的一个重要节点。依靠在纳木错、藏东南、那曲等多个关键区域的野外观测台站,青藏所通过不懈的科学研究,不断加深对西藏环境的认知,为深层次认识西藏发展的客观规律提供了科学依据。

樟木口岸,西藏唯一的国家一类陆路通商口岸,为中尼公路之咽喉。每年,有大量的物资从此运往尼泊尔。

樟木口岸:不只是治理滑坡

在科技援藏方面,中科院的农牧民增收计划、世界屋脊绿色行动计划等,为保护西藏的水资源,建设生态安全屏障和农牧民增收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针对西藏樟木口岸的泥石流问题,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牵头,经过多次深入实地探查,查明周边灾害对樟木滑坡的影响机制和影响程度,建立了《西藏樟木镇地质灾害勘查评估与综合防治方案》。该方案得到西藏自治区政府的高度肯定,并协助地方政府共同推动治理工程的国家立项。

数据统计,2012年,该地边境贸易额超17亿美元。每一天,无数的大卡车从尼泊尔开来,在通关之后,再将中国制造的香烟、饼干、手机等物资运走。边境贸易的发达,让樟木口岸对西藏有了特殊的意义。

樟木口岸,西藏唯一的国家一类陆路通商口岸,为中尼公路之咽喉。每年,有大量的物资从此运往尼泊尔。

此外,在可再生能源综合利用、藏药现代化、特色农牧业、青藏铁路建设方面,中科院科技援藏工作也多有收获。

但由于地处喜马拉雅山南坡,少平地,多雨水,泥石流与滑坡一直是樟木口岸的心腹大患。数十年间,政府投入巨资治理,仍未见效。每当雨季到来,就滑坡不断,不仅让贸易中断,还阻断国际河流。

数据统计,2012年,该地边境贸易额超17亿美元。每一天,无数的大卡车从尼泊尔开来,在通关之后,再将中国制造的香烟、饼干、手机等物资运走。边境贸易的发达,让樟木口岸对西藏有了特殊的意义。

在人才援藏方面,目前,中科院通过项目合作、举办学习班、派遣科技副职等多种形式,使中科院和西藏的人才交流不断深入,也为西藏培养了大批科技人才。目前,国家天文台西部选址项目首席研究员姚永强任阿里地区行署副专员,协调推进阿里望远镜基地建设。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张跃东任西藏网络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袁志彬任西藏科技厅厅长助理,为院区合作深入开展、落到实处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樟木口岸的滑坡能不能治理?如果不行,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建口岸;如果行,需要怎样治理?”2012年,时任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向中科院提出这样的问题。

但由于地处喜马拉雅山南坡,少平地,多雨水,泥石流与滑坡一直是樟木口岸的心腹大患。数十年间,政府投入巨资治理,仍未见效。每当雨季到来,就滑坡不断,不仅让贸易中断,还阻断国际河流。

“未来,我们在新能源、信息化建设等许多方面可以合作。”在对中科院与西藏的科技合作表示高度肯定后,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孟德利对未来双方的合作充满信心,“相信中科院的科技援藏工作一定会更加持久深入地开展下去。”

院地合作,就是要解决地方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白春礼得知以后,火速赶往樟木口岸调研。查看地形后,白春礼院长让中科院成都山地所负责,找出治理滑坡的综合解决之道。

“樟木口岸的滑坡能不能治理?如果不行,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建口岸;如果行,需要怎样治理?”2012年,时任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向中科院提出这样的问题。

《中国科学报》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内,以山地所为主导的专家组深入樟木的大小山头,自行勘察地质地貌。山高林密,全靠步行。而当地的旱蚂蝗给科研人员造成了极大困扰,喉咙、手背、脚踝,“它们可是吸走了我们不少血”,山地所研究员韦方强说。

院地合作,就是要解决地方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白春礼得知以后,火速赶往樟木口岸调研。查看地形后,白春礼院长让中科院成都山地所负责,找出治理滑坡的综合解决之道。

在多次的深入调查后,中科院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解决方案。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内,以山地所为主导的专家组深入樟木的大小山头,自行勘察地质地貌。山高林密,全靠步行。而当地的旱蚂蝗给科研人员造成了极大困扰,喉咙、手背、脚踝,“它们可是吸走了我们不少血”,山地所研究员韦方强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