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国大学,大量的政治课和所谓《就业指导课》《人生规划课》应该好好的调整和压缩一下了。

问题回答:

图片 1资料图:学生在教室走廊里看书。文/张俊 夏莹 余康生 图/余康生

2,占用实践的时间,本科院校现在专业实践时间较短,也是受这些水课占用了时间的影响。

大学一门课程结业时,若期末考试没有通过,然后参加补考也没有通过,但学校又不允许重修,或重修考试仍然没有通过,于是就在毕业前再给学生一次考试机会。有的学校规定,如果清考也未通过,就不能取得毕业证。图片 2

也因如此,把牢毕业“出口”是大学必然的选择;对学业不合格说“不”,理应更有底气。建立教育淘汰机制,也彰显了教育公平的追求,是各国高校的通行做法。毕竟,文凭不该是稀缺资源,但也不应当随随便便就能获得。教育惩戒警示制度的完善,不单会为“混日子”的学生敲响警钟,更会以硬性约束倒逼自主学习。当然,惩戒以“惩”为手段,“戒”才是目的,学校和社会应当为学业不合格的学生寻找出路,切莫“一罚了之”、堵住成长的大门。

1,占用专业课的课时,本科学习还是应该多上专业课,以专业课学习为主。

高校都有拿毕业证的标准,平均分,绩点等,不挂科标准不到都没有学位证,重修次数多了也没有。

2018年云南大学共有4119名毕业生,有220人因为学分未修满等原因无法按时毕业,“还有6名学生被要求退学。”云南大学教务处副处长周海燕认为,必须严格执行制度,否则对其他学生不公平,对制度本身也是一种践踏。

课程与实践完全脱离,学会了只有满腔知识论

还有一些现象是经常出现的,就是课程完全与实践想脱离,学生根本不知道的实践技能有哪些错误,老师就只是单纯的说教。这个现象我不是第一次遇见了,而是很多时候都会遇见这种情况,没有实践怎么检验真理?没有实践怎么能获取技能?难道培养的人才只是单纯的会说,不会做吗?

图片 3

网上对取消水课的议论就很多了,大家都是一片叫好,可见网友和媒体对水课压抑已久的反感。水课占用学生的学习时间、精力、考试等资源,这是大家对水课的反感的原因,没有多少学生和家长期待向大学交了学费,花着不菲的生活费,然后在大学学一些对将来就业没有用的“所谓的课程”,毕竟大学不是幼儿园举办的娱乐活动、初中生参加的夏令营,大学是未来就业、服务社会准备的平台,所以,取消水课比“终结清考”更有意义和价值,毕竟水课是大家都不得不、必须前去出勤和听讲、参加期中期末考试,清考却只有极少的个别的考生才需要。图片 4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和“新时代高教40条”,对加强本科教育再次“加码”。通知要求淘汰“水课”,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回答:坚决支持,教育部这个措施算是给现在的本科大学生做了件大好事了,现在很多本科院校水课不少,都是为了因老师而设课。

当时大概是为了提高毕业率,现在也不提,所以清考慢慢的就没有高校执行了。

“本科不牢,地动山摇。”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指出,本科生是高素质专门人才培养的最大群体,本科阶段是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阶段,本科教育是提高高校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基础。办好我国高校,办出世界一流大学,人才培养是本,本科教育是根。

但是现在这种状况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本科学生的正常专业知识学习和自我能力提升,所以需要砍掉这些水课:

清考

网民“范娜娜”:此番教育部要求高校淘汰“水课”,取消“清考”,是对“水课”这种让无数学子怨声载道的遗毒的刮骨治疗,也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改变“大学轻松论”的强劲推动力。

关注娇羞帝老师,关注最新的教育资讯。

以前在大学见过,就是挂科的毕业生会组织补考,老师出的题很简单,清考后还有重修,补考,也就是一个挂科的毕业生会有最少三次机会,稍微努力就通过了。

为了鼓励本科生尽早接触科研,提高学生科研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广州医科大学基础学院还设立了大学生创新实验平台,作为本科生开展课外科研训练的场所,学生只须网上申请就可以轻松进实验室。

老师讲课很水,抄袭课件直接开讲

有的老师,讲课非常的水,拿着ppt或者书本就找念,根本不理学生有没听进去,或者有没真正吸收到课本知识。我对这种老师是相当鄙视的,一节课也不顾学生进度,就一直讲到下课,这是在唱催眠曲呢?且不说他是否催眠,讲课的ppt直接百度能搜得到,还是十几年前的,你说尴尬不尴尬?

图片 5

直接改为重修了。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培养出的6000多万名本科毕业生,业已成为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大学生培养决定着科研工作能否得到新鲜的血液,劳动者队伍能否匹配社会的需求。“国以才立,业以才兴”,回归大学教育本质,就是要为社会提供质量过硬的一流人才。

图片 6

回答:清考是以前的制度,现在还执行的高校很少。

近日,由于学分不达标被亮红黄牌,华中科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18名学生从本科转为了专科。学校教务处表示,“本科转专科”政策自2018年起施行,是保障本科生培养规格和质量的重要举措。学分未达标受到红牌警示或者累计两次受到黄牌警示的,实行本科学业淘汰机制。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给予肯定:“现在大学里,有些学生醉生梦死,这样是不行的。”吴岩表示,“适度增加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是应该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