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参考报 方创琳 2015年10月15日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1+2+3的空间格局与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总体判断

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部署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1+2+3的空间格局与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总体判断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包括了一个世界级城市群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两个国家级城市群及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三个地区性城市群,即江淮城市群、滇中城市群和黔中城市群,这六大城市群通过贯通东西的长江黄金水道、“沪蓉-沿江”综合运输大通道和沪昆通道等横向沿江城镇发展主轴带,形成了“以带串群”的“1+2+3”的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发展新格局。2013年经济带城市群总面积占长江经济带的41.67%,城市数占经济带的70.94%,城镇个数占经济带的66.54%,总人口占经济带的64.91%,城镇人口占经济带的73.25%,GDP总量占经济带的79.92%,第一产业增加值占经济带的62.62%,第二产业增加值占82.42%,第三产业增加值占80.63%,实际利用外资占87.65%,城镇化水平为48.65%。可见,长江经济带城市群是长江经济带新型城镇化的主体,是长江经济带经济增长的战略核心区和未来增长最具潜力与活力的地区,是长江经济带主体功能区中的重点开发区和优化开发区,也是长江经济带环境污染较为严重和亟待重点治理的地区。

《意见》指出,长江是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在区域发展总体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打造中国经济新支撑带,有利于挖掘中上游广阔腹地蕴含的巨大内需潜力,促进经济增长空间从沿海向沿江内陆拓展;有利于优化沿江产业结构和城镇化布局,推动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有利于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作互动格局,缩小东中西部地区发展差距;有利于建设陆海双向对外开放新走廊,培育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有利于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引领全国生态文明建设。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包括了一个世界级城市群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两个国家级城市群及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三个地区性城市群,即江淮城市群、滇中城市群和黔中城市群,这六大城市群通过贯通东西的长江黄金水道、“沪蓉-沿江”综合运输大通道和沪昆通道等横向沿江城镇发展主轴带,形成了“以带串群”的“1+2+3”的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发展新格局。2013年经济带城市群总面积占长江经济带的41.67%,城市数占经济带的70.94%,城镇个数占经济带的66.54%,总人口占经济带的64.91%,城镇人口占经济带的73.25%,GDP总量占经济带的79.92%,第一产业增加值占经济带的62.62%,第二产业增加值占82.42%,第三产业增加值占80.63%,实际利用外资占87.65%,城镇化水平为48.65%。可见,长江经济带城市群是长江经济带新型城镇化的主体,是长江经济带经济增长的战略核心区和未来增长最具潜力与活力的地区,是长江经济带主体功能区中的重点开发区和优化开发区,也是长江经济带环境污染较为严重和亟待重点治理的地区。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可持续发展问题主要体现在:沿江城市群空间范围的界定带有强烈的政府主导性,部分城市群脱离了城市群发育的最基本标准;沿江城市群整体发育程度弱于沿海城市群;沿江城市群发育极不平衡,上中下游城市群发育程度差异大,越往上游发育程度越弱;沿江城市群发育以长江为主动力,过分依赖长江这条大动脉,并呈现出动力多元化的发展态势,文化驱动力薄弱;沿江城市群发展面临的资源与生态环境保障形势严峻;沿江城市群内部各城市之间的竞争大于合作,缺乏一体化的统筹协调机制。

皇家88平台注册,《意见》明确,要以改革激发活力、以创新增强动力、以开放提升竞争力,依托长江黄金水道,高起点高水平建设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推动上中下游地区协调发展、沿海沿江沿边全面开放,构建横贯东西、辐射南北、通江达海、经济高效、生态良好的长江经济带。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可持续发展问题主要体现在:沿江城市群空间范围的界定带有强烈的政府主导性,部分城市群脱离了城市群发育的最基本标准;沿江城市群整体发育程度弱于沿海城市群;沿江城市群发育极不平衡,上中下游城市群发育程度差异大,越往上游发育程度越弱;沿江城市群发育以长江为主动力,过分依赖长江这条大动脉,并呈现出动力多元化的发展态势,文化驱动力薄弱;沿江城市群发展面临的资源与生态环境保障形势严峻;沿江城市群内部各城市之间的竞争大于合作,缺乏一体化的统筹协调机制。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可持续发展的对策建议

《意见》提出了七项重点任务。

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可持续发展的对策建议

——成立长江经济带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委员会,建立流域一体化的统筹协调机制

一是提升长江黄金水道功能。增强干线航运能力,改善支流通航条件,优化港口功能布局,加强集疏运体系建设,扩大三峡枢纽通过能力,健全智能服务和安全保障系统,合理布局过江通道。

——成立长江经济带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委员会,建立流域一体化的统筹协调机制

建议借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统筹协调机制与管治模式,在国家层面成立经济带城市群一体化协调发展领导小组,由国家领导人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协调推进长江经济带城市群的建设。流域上中下游城市群可独立成立相应的次一级协调发展领导小组,形成不同层级的统筹协调机制,确保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城市群健康稳定发展。

二是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形成快速大能力铁路通道,建设高等级广覆盖公路网,推进航空网络建设,完善油气管道布局,建设综合交通枢纽,加快发展多式联运。

建议借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统筹协调机制与管治模式,在国家层面成立经济带城市群一体化协调发展领导小组,由国家领导人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协调推进长江经济带城市群的建设。流域上中下游城市群可独立成立相应的次一级协调发展领导小组,形成不同层级的统筹协调机制,确保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城市群健康稳定发展。

——遵循长江经济带城市群发育的科学规律,避免脱离实际催生新的扩容城市群

三是创新驱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推进信息化与产业融合发展,培育世界级产业集群,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打造沿江绿色能源产业带,提升现代农业和特色农业发展水平,引导产业有序转移和分工协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