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当拜仁再次从后场发起进攻时,贝尔纳特就让出了边路通道给科斯塔,自己则进入防守区域。罗本接球后,蒂亚戈主动从右侧肋部回撤接应,远离对手重点盯防的区域,穆勒则活动到蒂亚戈之前的位置填补了漏位。随后,拜仁整体再次尝试快速朝向左侧转移,但防守宽度保持得非常出色的“老妇人”立刻整体移动将防守重心转移到这一侧,让科斯塔不能获得传中空间。但在丢掉球权后,比达尔、科斯塔马上就地反抢,阿拉巴快速回退盯防前插的迪巴拉,基米希则准确预判拦截了传球,并顺势传给了接应第二落点的科斯塔。拜仁立刻重新进入由守转攻的阶段,并再次将球转移到了罗本这一边。

当拜仁在主场落后两球的时候,尤文此时全线回撤到本方防守的地方,在五后卫防线前额外构筑了一条中场防线,让拜仁无论拉开边路宽度还是尝试纵深渗透都非常困难。从这些细节可以总结出,当科斯塔在右边路持球时,巴西人立刻遭到了夸德拉多和阿莱士-桑德罗的双人协防,没办法觅得传中的空间。科斯塔并不着急,他回传给了回跑拉出纵深的拉姆,作进攻重心的转移。由于“老妇人”全线后撤,拜仁防线上的球员也有了更多机会前插,于是左后卫、在中路活动的贝尔纳特便来到前场接应拉姆的横传。当尤文的防守重心被带到中路时,科曼换位到右侧接应贝尔纳特,贝尔纳特突然的转移球让斑马军团只有桑德罗一人能够腾出手脚去盯防科曼。

在罗老汉向内侧盘带时,拜仁在中路原本一字排开的攻击线进行了一连串的机动换位:距离罗本最近的尔王跑向右侧和老汉换位,让对方左中卫晕头转向,同时二娃也为荷兰人提供了一个短传出球的选择;科斯塔则从左侧来到肋部,增加中路的接应点;贝尔纳特则接过科斯塔的边路通道,一直停留在远端,让夸德拉多无法防守到他。

图片 3

当然,这样的边路进攻模式绝对不是唯一途径。在很多情况下,拜仁都会根据场上局面灵活作出调整和变化,而这才是“区域进攻理论”的精髓。在右侧无法渗透防线的情况下,基米希在遭遇对手压迫后回传给阿拉巴重新发起进攻,也摆脱了来自“老妇人”的防守压力。阿拉巴接球后,拜仁还未能快速稳定进攻阵型,科斯塔还属于中路球员,因此贝尔纳特就很灵活地前插来拉开进攻宽度。而阿拉巴观察到贝尔纳特还未到达最佳的接应位置,便先选择横传给拉姆,同时再次观察贝尔纳特的位置。当阿拉巴发现贝尔纳特已经跑到开阔地带并举双手示意后,接拉姆回传的奥地利国脚才传给贝尔纳特。说句题外话,在瓜迪奥拉执教时,拜仁球员在场上的执行能力有了显著提升。

瓜迪奥拉在拜仁时期的战术是怎样的呢?让我们看看拜仁在15~16赛季欧冠八分之一决赛,客场对阵尤文图斯时是如何组织边路进攻的。此役担任中卫的是边后卫出身的阿拉巴与基米希,在中卫掌控球权时回撤接应的则是后腰比达尔,两名边后卫贝尔纳特与拉姆在进攻阶段进入肋部和中路同蒂亚戈形成三个接应点。两位速度很快边路球员——道格拉斯-科斯塔与罗本沿边线拉开,如此一来,拜仁的进攻阵型便完全展开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