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秦志伟 发布时间:2015-11-11

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生态农业等的崛起正在改变着农村的发展方式。但是,乡村发展中的诸多矛盾依然存在,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乡村建设到底该往哪走,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后三农”时代的中国乡村该如何建设

随着现代化带来的城市环境、生态资源等问题越来越为世人所知,人类正在进入一个重新认识乡村价值、呼唤乡村设计的新时期。

近年来,中国的乡村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无论从环境外观,还是农业生产、农民生活方面,都与以前大不相同。美丽乡村建设成为了大家共同追寻的目标。

图片 1

图片 2

6月23日,在海南举行的美丽乡村博鳌国际峰会2016年年会上,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在会议上表示,乡村建设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建设美丽乡村的依据,在于要了解乡村存在的价值。

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生态农业等的崛起正在改变着农村的发展方式。但是,乡村发展中的诸多矛盾依然存在,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乡村建设到底该往哪走,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乡村发展与建设是建设美丽中国的根本,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生态农业等的崛起正在改变着农村的发展方式。但是,乡村发展中的诸多矛盾依然存在,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乡村建设到底该往哪走,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本报记者 张晴丹

■本报记者 秦志伟

乡村的变迁

近年来,中国的乡村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无论从环境外观,还是农业生产、农民生活方面,都与以前大不相同。美丽乡村建设成为了大家共同追寻的目标。

赶车、杀猪、担水、卖豆腐、舞社火、庙会、宗祀……这本来是离我们并不久远的乡村生活。如今,这种生活正如一帧泛黄的旧年画,被一圈圈卷起,以此为依托的乡村,也正逐渐走出社会大众的视线。而与此同时,有识之士发起的“护村运动”也开始了。

入夏以来,全国许多村落迎来了避暑和采摘的游客。这是近年来兴起的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热,乡村的发展正在剧烈变迁之中。乡村发展的关键词也由“农民增收”“土地权益”“留守”等逐渐转变为“美丽乡村”“爱故乡”等新词。

6月23日,在海南举行的美丽乡村博鳌国际峰会2016年年会上,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在会议上表示,乡村建设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建设美丽乡村的依据,在于要了解乡村存在的价值。

近日,“世界绿色设计组织乡村发展专业委员会”在京成立,其成员单位都是代表最高学术水平的科研院所,包括中科院地理资源所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等。该委员会一经成立,就举行了以“乡村遗产与乡村设计:从历史到未来”为主题的首届“世界乡村发展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小云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实际上,中国乡村的变迁在集体主义之后,经历了“前三农”时代,“三农”时代,最后进入到了“后三农”时代。

乡村发展与建设是建设美丽中国的根本,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生态农业等的崛起正在改变着农村的发展方式。但是,乡村发展中的诸多矛盾依然存在,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乡村建设到底该往哪走,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由此,社会大众对乡村这个人类文明发祥地的种种记忆又被勾起。而且随着现代化带来的城市环境、生态资源等问题越来越为世人所知,人类正在进入一个重新认识乡村价值、呼唤乡村设计的新时期。

在“前三农”阶段,农村是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地,也是国家工业化的基地,是社会粮食安全的基地。国家从农业增长中获得工业化的资本,农民从农业增长中获得收入,而社会则从农业发展中获得廉价的食物供给。

入夏以来,全国许多村落迎来了避暑和采摘的游客。这是近年来兴起的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热,乡村的发展正在剧烈变迁之中。乡村发展的关键词也由“农民增收”“土地权益”“留守”等逐渐转变为“美丽乡村”“爱故乡”等新词。

拯救乡村的“呐喊”

“农业成为了不赚钱的产业,农民成了弱势群体,乡村成了农民纷纷离开的穷乡僻壤。”李小云表示。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小云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实际上,中国乡村的变迁在集体主义之后,经历了“前三农”时代,“三农”时代,最后进入到了“后三农”时代。

河北省沽源县二龙山村是一个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自然村,所在地域气候寒冷、多风、干旱,老百姓种植胡麻、莜麦、土豆等大田作物,靠天吃饭。据村主任刘树海介绍,以前村里有150多口人,“这些年都进城了,只剩下10户,不到30口人”。

“前三农”时代,国家发展的重点在农村,农民的重点在农业。到了“三农”时代,国家的重点开始离开农村和农业,农民的重点也开始“离土”。而在“后三农”时代,“归土”和“乡愁”开始出现,促使人人远离的乡村重回国家、社会和农民的视野。

在“前三农”阶段,农村是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地,也是国家工业化的基地,是社会粮食安全的基地。国家从农业增长中获得工业化的资本,农民从农业增长中获得收入,而社会则从农业发展中获得廉价的食物供给。

“都走了,剩下的不到30口人,其中20多口人在60岁以上,他们丧失劳动能力,又有低保,所以留在了村里。”刘树海说。

尊重乡村自身规律

“农业成为了不赚钱的产业,农民成了弱势群体,乡村成了农民纷纷离开的穷乡僻壤。”李小云表示。

如今,在中国大地上,像二龙山村这样的自然村庄不在少数。多数中国乡村是“993861部队”的天下,也就是老人的乡村,是留守女人的乡村,是留守儿童的乡村。

农村发展的变迁,也改变了农村的村容村貌,大大小小的农家院落逐渐被楼房替代,乡村与城市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前三农”时代,国家发展的重点在农村,农民的重点在农业。到了“三农”时代,国家的重点开始离开农村和农业,农民的重点也开始“离土”。而在“后三农”时代,“归土”和“乡愁”开始出现,促使人人远离的乡村重回国家、社会和农民的视野。

15年前,中国有360万个自然村;5年前,中国自然村的数量降到了270万个;而如今,中国的自然村只剩200万个左右。每一天,中国都有上百个村庄消失。自然村缘何消失得如此之快?“村”到底去哪儿了?

“许多地方都是在用城市建设的思路来改造乡村,他们把乡村建设看得太简单了。”朱启臻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乡村看到了很多漂亮的房子,没有给家庭养殖业留下空间,也没有给家庭种植业庭院经济留下空间。

农村发展的变迁,也改变了农村的村容村貌,大大小小的农家院落逐渐被楼房替代,乡村与城市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