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德国有越来越多学生因为压力大而面对头痛、长期疲惫等生理和心理疾病。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30日报道,数据显示,在德国全部900万名6岁至18岁的青少年中,约有110万人存在这种问题。

德国有越来越多学生因为压力大而面对头痛、长期疲惫等生理和心理疾病。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30日报道,数据显示,在德国全部900万名6岁至18岁的青少年中,约有110万人存在这种问题。据报道,学校和父母给予过高的压力,加上网络社交媒体上的霸凌,以及对失败的恐惧,让德国学生面对许多无形的压力。位于汉诺威的医保公司KKH统计,2017年,在该公司入保的青少年中有约2.65万人出现失眠、崩溃、抑郁等问题。其中,13岁至18岁的青少年中,就医问诊的人数比2007年翻了一番。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则显示,德国少年儿童约16.9%有心理疾病症状;保险公司DAK的数据甚至高达26%。维尔茨堡大学医院青少年精神疾病诊所的负责人罗马诺斯说:“德国的孩子们处在压力之下。”KKH委托调查机构Forsa对1000名家长进行的问卷显示,13岁至18岁的孩子中有1/4因压力感到疲惫;22%抱怨头痛。6岁至12岁的孩子中则有13.5%有肚子痛和感到疲惫。该机构的心理医生克雷姆鼓励家长对孩子多多予以支持,对孩子们付出的努力予以赞赏与肯定。他说:“根扎得越深,树就越有抗压能力。”德国心理医生联合会认为,社会生活节奏的不断加速以及复杂性增加,让这些成长中的孩子面临了更大的压力。该联合会的心理医生阿夫齐·韦宁认为,休学一段时间后重返校园的孩子特别需要帮助,无论是因为抑郁、吸毒还是受到性虐待。他说:“学校心理医生有相关的方案,在这方面,学校通常还需得到进一步的支持。”

德国有越来越多学生因为压力大而面对头痛、长期疲惫等生理和心理疾病。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数据显示,在德国全部900万名6岁至18岁的青少年中,约有110万人存在这种问题。

图片 2

据报道,学校和父母给予过高的压力,加上网络社交媒体上的霸凌,以及对失败的恐惧,让德国学生面对许多无形的压力。

据报道,学校和父母给予过高的压力,加上网络社交媒体上的霸凌,以及对失败的恐惧,让德国学生面对许多无形的压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