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杜芳发布时间:2015-12-01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所18日发布了由中外科学家合作研究后撰写的第一份对西藏高原进行全面科学评估的报告。
   
报告从气候、水体、生态系统、陆表环境、人类活动影响和灾害风险六个方面所涉及的温度、降水、冰川、积雪、湖泊等26项指标,综合评估了西藏高原从过去2000年到未来100年的环境变化。总体结论是:西藏高原生态系统总体趋好。
   
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最高海拔超过8800米的西藏高原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核心。雅鲁藏布江、怒江等众多河流发源于这片120多万平方公里美丽神奇的土地,为20多亿人提供生命的源泉,水。
   
近年来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有何变化?人类活动对环境有何影响?如何积极应对?
   
为科学回答这些问题,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和中国科学院白春礼院长共同倡导组建了“西藏区域创新集群”,组织来自中国、美国、瑞典、加拿大等国青藏高原专家,进行了三年的调查研究。
   
“根据多年遥感监测,西藏高原植被覆盖本世纪以来有所增加。1998年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森林面积和储蓄量双增长。森林和灌丛将向西北扩张,植被净初级生产力将增大。种植作物将向高纬度和高海拔地区扩展,种指数进一步提高。”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研究员徐柏青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张宪洲表示,研究表明,在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加剧的条件下,青藏高原地区的生态环境仍然得到了较好的保护。这与党和国家各级政府的正确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努力与支持分不开。
   
西藏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西藏、青海两省区及国家相关部委制定了青藏高原、西藏和青海“三江源”地区生态建设与保护规划。中央和地方投巨资开展的大型生态建设与保护工程和生态补偿政策的效果逐步显现。
   
调研中,科学家们看到西藏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提升,生物多样性得到保护。随着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建设,特别是国家和地方政府加大高原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一批西藏特有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得到恢复。
   
比如,青藏高原野牦牛数量约4万头,而2003年这一数字只有1.5万头。与本世纪初相比,藏羚羊数量由8万头增加到约15万头。在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河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冬的黑颈鹤约占全球数量的80%左右。这里成为全球最大的黑颈鹤越冬地。
    报告显示,西藏高原气候变化的突出特征是变暖和变湿。
   
过去50年,西藏高原气温平均每10年升高0.32摄氏度,增幅为全球同期平均升温幅度的约两倍。随着气候变暖,水循环加强,冰川整体退后,尤其以喜马拉雅山和藏东南地区冰川后退最为显著。变暖和冰川消融又导致西藏高原冻土退化、土地沙漠化。
   
“高原气候变暖较其他地区迅猛是普遍现象,海拔越高气候变暖越快,周边冰川覆盖也就越快。冰川退缩也很普遍,阿尔卑斯、安第斯山、乞力马扎罗山等地区冰川融化的程度远远超过西藏高原。”徐柏青说,“冰川加速消融,近期流量增加,长远看则会对水资源产生影响,尤其是使依赖冰雪融水的高原周边干旱地区更加缺水。这是全球高海拔地区共同面临的挑战。”
    报告认为,人类活动对环境既有负面影响也有积极影响。
   
“交通、旅游、矿产开发和城镇发展在具体点和条线上,的确对局部地区的环境质量造成了影响。但应该看到,处于青藏高原核心地区的西藏自治区的能源消费以清洁能源为主、污染明显低于人类活动密集区,与北极相当,仍为全球最洁净的地区之一。”徐柏青说。
   
西藏地处全球最大的巨型成矿带之一的阿尔卑斯-喜马拉雅成矿带上,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开发利用潜力巨大。目前,全区累计发现矿种102种,有资源储量数据的矿产41种。
   
为加强环境保护和资源有序开发,近年西藏自治区对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进行了严格控制。报告显示,西藏登记采矿权面积749.62平方千米,不足该地区国土面积的0.1%。
   
报告建议:树立环境保护与绿色经济相融合的科学理念,建立以绿色经济为核心内容的社会发展指数;加强政府在环境保护与建设中的统筹协调作用和支持力度;建立羌塘高原等生态文明示范区;加强科学传播,弘扬环境文化;加强以评估和应对为基础的能力建设。(新华社记者:余晓洁、李志晖、王笛;参与采写:郭丽琨、田颖、王小鹏)

 

中国西藏网讯近日,中国科学院全文发布了由中外科学家合作完成的《西藏高原环境变化科学评估》报告。

中外科学家合作研究后撰写的第一份对西藏高原进行全面评估的报告揭示——

西藏高原;洁净;全球;高原;西藏

雪域高原仍是“净土”

图片 1

青藏高原被誉为地球的“第三极”,而西藏高原无疑是这“第三极”的核心。这里冰山雄壮、白雪皑皑,天空永远是澄澈的蓝色。然而,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给西藏高原带来了诸多变化。不久的将来,这里还会是“世界上最后的净土”吗?其生态环境有何变化、人类活动究竟对其影响几何?中国科学院近日发布了《西藏高原环境变化科学评估》,这是由中外科学家合作研究后撰写的第一份对西藏高原进行全面科学评估的报告,为我们揭示了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状况。

变暖变湿特征突出

生态系统总体趋好

生活在高原地区的农牧民发现,他们仰望的雄伟的喜马拉雅山,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响,雪线升高、冰川消融。种种迹象表明,西藏高原正在变暖、变湿,这两个突出特点在报告中得到印证。报告认为:“过去50年,西藏高原气温平均每10年升高0.32摄氏度,增幅约为全球同期平均升温幅度的两倍,是过去2000年中最温暖的时段。与此同时,西藏高原降水在南部和北部的变化存在显著差异,北部呈明显增加趋势,南部有减小趋势。从近期和远期来看,气候仍以变暖和变湿为主要特征。”

如何解读两倍于全球的升温幅度以及冰川整体后退的形势?“实际上,高原气候变暖较其他地区迅猛是普遍现象,海拔越高气候变暖越快。并且随着气温升高,积雪消融、冰川退缩也很普遍,阿尔卑斯山、安第斯山、乞力马扎罗山等地区冰川融化的程度甚至超过西藏高原。”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徐柏青说。

变暖和冰川消融确实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比如导致西藏高原冻土退化、土地沙漠化。报告显示,西藏高原的冻土活动层以每年3.6至7.5厘米的速率增厚,同时冻土层上限温度以每10年约0.3摄氏度的幅度升高;沙漠化面积扩大、程度加剧;水土流失总体呈现先加剧后略微减轻的趋势。“但是这些现象只是出现在西藏高原一些边缘区域,并不会影响整体向好的趋势。”兰州大学副校长陈发虎说。

“根据多年遥感监测,西藏高原植被覆盖在本世纪以来有所增加。1998年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森林面积和储蓄量双增长。森林和灌丛将向西北扩张,植被净初级生产力将增大。种植作物将向高纬度和高海拔地区扩展。”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张宪洲说。

报告显示,在西藏高原变暖、变湿趋势的影响下,西藏高原寒带、亚寒带东界西移,南界北移,温带区扩大,高寒草原面积增加,返青期提前,枯黄期推后,生长期延长,冬小麦适种海拔上限升高了133米,春青稞适种上限升高了550米,生态系统总体趋好。

保护工程效果显著

污染主要来自境外

西藏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西藏、青海两省区及国家相关部委制定了青藏高原、西藏和青海“三江源”地区生态建设与保护规划。张宪洲表示,研究表明,在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加剧的条件下,正是中央和地方投入巨资开展的大型生态建设与保护工程和生态补偿政策,让高原地区的生态环境仍然得到了较好的保护。

科学家发现,西藏高原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提升,生物多样性得到保护。随着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建设,特别是国家和地方政府加大高原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一批西藏特有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得到恢复。“与本世纪初相比,青藏高原藏羚羊数量由8万头增加到了约15万头。在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河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冬的黑颈鹤约占全球数量的80%左右。”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张镱锂说。

如今我国不断加大对西藏高原的生态保护力度。在西藏,能源消费结构以清洁能源为主、产业结构以服务业为主。专家表示,虽然高原局地人类活动会对环境产生一定的压力,但仅限于点性和线性的污染,没有形成大面积的污染活动。西藏高原污染物环境背景值明显低于人类活动密集区,与北极相当,仍为全球最洁净的地区之一。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杜芳发布时间:2015-12-01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在努力保护本地环境的情况下,西藏高原避免不了外来污染。科学家在研究西藏高原冰川消融的过程中,在西藏高原包括青藏高原更大的范围内都检测到黑碳以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黑碳落到冰川表面,促使冰川吸收更多的太阳光,加速了冰川消融;而对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科学家担心其将会影响高原湖泊生物,这些污染物不断从食物链的低端向高端迁移与富集,随着生物生长的寿命越长,生物体内聚集的污染物会越多。

中外科学家通过追根溯源,发现这些污染物在西藏高原本地从未被使用过,其主要来源是域外。具体的传输动力包括印度季风和西风,从喜马拉雅山南侧及高原以西将污染物输送到西藏高原。

这些污染物有无可能来自中国东部?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人禾说,影响西藏高原的气候系统是西风带和印度季风,中国经济更发达的东部地区没有向西的气流影响,因此污染物不会来自中国东部。徐柏青说,中国东部地区处于西藏高原下风向,污染物扩散方向是向东扩散,就像水往低处流,而不会逆流向上。

高原灾害风险增加

人类活动利弊共存

在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加强的背景下,西藏高原自然灾害将趋于活跃,特别是冰湖溃决灾害增多,冰川泥石流趋于活跃,特大灾害频率增加,巨灾发生概率增大,潜在灾害风险进一步增加。

报告指出,西藏高原灾害风险趋于增加。西藏高原环境变化引起的灾害风险主要是滑坡、泥石流、山洪、堰塞湖、积雪、森林火灾等,具有突发性、季节性、准周期性、群发性、地带性等特点。

灾害风险的增加让西藏高原的环境变得更加脆弱,随着旅游业、农牧业等产业经济的发展,人类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大,是否会进一步破坏西藏高原的环境?报告认为,人类活动对西藏高原的环境带来的影响利弊共存。

随着人口和经济增长,导致能源消耗总量增加以及环境质量下降。矿产资源开发带来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和地质灾害增多。农牧业发展、农业综合开发和牧业生产对生态系统格局与功能产生扰动。旅游业的发展,对环境造成了压力;交通设施的建设,改变了土地覆被和土地利用状态。

但同时应该看到,西藏高原持续实施的一系列生态保护工程对高原环境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自然保护区建设恢复和改善了保护区的生态环境,增强了保护区的生态功能。退牧还草改善了高寒草地覆盖状况,提升了植被的生产力。森林恢复与保护提高了林地水源涵养和水土保持能力,改善了森林生态系统功能。湿地保护与恢复,丰富了生物多样性。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的重大举措,实现了自然生态系统区域的良性循环。

报告建议,应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切实保护好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第一,发展环境保护的科学理念,释放大容量正向环境信号,使中国和周边地区受惠于不断改善的西藏高原环境。因此要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目前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加大转移支付力度。第二,建立体现区域特色的绿色经济指数,绿色经济指数应该成为这一地区政绩考核的主要指标。第三,加强中央政府在建设低碳示范区、旅游示范区和精品区、自然保护区体系、羌塘高原脆弱环境保护工程等一系列工程中所起的统筹协调作用。

(原载于《经济日报》 2015-12-01 14版)

图片 2

中国西藏网讯
近日,中国科学院全文发布了由中外科学家合作完成的《西藏高原环境变化科学评估》报告。报告显示,西藏高原生态系统总体趋好,仍为全球最洁净地区之一。

据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所长谢鹏云介绍,这是全球首份对西藏高原进行全面科学评估的报告,所引用的诸多研究成果已在《自然》、《科学》等学术期刊上刊发过,“是一份基于客观事实和长期研究而形成的总结式报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