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宪洲等 发布时间:2015-12-2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全球海拔最高的独特的自然地理单元,是我国以及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江河源”和“生态源”及气候变化的“启动器”和“调节器”,也是我国和全球重要生物物种基因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地及生态安全屏障。因此,青藏高原在我国生态建设和保护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同时,由于高、寒、旱的特点,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极为脆弱,随着气候变暖的加剧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对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巨大影响,青藏高原生态变化状况备受世人关注。

10月18日,新、青、藏第二届“中国四大自然保护区”——新疆阿尔金山、西藏羌塘、青海三江源和青海可可西里自然生态保护工作协作会在新疆库尔勒市召开。四大自然保护区共商我国乃至世界上内陆面积最大的保护区群保护与发展大计,携手并肩,保护生态,共同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的示范地。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全球海拔最高的独特的自然地理单元,是我国以及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江河源”和“生态源”及气候变化的“启动器”和“调节器”,也是我国和全球重要生物物种基因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地及生态安全屏障。因此,青藏高原在我国生态建设和保护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同时,由于高、寒、旱的特点,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极为脆弱,随着气候变暖的加剧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对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巨大影响,青藏高原生态变化状况备受世人关注。

青藏高原总人口由1952年的276万增加到现在的738万左右,其中西藏总人口由和平解放前的123万增加到现在的300多万,人均寿命由36岁左右提高到现在的70岁左右;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始的178元增加到2013年的6500元左右。因此,社会经济和生产生活水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由于受科技、文化、资金、生产生活水平等种种限制,在改革开放以前曾经出现过生态退化的问题。然而,历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特别是今年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强调保护生态的前提下发展当地社会经济。国家自2010年在西藏试点、随之在全国推广的草原补奖政策的实施,使得青藏高原的放牧超载率降低了20%左右,生态恢复效果显著,同时牧民年均纯收入增加了18%。在科研投入方面,2003年专门成立了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2013年成立了中国科学院高寒区地表过程与环境监测研究网络,集中了中国科学院内、外相关科研院所和高校研究力量,对青藏高原生态状况开展了长期研究和监测。

阿尔金山、羌塘、可可西里、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位于青藏高原,平均海拔四千米以上,总面积达54.3万平方公里,占我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的58.3%,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护区群。是我国独有的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高原珍稀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区域生态环境脆弱,生态地位十分重要,是国家生态安全和区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生态屏障。

青藏高原总人口由1952年的276万增加到现在的738万左右,其中西藏总人口由和平解放前的123万增加到现在的300多万,人均寿命由36岁左右提高到现在的70岁左右;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始的178元增加到2013年的6500元左右。因此,社会经济和生产生活水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由于受科技、文化、资金、生产生活水平等种种限制,在改革开放以前曾经出现过生态退化的问题。然而,历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特别是今年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强调保护生态的前提下发展当地社会经济。国家自2010年在西藏试点、随之在全国推广的草原补奖政策的实施,使得青藏高原的放牧超载率降低了20%左右,生态恢复效果显著,同时牧民年均纯收入增加了18%。在科研投入方面,2003年专门成立了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2013年成立了中国科学院高寒区地表过程与环境监测研究网络,集中了中国科学院内、外相关科研院所和高校研究力量,对青藏高原生态状况开展了长期研究和监测。

通过长期研究和监测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尽管人类活动加剧,但青藏高原地区的生态环境仍然得到了良好的保护和改善。如植被生产和生态功能增强,具体表现为青藏高原植被返青期提前,生长期延长,植被覆盖度大大提高,草地植被净第一性生产力增加19%;碳汇功能大大增强。同时发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青藏高原林地面积、树线过渡带内种群密度和蓄积量显著增加。总体上,气候变化仍然是高原生态系统变化的主控因子,气候变暖对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的影响是正面的,但这种影响仍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不平衡性,尤其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青藏高原变暖变湿,植被净第一性生产力和生态系统碳汇功能表现为增加;但最近10年,青藏高原西部地区变暖变干,叠加人类放牧活动等因素导致这些区域植被产生不同程度的退化,随着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工程的实施,这些区域生态系统退化的态势得到了进一步遏制。

会上,各位专家、领导踊跃发言,围绕加强四大保护区生态保护和管护水平、开展科研合作、实现保护区生态可持续发展、进一步完善保护区联合联动联防机制等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