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为进一步加强对难民和移民的管理工作,促进移民的融入,有效遏制移民犯罪。挪威政府决定10月29日将向国家议会提出移民融合议案,要求议会立法禁难民扎堆群居,强化移民融入机制。

图片 1

图片 2

文/孙瑞希

据报道,挪威政府认为,瑞典在安置难民的问题上有很多经验教训,值得挪威进行借鉴。鉴于瑞典政府允许难民和移民自由选择居住地点,导致瑞典形成了很多移民社区。而移民社区自成一体的现象,又滋生了移民黑势力、暴力、贫穷、贩毒和犯罪土壤,沦为移民的犯罪“天堂”。

挪威政府表示,为了吸取瑞典的教训,挪威难民定居应该改变挪威一体化和多样化理事会(Imdi)目前的安置办法,要禁止新难民继续前往移民聚集社区居住。

20世纪60年代,随着北海油田的开发,挪威国内低技能劳工严重不足。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挪威相继从巴基斯坦和土耳其招募了一些工人。到1975年,随着劳动力市场的饱和,挪威政府开始停止招收外籍工人,但是,由于家庭团聚等因素,来自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的移民仍然有增无减。到了20世纪80~90年代,来自索马里、伊拉克、伊朗、南斯拉夫、斯里兰卡、越南的寻求政治避难的难民又成为这一时期发展中国家移民的主要部分。

移民融合议案要求,从2019年开始,在难民的安置问题上,将由挪威知识与融合部门来决定难民定居地点,不再是由一体化和多样化理事会(Imdi)和专家委员负责难民安置工作。在移民人数超过30%的社区,将禁止安置新难民。新难民安置要采取分散安置方式,将移民安置到全国各地,从而有效提高地方政府融合能力,政府要优先考虑难民工作机会较多的地区。

图片 3

据悉,奥斯陆是挪威移民占比最高的城市,该市的斯托弗(Stover)移民占比为56.9%,诺德斯塔(Nordstrand)为55.4%,阿尔纳(Alna)为53.6%,比耶克(Bjerke)为44.2%,
格鲁吕(Grorud)为40.2%,奥斯陆老区为39.4%。其中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也有一些社区移民比例超过了30%。

挪威移民中一半以上的人来自欧洲国家,尤其以瑞典、丹麦、芬兰和英国人为多。由于文化接近且存在多边国际协议,挪威政府对来自西欧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移民基本不采取限制措施,所谓移民政策的适用对象主要是来自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移民。

挪威知识与融合大臣桑纳(Jan Tore
Sanner)表示,在移民聚居区继续安置难民的做法是不正确的。政府应安排难民居住在他们能够找到更适合自己工作的地方,要让他们有机会接触主流社会、了解社会、学习语言,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

在许多人心目中,挪威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挪威首都奥斯陆是座美丽的城市,那里的人们过着悠闲惬意、富足安定的生活。但是,许多人或许不知道,奥斯陆也是挪威移民最大的集中地,这是一座被移民割裂的城市。城市西面,整洁、富裕、安全,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是本地人;城市东面,破败、贫穷、混乱,蜗居在这里的绝大多数是移民。

图片 4

在移民“浪潮”的冲击下,挪威社会出现了新的问题。首先,移民很难融入挪威主流社会,形成了亚文化的圈子。移民定居挪威以后,受语言限制,无法与当地人深入交流,他们仍然保留了自己的语言、文化、行为准则和自己的生活方式,因此无法融入挪威主流社会。移民有自己的社会组织、宗教团体,慢慢形成了一种“亚文化”社区。其次,由于境遇不佳引发移民犯罪率上升。

图片 5

一些欠发达国家的移民在挪威的失业率明显高于本地居民,一些政治难民的状况更差,很多人不得不长期居住在偏远的接待中心里,很少有人能找到工作或实现家庭团聚。多年来,挪威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一向以犯罪率低、社会安定祥和著称。然而,最近十几年来,挪威社会犯罪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据挪威官方统计,很多犯罪活动的作案者有移民背景,客观地讲,挪威社会出现的犯罪率上升,与移民的大量涌入确实不无关系。

另外,大量移民吃“救济”已经成为挪威社会的沉重负担。据挪威社会福利部门统计,在挪威政府发放的社会救济金当中,挪威人(含其他西方国家移民)与外来移民使用的比例相当,但两者的人口基数差别很大。换而言之,外来移民吃社会救济的比例比挪威本土公民要高出几十倍。

图片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