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晓明 刘 念 来源:《科学时报》

作者:李晓明 实习生 刘 念 来源:《科学时报》

来源:文汇报 作者:方艾青 日期:2015-02-06

“他们把我们当慈善家看待,但我们最终是想促动政府来把这些事关注起来。”

解决“三农”问题的核心是促进人的发展。从事发展经济学研究有年的张林秀发现,教育和交通水平对农村的发展影响最大,遂与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Scott
Rozelle联合发起了农村教育行动计划。这项至今持续5年的计划,是一项学者主导的大规模实验研究,不过它成功地把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公益基金会、企业、NGO以及校长、家长和孩子都紧紧连结在一起,并在国家政策层面不断获得回应。

皇家88平台注册 1

本报记者 李晓明 实习生 刘 念

本报记者 李晓明 实习生 刘 念

走近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张林秀: 用实验经济学改变农村孩子的命运

人们都说张林秀善于团结人。

11岁的王宁走上台,手捧发言稿,用稚嫩的声音一句一顿地念起来。那是一篇成人起草、带着浓郁官腔的致谢文字。

■方艾青

张林秀说,自己每天的状态都像小跑一样。项目的持续需要有人关注、有人赞助,她就是那个操心、跑腿和不断吧啦吧啦跟人讲REAP是什么的人。

台下的大人被这一幕逗乐了,嘴角含着笑,但都忍着,害怕“突兀”了这个远道而来的孩子。

30多个行动研究项目,为5万多个孩子发放200多万粒维生素片,为6万多名儿童检测贫血状况,为8000多名孩子配发眼镜,为4000多名儿童检测肠道寄生虫,为50多所小学配备近1300台电脑,发放1000多份从初中到大学的助学金……这是张林秀领衔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成立6年来交出的成绩单,而她所做的贡献远不止于此。

如今,REAP出版的项目简报的封底上,需要鸣谢的机构越来越多,除了大学,一些著名的电脑公司、药企、基金会也在其列。

王宁来自陕西省宁陕县筒车湾小学,这是她第一次来北京。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Scott
Rozelle有点不甘心,趁着王宁“致辞”的时间,绕过会场走过去跟主持会议的张林秀耳语了几句。

张林秀,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创新基地首席研究员,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不久前,因在基于城乡和区域协调的公共投资和公共服务研究领域所做出的突出贡献,她获评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5年来,农村教育行动计划已发展成为近70家科研机构、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和企业协力合作的跨国团队。许多社会人士也慕名而来,担任志愿者,而这支团队也总是海纳百川、来者不拒。

“小姑娘,能不能告诉这里的叔叔阿姨,你最喜欢电脑上的哪个游戏?”张林秀作起了现场访问。

张林秀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忙人”。每个周末,她不是在办公室工作,就是在去甘肃、云南等地偏远农村的路上。

农村教育行动计划的成功,离不开一支优秀的团队。

“是‘小熊过河’。”王宁回答说,“小熊要过独木桥,去外婆家,外面下着雨。我要做数学题,帮小熊过河。如果我做得慢了,水就涨上来了,小熊就去不了外婆家了。”

过去多年来,张林秀带领着她的科研团队深入中国农村,致力于贫困与农村发展研究。这位学者试图用大量的一手调查数据及宏观数据分析为依据,为农村政府公共财政资源配置提供有效的政策建议。有这样意愿的学者在当下并不多见,而更重要的是,她还屡获成功。

“很多人问我说,你们团队为什么配合得这么好?我觉得关键还是志同道合。”张林秀总结道,每个人都对农村教育以及社会公平非常关注。

女孩的童真,让在场的大人们忍俊不禁,报以热烈的掌声。

张林秀采用随机干预试验方法,在农村教育和儿童健康发展等领域开展了干预行动和规范、科学的评估研究,为推进农村教育和高素质的人力资本培育做出贡献。凭借这一点,她还获得了2014年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

“另外一个条件是,我们这个团队有毫无保留的精神。”张林秀伸出手,“我们中心的这个团队,核心人员也就一只手这么些人,可是我们每次调研可以发动100多个调查员。”

这是11月16日,“农村小学电脑辅助学习项目”在北京举行的一次现场交流会。对于这样真诚交流的场景和掌声,张林秀很熟悉。

触目惊心的数字 折射农村教育“有问题”

“像我们在西部做项目,我一个电话,那边就说:‘好!我们都整装待命。只要你发号令’,就这种样子了。”

张林秀是中科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创新基地研究员。这是她主持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中的数十个研究项目之一。

从最初研究劳动力转移和非农就业,到后来研究非农就业和土地利用形式转变之间的关联,再到农村公共服务和公共投资的效率,张林秀的研究始终聚焦于一个主题:缩小城乡和区域差距、消除贫困。

让张林秀骄傲的这支团队,是她花费了3年多的时间和心血带出来的。如今除了北京的几个团队成员,她还联合了西部7所大学形成了“地方部队”。

每次项目告一段落,她都会邀上台前幕后的各个参与方,一起分享收获,总结成败得失。

2005年,张林秀的团队曾对全国5省25个县100个村的2000户农民做过一项调查:农民眼中的道路、灌溉、饮用水、医疗和教育等公共服务,与5年前相比是变好还是变差了。

为了项目持续,张林秀需要常年跑农村。“我每次下乡,都是一个心灵纯化的过程。我发现,我们所拥有的,和他们所拥有的,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们在城里的生活太安逸了,有房、有车,想吃什么买什么。老乡们用粗糙的手拉着我们,我都觉得没话说。”

REAP是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下属的一个政策影响评估团队。2006年,从事发展经济学研究有年的张林秀真切地认识到,农村地区的发展、中国未来高素质劳动力的成长从根本上必须依靠教育。其后不久,张林秀和Scott
Rozelle发起了农村教育行动计划。

有点出人意料,这次调查显示,农民普遍认为社会公共服务正在提升,唯独对教育,大家褒贬不一。张林秀敏锐地觉察到其中的问题,开始着手研究,“越做越深、越做越觉得这是值得研究的领域”。

REAP项目做的过程和传统意义上的社会调查不一样。因为有行动,可以直接让老乡们得到好处,当时就改变他们的状况。每当争取到一个项目,西北大学的史耀疆教授就会对张林秀说:“我们又修了一座庙。”

依托中国科学院、美国斯坦福大学、西北大学等机构的研究力量,REAP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与众多的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和企业合作,历经数载,已确立了技术与人力资本、营养与健康、中高等教育机会三大研究领域,并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果与反响。

随着中国劳资成本的提高和自动化程度的提升,产业链转移是必然趋势。随着非熟练工种逐渐退出,低学历的年轻人该如何就业?来自农村的年轻人,没有好的身体素质,又该如何胜任工作?

REAP团队里也有一些做项目的人,自己说得痛哭流涕。但张林秀始终克制着自己的情感,“我不会说到什么地方就流眼泪”。

中国真正的挑战

“这不仅是如何培养未来劳动力的问题,而是到了10年、20年后,这些农村来的年轻人能不能就业的问题,这是国家战略层面上的事。”在张林秀看来,中国素来有重视教育的传统,近几年政府在教育领域确实投入了很多资源,但是对贫困地区的关注和倾斜力度还远远不够。

“感情是感情,他们把我们当慈善家看待,我们不是慈善家。更重要的是,首先我是个学者。学者做研究是站在中立的角度。我们是想把一些问题用科学的方法验证出来,最终是想促动政府来把这些事关注起来,决策怎么做更好。”张林秀说。

电脑机箱有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用途:当烧烤架。这种另类创新出自山区的孩子们。

张林秀的团队近期对河南开封附近县城和农村三年级至六年级的小学生做了一项数学标准考试,结果显示,越到高年级,城乡学生的成绩差距越大。她意识到,采取措施将城乡教育质量拉到平衡就已经是巨大的挑战,但这是必须接受的挑战,只有这样才能降低未来社会代际间贫困转移的概率。

慈善机构有人问张林秀:“你们干嘛这么热心关注农村学生?”

这是REAP发起农村小学电脑辅助学习项目之初调研时目睹的一幕情形。师生们不会使用和维修电脑,不会将电脑与课程结合,大量电脑被闲置,堆放在角落里,与电子垃圾无异。

不仅如此,在一些贫困地区,恶劣的营养、健康和卫生状况已严重影响到了儿童的学习效率和成绩。她的团队调研发现,陕西部分贫困地区儿童的贫血率达到40%;贵州部分贫困地区在校学生肠道寄生虫感染的比例达到了40%;陕西和甘肃部分贫困地区四、五年级学生的近视率分别为21%和27%,但超过80%的近视学生没有验配眼镜;在婴幼儿保育方面,陕西部分贫困地区比例高达50%的婴幼儿可能存在营养不良问题,21%的婴幼儿智力发育不良,33%的婴幼儿运动能力发育迟滞……

张林秀解释说:我们是从发展的角度看问题。将来10年、20年以后,主要的劳动力群体就是这些人。这些人如果不培养好,将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怎么保证?我们这些人将来会怎么活?

中国城镇家庭电脑的普及率已经达到60%,互联网渗透率是50%,而在农村,相应的比例只有5%和16%。这是一道巨大的鸿沟。

这些数字在张林秀看来“触目惊心”,她希望以干预试验和行动研究来寻找并证明,国家、社会可以用一些简单有效的措施来扭转这种差距越来越大的局面。“我们要通过实验经济学的研究,寻找出有效的方案给政府以提醒,告诉他们采取哪些措施会更有效。”

“别以为有钱就行。南美国家已经有案例在先了,贫富差距过大,社会一混乱,晚上加班你连家都不敢回,这个日子过得就不舒服了。”

张林秀深表忧虑。这道鸿沟不仅会影响农村孩子与城市孩子在未来劳动力市场中的公平竞争,甚至影响到10年、20年后中国的市场竞争力。

随机干预试验,可以影响政府决策

几句话下来,对方肃然起敬。

农村劳动力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但是这种大量使用非熟练工人、以量取胜的时代正在过去,劳动力供给规模开始朝着相反的轨迹发展。

2008年,张林秀和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ScottRozelle教授一起建立了旨在缩小农村教育差距、触及农村贫困家庭生活的政策影响评估团队——农村教育行动计划。

记者问:“REAP这些年的发展,收获最大的是什么?”

或许,真正的危机正在降临。贫困地区劳动力的现状很不乐观。

罗思高获得过科技部国际合作进步奖、中科院国际合作奖、中国国家友谊奖,他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研究中国问题,90年代初已开始与中科院合作研究中国的农业和农村经济问题。

“收获希望。”张林秀答,淡然而笃定。

中国大约有35%的学龄儿童在贫困农村地区。这一比例的背后,是超过5000万个6岁至16岁的儿童。

张林秀和罗思高认为,农村地区的发展和中国高素质劳动力的成长根本上必须依靠教育。越来越强的危机感促使他们暂时搁置其它的研究兴趣,首先致力于从营养与健康、信息技术、中学高中等教育机会方面帮助贫困地区的农村儿童改善教育条件。

记者注意到,REAP有一个寓意深刻的LOGO。它像一个学位帽,REAP及其全称字样构筑其方形底座,帽檐上耸,流苏垂下的地方,三束稻穗长起,勃然而有生气。

中国只有2%~4%的大学生来自贫困农村;在贫困农村地区,只有40%的初中高年级学生上普通高中……

与NGO或慈善机构不同,REAP是一个行动研究项目,从提出研究问题和研究假设,到进行基线调查、设置对照组、随机干预试验,再到评估试验结果,所有的干预活动都基于严谨的实验经济学方法,这是作为成果的政策研究简报得以影响政府决策的基础。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状况?REAP的研究表明,高中和大学的学费高是原因之一,但问题的根源在高中之前就开始了。贫困农村地区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质量普遍较低,孩子们还受到营养不良甚至疾病的困扰。

采访中,张林秀向记者展示了两本厚厚的政策研究简报。这些简报是张林秀最引以为豪的成果,也是罗思高最欣赏张林秀的地方。“她不仅在科研方面很有影响力,还将研究结果转化成有政策影响的东西,写基于实证研究基础上的政策简报送给各个县、省甚至是高层,分享我们的研究发现能怎样帮助中国做得更好。可以说,很少有学者能做到这点。”罗思高如此评价张林秀。

孩子就是未来的劳动力,如果这些未来劳动力素质储备不足,将是中国面临的真正挑战。

2008年至2013年的5年间,共有19份政策简报获得了国家领导人的批示、7份地方性的政策简报获得当地的支持和采用。近年来影响较大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就有张林秀团队的一份功劳。除此之外,她领衔的视力保护、微量元素补充等干预项目,最终都落实在了政策文件里。

“REAP就是想回答,我们能做点什么?有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什么办法?花多少钱?”每次,张林秀都这样介绍REAP。

从实施干预实验到形成政策建议,少则几个月,长则三到五年,团队需要不断地进行干预、佐证和评估。“我们是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的目的就是推动政策的改变。干预实验证明有效以后,我们制定详细的操作手册,政府一声令下,下面的人不用专家去辅导就能保证政策实施。所以,不能有模棱两可的结果,全部都要以事实为佐证,而且保证不是偶然因素造成的。”张林秀说。

回到农村小学电脑辅助学习项目,REAP团队想要尝试的是利用先进的计算机技术和教育,将农村的孩子培养成为适应新时代挑战的高素质劳动力。

成立6年来,REAP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多,团队规模也不断扩大。目前,REAP的核心成员约有50人,其余的工作团队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陕西师范大学、中山大学等多个高校,吸引了上百位各个领域的专家和学生。

她们需要科学地求证:在培养人力资本、减少城乡差距等方面,技术到底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

尽管如此,人手紧缺依然是REAP的瓶颈,个中原因在于,能系统掌握随机干预试验方法的人少之又少。为此,由张林秀牵头,在陕西师范大学成立了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旨在通过新型学科化发展的道路,吸纳更多学者、社会团体和政府加入这一工作。

用20个小时提高6分

受益于教育,也要反哺教育

REAP的项目设计和实施是一个复杂而严谨的过程。

张林秀走上研究道路,和其个人成长环境、求学经历有着密切的联系。

“我们的方案会非常详细。细到基线调研员怎么跟校长讲话、发短信,我们的语言表达方式都是一样的。”张林秀对《科学时报》记者说。

张林秀的父亲是朴实的农民,没上过学,甚至不理解什么叫“做研究”。但是,当张林秀告诉父亲,说自己忙着“替老百姓多说几句好话”时,父亲宽慰地说“积德了”。

“这就是我们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这些人家不一定知道,还以为你设计了几个问题,作了调查就完了。其实不是这样,我们做得很累。”

张林秀后来赴英国里丁大学攻读博士时,坚持博士论文要做中国案例。她的博士生导师对中国几乎一无所知,副导师主要关注东欧、俄罗斯经济,对中国经济也不甚了解。不过,两位导师给予了她充分的自由与资源,安排她到牛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等名校,与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充分交流。在学校的安排下,她的导师后来也来到中国。“只有暴露在本土环境下,他才能知道如何更好地指导我设计研究思路、把论文做好。”导师的这种开放式思维,深深地影响了张林秀的教学和育人理念。“我现在带学生也这样,如果他们有问题求助于我,而我自己也不懂,那我会帮他们牵线搭桥,让他们去找懂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