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新网10月27日电
据澳大利亚《澳洲日报》报道,悉尼大学正准备降低对中国学生的入学要求,并将目光投向了中国竞争激烈的高考考场,希望从中选拔出优秀的高中生到澳洲留学(微博)。

据澳大利亚《新快报》报道,又是一年期末考试的时候了,相信不少来澳洲的留学(微博)生此时正在辛苦备考,希望能够取得佳绩。然而不久前,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商学院(微博)
1200多人参加第一学期的BUSS 5000 Critical Thinking in
Business(商业的批判性思维)课程考试,300多名学生(37%)不及格,其中中国留学生占到八成,引起各方关注。

原标题:地位变了,中国学生不再是澳大利亚的“现金奶牛”?

  悉尼大学副校长Michael
Spence称:“目前,欲在悉尼大学攻读本科学位的中国学生必须通过一个基础课程,不过现在我们正在改变这一做法。实际上,很多课程学生们在高中就学习过了,而且中国高考(微博)的确可以筛选出一批优秀的学生。”

另外一门核心课程为BUSS6000 Succeeding in
Business(商业成功),也有大约12%的人挂科。这2个课程都是完成悉尼大学商学硕士(Master
of Commerce)的核心单元。

据《澳洲金融评论》消息,澳大利亚中国留学生人数的增长为中澳建立地区战略联系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一些澳洲政客和商业领袖们似乎并不了解中国留学生会为澳洲经济带来什么。

  Spence对Knight学生签证复审调查所提出的建议表示欢迎,认为先前联邦政府严厉的变革措施是属于“被误导的公共政策”。“之前的变革措施对很多中国家庭都很不公平。我们怎么能要求家长们将四年学费和生活费预先准备好存放在银行账户里呢?这对很多家长来说都是不情之请,就澳洲本土家长而言,他们也是要很努力地工作,才有钱将孩子送子送进大学。”

此事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造成不少议论,很多学生都认为学校无缘无故提高了挂科率是为了挣得更多的钱。据悉,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按300人来计算,总挂科费高达150万澳元。对此,悉尼大学否认故意让这些学习研究生商务课程的留学生挂科。

社会学家批评,不该将中国留学生视为“现金奶牛”,澳大利亚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或者担心中国学生会对本土校园生活或澳洲政治产生负面影响,而是应该寻找机会与刚成长起来的中国新锐企业家多接触。许多人是带着成功经验或家族企业背景来到澳大利亚的,在中国他们有自己开办或经营的业务,一般估值高达数百万澳元。这也是中国千禧一代的职业发展的新趋势,和上一代人不同,他们并不渴望在国家机构任职,对“铁饭碗”也没什么兴趣。

  Spence认为,中国留学生人数在今年仍保持稳定,而其他国家的留学生数量大多出现波动。此外,悉尼大学近期开设了中国研究中心(China
Studies
Centre),校方希望政府能拨款相助。据悉,澳洲国立大学建立“中国在世界”(China
in the
World)中心时,前陆克文政府顶住多方压力拨款5300万元相助,因此现在联邦政府也应该对悉尼大学提供类似的帮助。

是否中国留学生更容易挂科?或者说,中国来澳学生如何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呢?该报就此走访了悉尼几所大学的教师、院长,以及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工会。

互联网巨头腾讯旗下研究公司Penguin
Intelligence报告称,在1990年以后出生的中国公民中,约有50%希望自己创业;其中,已有19%已经开始创业。这在25-30岁之间人口比例是最高的,有多达40%的人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中国在世界这个机构的核心研究是宏观地缘政治,研究的是中国如何应对国际事务以及是否会成为一个威胁。但我校的研究中心关注的是中国民生社会。我们希望能与中国磋商一些普遍的问题,例如现代中国的公共政府和商学教育等。我们关心的不是理论层面的大问题,而是实际的社会问题,例如中国人口如此之多,其政府要如何做到初级卫生护理等。我们关注的是民生社会焦点,与澳洲国立大学的研究范围相互补足。”

挂科一定存在 宽进严出是澳洲大学特点

虽然中美贸易局势日益紧张,但澳大利亚有机会通过接触中国留学人群来发挥其软实力。悉尼大学MBA学生孟瑶(化名)就是一个例子。在大学学习期间,她会继续管理全球22名员工,这是她三年前创办的教育机构。她之所以选择继续学习是为了提高英语水平,同时充实自己的专业知识,只有这样她的公司才能走向国际化。

  Spence指出,悉尼大学目前正在进行三项与中国相关的全校研究,中国研究中心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项研究课题是总耗资4亿元的关于肥胖、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问题。“对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这些问题都值得认真思考。我校的第三个研究项目是关于中国的食品安全和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国的人口是全球最多的,因此粮食和食品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接受采访的麦考瑞大学商科和经济学院执行院长马克?盖博特(Mark
Gabbott)教授告诉记者,大学生出现挂科是正常现象,也就是说如果学生不够努力就有可能无法通过。这适用于留学生,也适用于本地学生他指出,留学生
一般如果个人努力不足、不积极听讲而缺课或者没有准备而匆忙参加考试,就有可能表现不佳。

悉尼大学副校长Eric
Knight表示,孟瑶不是一个个案,可以看到中国留学生在校园创业课程中选修人数迅速增长,悉尼大学的“创业加速孵化器”课程变得非常热门。此外,中国企业高管开始在澳大利亚寻找商机,他们中许多人将澳大利亚视为新产品和服务的测试市场,特别是在悉尼和墨尔本华侨众多的地方。这意味着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公司通常会直接或通过子公司在澳大利亚进行某个产品测试或首发,以便在全球推广之前,测试其商业可行性。

分享到:

接受采访的悉尼大学博士、前商学院学术讲座讲师佩顿(Michael
Paton)告诉记者,也许是中国与澳大利亚的教育体制稍有差别,“宽进严出”的特点让留学生不太适应这样的要求。他指出,悉尼大学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标准
“挂科率”,因此期末考试的成绩和挂科情况按照课程各有不同,但基本上挂科率处于1%至45%之间。他说,在1971年是新南威尔士大学曾经有一门化学课
造成45%的学生挂科。

悉尼大学副校长Eric
Knight认为,澳大利亚高校需要进一步投资开设世界一流的创业课程,使澳洲能够吸引和留住最优秀的商业人才,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其他国家人才。他说:“如果澳大利亚因担心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未能吸引和留住中国留学生人才,那么它将错失掌控亚洲市场的机会。”

“留学生挂科存在三大根本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