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预计到2015年全国城市化水平将达到54.45%,2020年将提前提升为61.6%,届时将进入城市化的成熟发展阶段,将有超过60%~7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这将会给本该超载的中国城市带来巨大压力。对此,党的十八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连续提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把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全面融入城镇化全过程,走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新型城镇化道路。

创新: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建设创新型城市。

张平表示,城镇化是今后一个时期我国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今后还要引导城镇化健康地发展,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城镇化的质量和水平。

未来应警惕资源瓶颈与数字陷阱

环保:促进环境可持续发展,建设国家环境友好型城市和环境保护模范城市。

城乡二元结构仍有较长过程

我国的快速城镇化进程同时引发出日益严重的资源环境保障“瓶颈”。研究表明,从1980年~2005年的过去25年间,我国城镇化水平每提高1%,所消耗的水量为17亿立方米,占用的建设用地为1004平方公里,消耗的能源为6978万吨标准煤,2006年~2030年的未来25年,我国城镇化水平每提高1%,所消耗的水量将达到32亿立方米,占用的建设用地将达到3459平方公里,消耗的能源将达到20135万吨标准煤。也就是说,未来25年我国城镇化水平每提高1%所消耗的水量、占用的建设用地、消耗的能源分别是过去25年的1.88倍、3.45倍和2.89倍——这意味着未来取水、批地和能源获取的难度也将越来越大,未来我国城镇化进程中将面临日益严重的资源与能源环境压力,快速城镇化面临的资源环境保障形势日益严峻。

正确处理好城市化“提速”与“提质”的辩证关系,推行适速适度紧凑型城市化发展模式。如何确保国家走健康城市化道路,关键在于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推行适速适度的城市化,正确处理好城市化速度与质量的辩证关系,使城市化速度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相适应,与城市发展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相一致。这就要求在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对未来我国城市化水平作出科学准确的预测,逐步淡化城市化水平的高增长指标,突出城市化发展质量的量化指标和城市化进程的资源环境约束指标,保持合理适度的城市化增长率,该快时慢了不行,该慢时快了也不行,城市化水平每年增长速度以保持在0.6~0.8个百分点为宜。

又讯 据新华社电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6日表示,目前城镇化发展规划正在编制中,同时也在研究制定促进城镇化发展的政策意见;他表示,将积极推进城市群建设,全面提升东部城市群发展水平,在中西部资源(9.21,-0.02,-0.22%)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的地区培育壮大新的城市群。

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过程中,除了面临着日益加大的资源环境保障“瓶颈”外,还要谨防可能遇到的一系列新型城镇化“陷阱”,具体表现为:一是全国范围内可能形成新一轮“以城镇化速度论英雄”的不良势潮;二是地方政府假借推行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沿袭单一的“土地城镇化”老路,在全国范围内出现新一轮变相的“造城”运动;三是依托单一的土地城镇化引发新一轮“老区新扩”和“新区新设”,城市建成区面积过度扩张,土地闸门失守;四是政府过分依靠城镇化带来的GDP增长,把城镇化作为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和“万能钥匙”。

智慧:促进知识可持续发展,建设数字城市、智能城市和智慧城市。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城镇化予以详尽阐述并提出了发展愿景。城镇化的成本谁来负担?城镇化应如何规划?如何实现城镇化和农村现代化同步发展?代表委员以及专家围绕这些问题给出了各自的答案。

在新型城镇化发展过程中,一定要正确处理好新型城镇化“提速”与“提质”的辩证关系,把提升城镇化质量作为重中之重,推行适速适度紧凑型城镇化发展模式,使新型城镇化速度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相适应、与经济质量、社会质量及资源环境保障质量相适应,与城市发展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相一致。逐步淡化城镇化水平的高增长指标,突出城镇化发展质量的量化指标和城镇化进程的资源环境约束指标,保持合理适度的城镇化增长率,不宜太快,每年增长速度以保持在0.6~0.8个百分点为宜。重点加强城镇基础设施建设,集约高效利用城市土地,多渠道增加就业岗位,改善城镇环境质量,完善城镇社会保障制度,确保市民和农民享受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务,确保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共同宜居,共同分享城市建设成果、城市文明和美好的城市人居环境。

方创琳,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区域与城市规划研究中心主任,城市发展研究室主任。近年来主要从事城市发展与规划研究,主编出版专著17部,发表论文260余篇,提交的被党和国家领导批示的重要咨询报告和重大规划30余份。

城镇化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

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新型城市化发展模式应该以推进健康城镇化为总目标,按照“循序渐进、城乡协调、集约高效、因地制宜、以大带小、多元推动”的原则,以不断提高城镇化发展质量为核心内容,引导城镇化保持合理的增长速度与适度的发展规模,引导发展城市群,控制发展特大城市,合理发展大中城市,鼓励发展小城市,积极发展小城镇,推进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形成由城市群和大、中、小城市、小城镇及城乡协调发展的健康城镇化格局,形成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经济高效、社会和谐的城镇化健康发展新格局,真正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紧凑型、高效型、节约型和差异化”的健康城镇化道路。

3.中国新型城市发展模式对城市发展的全新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已经经历了近60年的曲折发展历程,同世界上所有国家一样,中国城市化进程基本符合城市化发展的“S形”曲线规律,我国花了近47年的时间完成了城市化发展的起步阶段,从1996年开始进入城市化发展中期的快速成长阶段,到2010年城市化水平首次超过50%,再到2011年达到51.23%,表面上看已经逐步接近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看似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型社会”。而实际上至少有20%的水分,这种情况导致中国今天“账面”上的城市化水平与真实的城市化水平不一致,中国城镇化整体处在亚健康状态。

4.中国城市化不应该是“耗出来”的城市化

让农民有融入城市的本钱

■新型城镇化应警惕资源环境保障“瓶颈”外,还要谨防数字“陷阱”。

中国新型城市化发展模式要求城市发展按照“高效、低碳、生态、环保、节约、创新、智慧、平安”的16字方针,建设具有中国特色并具有国际影响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新型城市,推动城市由亚健康向健康的战略转变。

城镇化工作启动前,地方政府应对未来人口结构、分布、素质等方面的变化趋势进行研究和预测,将大中小城市、小城镇和新农村发展相协调,做好城乡统筹;将城镇化与工业化相协调,处理好城镇化速度与质量的关系;将资源的集约利用、城市的宜居性与可持续发展相协调,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九三学社中央

■“账面”上的城镇化水平与真实的不一致,城镇化整体处在亚健康状态。

但绝不等于“伪城镇化”

你算算,就业保障、住房、社保、医保、子女教育,种种问题加一块,投入可不少。尤其是住房,就是在二三线城市,一个四口之家的农民工家庭,没有10万元以上的积蓄,怎么能融入城市?

(方创琳: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

1.中国城市化不应该是“算出来”的城市化

城镇化一定要与农业现代化同步。只有部分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稳定生活,才能实现土地集中,才能发展现代农业;而城镇化的发展,不仅可以帮助农业现代化,而且可以向农村辐射更好的公共服务。

■未来应当形成由城市群和大、中、小城市、小城镇及城乡协调发展的健康城镇化格局。

中国城市化处在亚健康状态的表现形式

应警惕农村劳动力短缺现象。“80后”“90后”年轻人离开农村后大多不愿返回,严重影响农村生产力。

在质量跟不上速度的现状下,城镇化应以适度紧凑型模式推进

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的限制,在部分地区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城镇化过程不彻底、城镇化水平不真实、城镇化质量不高、城镇化机制不健全等“不完全城市化”或称“半城市化”现象。这种现象是指受我国城乡分割的户口制度约束,大量农村产业工人虽然居住在城市并被计算为城市常住人口,但其并不能与城市市民同等享受到城市的各类公共服务,这是我国城镇化“亚健康”状态的表现,本是我国城镇化过程中可以逐步改变并最终消除的正常现象,绝不影响我国推进健康城镇化发展战略目标实现的大局。然而近期被学术界一些个别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和新闻媒体部分人员片面地概括为“伪城镇化”。这种提法是极不科学,也很不严肃的事情,迫切需要从维护国家城镇化健康发展的全局性战略高度,客观分析出现“伪城镇化”现象的成因并及时推行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

成本

城镇化不能单单以速度论英雄,特定区域内城镇化速度是否合理,人口城镇化过程是否健康、经济城镇化过程是否高效、社会城镇化过程是否和谐公平,要以发展质量为衡量指标。中国城镇化快速发展过程中,质量显然未能跟上速度。有人调侃说,中国的城镇化是“算出来”、“比出来”、“拆出来”、“耗出来”、“染出来”和“挤出来”的。我国现行城镇化水平已超前于工业化水平2.49个百分点,城镇化速度超过工业化速度3.1个百分点,导致城市就业岗位不足,城乡居民公共服务水平低,城市经营效率低下,农民市民化与本土化难度大,城市水荒、电荒、地荒、房荒、民工荒等日益突出,资源与生态环境保障问题日益严峻。

1.中国新型城市化发展模式坚持的基本方针

城乡一体

中国城市化整体处在亚健康状态,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农业大学校长王志刚

中国正处在城市化转型的关键时期,表现为城市化水平过半的关键时期、城市病问题突出促使城市化质量提升的关键时期、城市化加快面临资源环境压力严峻的关键时期,城市化与工业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四化”协调发展的关键时期,党的十八大报告力推城镇化战略促进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中国的城市化不仅决定着中国的未来,也决定着世界城市化的未来。

他介绍说,国家发改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编制中国城镇化发展规划,如果顺利的话,今年上半年有可能出台。他解释说,出台规划的目的,就是引导城镇化能够有序、健康地发展。一方面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趋势,另一方面还能扩大内需。

立足我国资源环境实际,推行健康城市化发展模式。健康发展型城市化模式是城市化的终极模式,具体包括六大基本内涵,即: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的城乡协调发展的城市化;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城市化;区域协调发展的城市化;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城市化;市场调节与政府调控相结合的城市化;健康的领导意识与健康的心态相结合的城市化。

徐宪平表示,城镇化发展规划的编制思路将“以人口城镇化为核心、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综合承载能力为支撑、以完善体制机制为保障”。具体来说,以人口城镇化为核心,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不断提升城镇居民生活品质;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优化城镇化空间布局和城市间分工协作,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以综合承载能力为支撑,增强城市经济、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资源环境对人口的承载能力。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先后经历了1953年“一普”、1964年“二普”、1982年“三普”、1990年“四普”、2000年“五普”和2010年“六普”共六次人口普查,每次人口普查均采用了不同的城乡人口划分标准。现行的城市化水平有些年份采用非农业人口,有些年份采用城镇人口,有些年份和有些地区累加了常住一年以上的流动人口和常住半年以上的流动人口取其半数加入测算,等等。由于城镇人口统计口径和测算方法不尽统一甚至混乱,导致对城市化水平的计算结果不尽一致,总体上偏高。特别是“六普”数据结果表明,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665575306人,由此推算,2010年底我国城市化水平达到了49.68%,高于2010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47.6%约2个百分点,这就意味着全国约有2600万人到底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无法定论。2011年国家统计局出版的《中国统计摘要》中又将2010年中国城市化水平进一步调整提升为49.95%,2011年当年城市化水平突然达到了51.27%,进入了城市化水平首次超过50%的所谓“城市型社会”的关键时期。这种情况造成中国城市化是“算出来”的城市化的不合理现象,成为了事实上的数字城市化,过分地陶醉在城市化水平的计算中,但真实的城市化水平到底是多少,至今没有一个科学合理的通用算法。

建言献策

生态:促进生态可持续发展,发展生态经济,建设生态城市和生态文明城市。

昨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在参加新闻发布会时表示,我国城镇化的发展,需要提高质量和水平。同时,国家发改委正协同有关部门,编制中国城镇化发展规划,预计上半年即可出台。

以健康城镇化发展道路为指引,提出中国城市化进程由亚健康迈向健康的五大新模式: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党委书记颜辉

皇家88平台注册 1

张平称,城镇化也存在问题,比如不少农民工以及随迁家属进城后,还没有能够真正地、完全地享受到城市的生活。这种二元结构还会经历一个较长过程。

中国城市化进程已经经历了近60年的曲折发展历程,同世界上所有国家一样,中国城市化进程基本符合城市化发展的“S”曲线规律,我国花了近47年的时间完成了城市化发展的起步阶段,从1996年开始进入城市化发展中期的快速成长阶段,到2010年我国城市化水平已达到47.6%。我国城市化水平已经逐步接近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预计到2020年,全国城市化水平将达到54.45%,2030年提升为61.6%,届时将进入城市化的成熟发展阶段,将有超过6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即使这样,我国同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的城市化水平差距仍很大,中国城市化的特殊国情决定了在短期内根本无法实现赶超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目标。

中国人多地少,城镇化要推进,绝不能危及粮食安全。城镇化率如果超过60%,意味着七八亿人进城,资源能源能否支撑也是个问题。城镇化更多要实现内涵式发展,有意识地把产业布局分布到中小城市。如果小城市无业可就,那农民还怎么融入?——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何健

6.努力协调好城市化与资源环境之间的胁迫关系,提升城市化的资源环境保障程度

规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