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校方表示,在章莹颖最后出现的地方建立一个纪念花园,当地时间11日该花园举行揭幕和纪念仪式。

检察官还表示,在更接近2019年4月3日审判日期的时候,不应考虑改变审判地点,并且网上的负面评论和由辩护团队提供的民意调查,并不能将审判移至他处。检察官还说,皮奥利亚的审判对证人来说是不方便的,因为大多数证人都住在尚佩恩县。

  中新网10月19日消息,据美国侨报网报道,赴美中国学者章莹颖失踪案,当地时间18日曝出重大案情细节,一名与嫌犯克里斯滕森关在监狱的线民作证说,克里斯滕斯向章莹颖出示警徽,冒充警察诱拐她上了车。

称当地民众有成见 嫌犯律师曾要求改审判地点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最后一次被见到,是在2017年6月9日,她在校园的一个公交车站附近,上了克里斯滕森的汽车。

  “就像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一样,查尔斯顿教堂的枪击事件以及随后的起诉,引起了广泛的地方性媒体、全国媒体和国际新闻报道。”联邦检察官柴尔德里斯(John
Childress)写道,
“尽管有这样的报道,各方仍能在查尔斯顿找到公正的陪审员,审判仍在那里进行。”

在靠近Campbell
Hall大楼处,碎石铺的小路直通公交车站旁边的长椅,长椅旁立着一块石牌,上面用中英语写着章莹颖的名字,以及这块纪念石碑的来历。

章莹颖的家人说:“我们强烈希望针对她的凶手的案件的审理地点,仍在厄巴纳的联邦法院。”、“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方便的,能给我们提供最多的情感支持,还能让我们离女儿最后一次被看到的地方很近。”

  据The News
Gazett报道,今年9月,克里斯滕森的律师要求将审判移至皮奥利亚(Peoria),理由是媒体广泛报道、网上负面评论和民调显示,厄巴纳地区76。5%的受访者熟悉此案,超过皮奥利亚地区59%的受访者。

综合报道,自2017年6月9日至今,中国学者章莹颖在美国失踪已有1年多,有关失踪案的消息仍牵动人心。近日,章莹颖失踪案传出新进展:针对嫌犯克里斯滕森律师上月提出的希望改变审判地点的动议,章莹颖家人也要求法官希望能继续在女儿遇害地法院审判嫌犯。此外,章莹颖出事地纪念花园也于日前揭幕。

本周,检察官还对辩方8月份提出的20多项动议做出回应。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最后一次被见到,是在2017年6月9日,她在校园的一个公交车站附近,上了克里斯滕森的汽车。

检察官说,媒体报道更多的案件都是在犯罪发生的地方审理的,比如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以及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一座教堂杀害9人的案件。

章莹颖的家人还说,他们与当地的华人社区建立了联系。当地的华人社区可以为其提供交通等帮助,“虽然知道皮奥里亚是个不错的地方,但它无法像我们在厄巴纳-香槟(Urbana-Champaign)那样,为我们提供更多的支持。”

  据当地媒体报道,检方这周获得了一名2017年与克里斯滕森一起关在梅肯县监狱的线民的证词。虽然辩方坚称该线民是受到了执法机构的指使,但检方说,他刚好被关在克里斯滕森的隔壁,两人因此建立了联系,后来执法机构才获得了相关证词。

检察官还表示,在更接近2019年4月3日审判日期的时候,不应考虑改变审判地点,并且网上的负面评论和由辩护团队提供的民意调查,并不能将审判移至他处。检察官还说,皮奥利亚的审判对证人来说是不方便的,因为大多数证人都住在尚佩恩县。

据当地媒体报道,检方这周获得了一名2017年与克里斯滕森一起关在梅肯县监狱的线民的证词。虽然辩方坚称该线民是受到了执法机构的指使,但检方说,他刚好被关在克里斯滕森的隔壁,两人因此建立了联系,后来执法机构才获得了相关证词。

  据称,克里斯滕森告诉这名线人,“他向章莹颖出示了警徽,告诉她他是一名警察,从而诱拐她上了他的车。”检察官写道。

本周,检察官还对辩方8月份提出的二十多项动议做出回应。

报道称,在本周提交的法庭动议中,检察官和章莹颖的家人表示,他们希望继续在厄巴纳(Urbana)对克里斯滕森的审判。

  章莹颖的家人说:“我们强烈希望针对她的凶手的案件的审理地点,仍在厄巴纳的联邦法院。”、“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方便的,能给我们提供最多的情感支持,还能让我们离女儿最后一次被看到的地方很近。”

在法庭文件中,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公布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在皮奥里亚会更容易找到一个无偏见的陪审团。

据称,克里斯滕森告诉这名线人,“他向章莹颖出示了警徽,告诉她他是一名警察,从而诱拐她上了他的车。”检察官写道。

  尽管克里斯滕森坚持说他在几个街区外让章莹颖离开了,但他还是因涉嫌绑架于2017年6月30日被捕。这一指控后来升级为绑架导致死亡,尽管章莹颖的遗体尚未被发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