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地球环境所曹军骥研究员与青藏高原研究所徐柏青研究员合作牵头完成的冰芯黑碳研究论文,日前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Proceeding
of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USA)发表。

来源于自然森林/草原大火、人为生物物质和化石燃料燃烧的黑碳(Black Carbon,
BC)是当前全球变化仅次于温室气体的重要影响因子。正确评估黑碳排放的历史变迁以及人为排放的贡献是准确评价人类活动对气候、环境变化的影响和合理制定减排政策的重要依据。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徐柏青课题组利用西风带影响典型区域慕士塔格山的冰芯黑碳和左旋葡聚糖的百年历史(1875-2000
AD)记录,系统地分析了自然火灾和人类活动在不同历史时期对黑碳排放的贡献。

图片 1

该文通过青藏高原5支冰芯黑碳过去50年变化历史的恢复研究,结果表明50年代至60年代欧洲黑碳高排放对青藏高原西部、北部的冰川融化有重要贡献;80年代中期以来青藏高原东南部与南部雪冰黑碳含量的持续增长则显示南亚地区的黑碳排放在青藏高原冰川中的积累占主导作用。

此项研究发现,在1875至20世纪70年代期间,冰芯黑碳年平均含量较低。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起黑碳含量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至20世纪80年代末期达到最大值,并在90年代呈现显著地下降。研究表明,冰芯黑碳含量的这种变化特征同中亚-东欧的人类活动历史紧密相关。另外,此项研究结合对生物质燃烧具有明确指示意义的左旋葡聚糖含量变化,发现在20世纪40-50年代森林/草原大火频发,而在20世纪70-90年代,人为活动对黑碳排放的贡献显著增强。

纳木错流域扎当冰川在夏季强烈消融。康世昌供图

进一步的计算表明,在过去20多年来冬春季节爆发的南亚大气棕色云将黑碳颗粒带至青藏高原东南部,对加剧冰川的融化有重要影响,并且这种影响随着冰川表面积雪的融化,黑碳在冰川表面的进一步积累而得到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加强。

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Atmospheric
Environment
上,助理研究员王茉为第一作者。

黑碳是化石燃料和生物质燃料燃烧产生的一种污染物,被认为是加速冰雪消融的元凶之一。我国科学家与瑞典科学家合作,给出了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黑碳来源的最新证据。这一成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的《自然-通讯》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