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亚裔性格”让你上不了哈佛?长久以来,很多人怀疑哈佛大学利用”性格分”减少亚裔学生的录取人数。在美国大学申请论坛College
Confidential上,经常会看到网友留言:”要是你不是华裔,肯定能上哈佛”。当地时间15日,哈佛歧视亚裔案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开庭。美国《华盛顿邮报》说,此次庭审将把一系列哈佛大学高级管理人员放在证人席上,这个场景有望为人们了解哈佛的招生细节提供一个罕见的公众视野。案件的最终判决也将对美国高校今后的招生程序产生深远影响。开庭据美国《纽约时报》15日报道,由美国保守派法律策略师爱德华·布鲁姆创办并领导的非营利组织”大学生公平入学”2014年状告哈佛大学在招生中系统性歧视亚裔,以”种族平衡”政策为由,压低亚裔申请人的个性评分(包括领导力、同情心、勇气等),把很多成绩优于其他族裔的亚裔申请者排除在录取范围之外。在15日的开庭陈述中,原告的代理律师莫塔拉表示,该诉讼并非反对校园多样性,而是关于”哈佛对亚裔申请者做过什么和正在做什么”。莫塔拉说,2014年以前,哈佛大学将招收亚裔学生的比例长期控制在20%或以下。哈佛大学聘请的首席律师威廉姆斯·李则坚称哈佛大学招生程序合法,而考虑种族因素是出于保障校园多样性的需要。他说,当他40多年前第一次出现在联邦法院上时,全场除了他是亚裔,其他人都是白人,”无论如何,现在都不会倒退到过去”。据”美国之音”报道,15日和16日首先接受质询的是自1986年就从事哈佛大学招生工作的菲茨西蒙斯。此人被认为是”整体招生标准”的设计师,也就是不仅要考虑申请人的学习成绩,还要考虑他们的课外活动、经历和个性等因素。美国《华尔街日报》称,质询问题包括:为什么亚裔申请人在学习成绩和课外活动上得分最高,而在个性上却得分最低?2013年哈佛的一项内部调查发现亚裔申请人录取机会减少,为何没有采取行动?
这一案件的审理预计持续3周,之后,法官将做出裁决。不过此案最终有可能提交至美国最高法院。”美国之音”报道说,在此案开审的前一天,数百人聚集在波士顿举行了两个不同的集会。一方聚集在”哈佛:停止歧视亚裔学生”的横幅下,另一方参与者则身穿印有”捍卫多元化”字样的T恤。《纽约时报》称,虽然此次被告只是哈佛大学,但其余的常春藤盟校已经,他们提交了一份联合辩护状,称对哈佛大学的不利裁决将损害整个学术界的多元化努力。控辩要上同样的名校,亚裔SAT要考1550分,白人1410分,而非裔只需要1100分(英文和数学满分是1600)据《纽约时报》报道,原告已经举出的证据包括,哈佛大学研究办公室撰写的录取情况汇报初稿。报告内容显示,与其他因素相比,对亚裔美国申请人作出的”个性评分”往往会显着地拉低他们被录取的机会。英国《金融时报》称,原告的数据分析显示,就算成绩以外的综合条件一样,亚裔的录取率也比其他族裔更低。如果根据成绩、课外活动等多重因素打分,亚裔男性的录取率是25%,但假如把族裔改成白人的话,录取率会上升到35%。如果再把族裔改成非裔,录取率会达到惊人的95%。早在2009年,两位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就从数据里发现,在满分1600的SAT考试中,亚裔居然要比白人考高140分、比非裔考高450分,才能保证录取率一样。《纽约时报》称,哈佛的辩护律师认为这份录取情况报告并不完整,这份内部报告的真正目的是评估低收入学生群体的录取情况。哈佛在周一暗示,它将做的辩护包括,原告把录取数据的某些方面塘塞过去的做法,削弱了他们的案子,比如一些数据显示,对某几类亚裔美国人不存在歧视。哈佛的律师李说,包括申请人的意向专业以及父母的职业在内的其他因素,在决定学生是否被录取上,比种族因素起更重要的作用。一旦把这些因素考虑进来,对原告宣称的歧视的统计支持就会消失。哈佛面试官讲述如何打”性格分”教育展上,一名国外高校的招生负责人在对学生进行面试。Kshir
Sagar是哈佛校友,曾担任过哈佛面试官。他在《金融时报》上撰文说,性格分的一个重要依据是面试官的打分。这些面试官绝大多数是哈佛校友,在业余时间和申请学生面对面的沟通,全面了解他们的性格和兴趣爱好。在所有族裔中,亚裔获得面试官的评分最高,白人居次,非裔的得分最低。但是,学校招生官在拿到校友面试官的打分之后,在综合打的性格分数中,族裔排名的顺序却反了过来:非裔的性格分数最高,白人居次,亚裔的性格分最低。Sagar表示,也正是这一现象让外界怀疑,这个”性格分”并非是为了筛选出德智双全的申请人,而是招生办为了控制族裔人数所使用的手段。Sagar认为,哈佛招生办的性格打分不仅有种族歧视的嫌疑,其有效性也十分可疑。性格分包含了”幽默感”、”勇气”、”亲和度”等打分项,但至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性格特征对学生在校园里的表现有影响。另外,就算在熟人之间,如何判断他人的”勇气”都是个难题,更何况是素未谋面的招生官用分数帮学生评断。作为哈佛面试官,Sagar在面试申请者时,的确能从沟通中观察出学生的性格差异——有些申请者在言行举止中透露出幽默和随性,另一些申请人回答问题前的停顿显示出言语谨慎。但是,在生活中,幽默感重要还是责任心更重要都是个无解之题,在大学录取中亦是如此。涉及多维度的性格差异必然无法用单一的综合性格分体现。这样根据主观判断打出来的综合性格分,只能体现出招生官的喜好和偏见。犹太裔也曾因性格被排挤Sagar表示,哈佛等名校也并非第一次使用”性格分”来筛选申请者。哈佛”招生办”的创始就是以”性格”为由来控制犹太裔学生入学。在20世纪初,只参考学校成绩作为申请依据的哈佛,学生主体是家境殷实的新教徒,但之后,有越来越多的犹太裔移民子女通过出色的考试成绩入学,人数比例从1908年的6%迅速增长至1922年的28%。当时的哈佛校长Lowell向校董提议,打算把犹太裔学生人数控制在15%以内,但该提议被泄露后遭到多方反击。于是Lowell建议成立”招生办”,在学术成绩以外考察学生的”性格”、”品行”等主观因素,中断了哈佛只以学校成绩为根据的录取标准。从结果来看,Lowell的”招生办”政策非常”成功”,在Lowell1933年退位时,犹太裔学生被控制在总数的10%。

他的SAT考试、三次SAT专科考试和九次大学先修课程考试成绩无懈可击,在592名高中同届同学里排名第一。负责审核其哈佛大学申请书的招生官员称他是“公认的尖桩篱笆”——也就是美国梦的化身,这位官员说,“我猜我们得和普林斯顿争这个人。”  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一起针对该校的诉讼,揭示了其招生过程中鲜为人知的几个方面。  但是到最后,这名学生被列入候补名单,最终没有进入哈佛大学。  向哈佛提出申请的几代高中生们都认为,如果他们符合所有标准,就会被录取。  但在幕后,哈佛大学令人畏惧的招生官员还有另外一整套标准,是那些雄心勃勃的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所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他们或许也无法满足这些标准。这些官员讲的是一种秘密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DE”、“Z名单”和“院长关注名单”——他们还有一个筛选系统,其中的条件包括申请者来自哪里、父母是否从哈佛毕业、他们有多少钱,以及他们是否适合学校的多样性目标,这一切可能跟SAT考1600分满分一样重要。  这一神秘的遴选过程因一项诉讼而受到关注,该诉讼指控哈佛在招生过程中利用种族平衡,以一种歧视亚裔美国人的方式来调整招生工作,违反了联邦民权法。哈佛说自己没有歧视行为。在诉讼过程中,不顾哈佛大学以透露商业机密为由的反对,数百份入学文件得以提交,最近几周,法庭还要求公开许多之前涂黑过的部分。  “我希望未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不会以此界定自己的身份、或是把这看成对他们的潜力与成就的否定——顺便说一句,我高中毕业后也没有被哈佛大学录取;即使到了今天,我也不会让当初的我入学,”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拉凯什·库南纳(Rakesh
Khurana)说。他本科读的是康奈尔大学。  这场诉讼由一个名为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的反歧视行动小组提起,它重新启动了在入学录取时考虑种族因素的全国性辩论,其范围涵盖了从大学直到小学。  该辩论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小马丁·路德·金博士(Rev.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于1968年被暗杀是一个转折点,促使大学加倍努力,令其学生构成更能代表美国社会。  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  但是,尽管有长期遭受歧视的历史,亚洲人仍是一个被忽视的少数群体。直到1976年,哈佛大学并没有将他们视为少数群体,禁止他们参加少数族裔新生酒会。他们有一种二者皆非的特性——既没有其他有色人种学生的团结,也没有白人的社会地位。  从那以后,招生录取率越来越低。每年约有4万名学生申请,大约2000名学生会得到入学通知,可以在大一新生班级的1600个座位中拥有一席之地。今年的申请获批率不到5%。在2019级的2.6万名国内申请者中(该诉讼与国际学生无关),大约3500人在SAT数学考试中获得满分,2700人在SAT词汇考试中获得满分,超过8000人拥有全优成绩。  入学筛选随之开始。哈佛大学把全国分为大约20个地理“备审表”,每个备审表都被分配给一个对该地区及其高中有深入了解的招生官员小组委员会。  一般来说,有两三个招生官员或审阅者会从五个方面对申请者进行评定:学术、课外、体育、个性和“综合”。还有一位校友面试官会对候选人进行评定。  哈佛大学表示,对于一些申请人来说,它也会考虑“小奖励”或者说招生优势。原告称,学院向五个群体提供小奖励:少数族裔;继承群体,即哈佛或拉德克利夫校友的子女;哈佛捐助者的亲属;工作人员或教职员工的子女;以及学校招募的运动员。  哈佛是否在惩罚亚裔美国人群体——实际上就是“小奖励”的反面——是当前诉讼的核心。教育部1990年的一份报告表明,哈佛没有对亚裔美国人给予奖励。哈佛大学2013年的一份内部报告表明,亚裔美国人身份与入学率呈负相关,原告的专家分析也是如此。但哈佛大学的专家使用不同的统计方法,认为亚裔美国人中的两个亚群体(女性和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申请人)入学率的适度上升可以证明,歧视主张从整体而言是站不住脚的。  哈佛大学表示,他们每年都在努力建立一届“公民和公民领袖”构成的多元化学生,他们将帮助塑造社会的未来。  法庭文件显示,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增加学生的入学机会。精明的校友希望通过为哈佛大学做志愿者(也许是招生面试官),可以为子女赢得优势。  在“院长关注名单”或“主任关注名单”上获取一席之地也是有帮助的。这个名单并不是人们熟悉的那种成绩优异、受到大学院长认可的学生列表。根据法庭文件,它们以院长和招生主任的名字命名,上面是与捐赠者有利益关系,或与哈佛有关系的申请者姓名。  最终决定由一个大约40名招生负责人组成的委员会在3月份用两三周的时间做出。在会议室碰头的时候,他们会就那些在录取和拒绝之间“待定”的候选人展开争论。  法庭文件还查阅了哈佛大学鲜为人知的Z名单,有点像是为招生工作留的后门。  哈佛对Z名单保持着沉默,法庭文件中关于该名单的大部分信息都经过了涂黑处理。原告表示,这份名单上都是些成绩介于合格与不合格之间,但哈佛又想录取的申请者。他们往往是一些关系很厉害的人。他们可能从候补名单上“被Z了”(对,是一个动词),在推迟一年的条件下保证被录取。  2014届至2019届期间,每年约有50至60名学生通过Z名单录取。原告说,这些人大部分是白人,一般家里有人在哈佛读过书,或者是院长、主任希望录取的学生。  1995年至2000年期间担任哈佛大学招生人员的查克·休斯(Chuck
Hughes)描述了他在职期间对少数族裔申请人的一项特别审查。  他说,一开始所有有竞争力的申请者至少都有两位审读人研究过他们的档案。他说,一些少数族裔申请者还会有第三位正在考虑整个班级种族构成的审读人进行评估。  “如果一个不确定的案子涉及少数族裔候选者——一名亚裔、一名非裔、一名西裔或者一名原住民,那么这些人的文件档案将会交给正在考虑该特定族裔整体候选情况的审读者来评估”  休斯说,这种做法在他入职哈佛之初就已经停止了。  但法庭文件描述了一个一直在采用的、名为“剥夺优先权”的方法,原告表示,它用于调整班级的学生构成。  哈佛周五提交给法庭的回应中说,申请文件中的所有信息都是在“剥夺优先权”期间考虑的,而且剥夺优先权并不是为了控制班级的种族构成。  原告称,针对申请者的性格和个性的个人评分,是哈佛大学最为隐秘可疑的招生标准。他们说,亚裔美国人通常被描述为勤奋、聪明,但不突出、难以区分,对于许多亚裔人士来说,这让人想起令人痛苦的刻板印象(那个被称为“公认的尖桩篱笆”的申请者就是亚裔美国人)。  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库南纳承认,哈佛并不总是完美,但表示它在努力用正确的方式行事。  “我非常谦卑地知晓,历史总有一天会评判我们,”库南纳说。“我想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反复自问这样一个问题的原因:我们要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们要如何变的更好?我们漏掉了什么?我们的盲点在哪里?”

每年的11月,全球各地最顶尖的年轻学子们及其父母都在摩拳擦掌,全力准备着一场看不见的“战斗”——为了获得全世界最具名望的大学之一——哈佛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战斗。

但是,今年的申请者们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状况。一场持续三周的公开审判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使世人得以一窥这所全球顶级大学的招生内幕。

10月29日,这场吸引了全世界目光的审判进入到最后一周的时间。尽管最后的审判结果尚未得知,尽管此案由于其复杂性很可能被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但这一切都不会妨碍人们获取最感兴趣的内容:像哈佛大学这样的顶级美国大学,到底钟意怎样的学生?它的整个招生过程,究竟是怎样运行的?

在过去两周里,随着一连串重量级证人的出庭作证和控辩双方激烈的对攻,大量哈佛大学内部招生资料的披露,曾被哈佛大学戏称为“可口可乐秘方”的招生细节,正在一点一点向公众展现出来。

筛选

事实上,在许多高中生还在犹豫是否申请哈佛之前,哈佛就已经在开始考虑他的潜在申请者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从1986年开始就在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负责招生工作的威廉·R·菲茨西蒙斯(William
R.Fitzsimmons)在法庭上作证时表示,哈佛每年都会主动从考试机构购买超过“10万人”的考试成绩信息,对象包括了ACT(American
College Testing,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和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

这正是哈佛整个招生工作的起点。

据哈佛大学学报《深红报》的报道,通过对这些考试成绩的筛选,哈佛会列出一批他们认为的“优秀学生”,然后向他们发送电子邮件、信件和各色的招生宣传手册作为邀请信。根据哈佛招生办公室公布的2013-2014年度的招生和面试手册(简称招生手册),有的时候,甚至早在高中一年级,哈佛就会开始“接触”那些他们认为“有前途”的潜在申请者。

该手册指出,“向那些哈佛钟意的潜在申请者及早发出善意的邀请,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接下来,哈佛的招生官员们会前往全美各地亲自寻找合适的申请者。他们有时一人独行,有时会与其他顶级学校的招生官同行。据上述手册透露,在2013-2014学年,哈佛招生官的足迹遍及了全美50个州的130个城市。

在所到的城市,招生官员通常会租用当地酒店的会议室等公共场所,进行各种招生宣传,并为哈佛做广告。招生代表还会访问当地高中和初中。招生手册指出,负责少数族裔招聘计划的工作人员必须前往至少两所初中。

而在所有候选人中,招生官们会特别偏好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的学生,以及那些人口较少地区的高中生。菲茨西蒙斯称,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哈佛大学的“多样性”,而这正是该大学极为重视的核心价值观之一。

对于那些哈佛心仪的学生,招生官会单独进行联系,甚至给予他们可以在哈佛大学宿舍和学生们临时住宿的机会,以便体验哈佛的生活。

面试

招生官的“主动出击”结束后,有意申请哈佛的学生就可以开始准备他们的申请材料了。

在递交了包括考试成绩、成绩单和个人论文等各样繁复的申请材料后,绝大多数学生都会报名参加一个由哈佛校友负责的评估候选人的面试。据透露,每年有超过15000名哈佛大学毕业生会担任这一面试官的角色。

在校友与他们指定的面试者面对面会面之前,他们通常只知道对方的一些基本信息,例如名字、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和所就读的高中。此前,面试官从未见过面试者的任何申请材料。

在此次庭审中披露的面试手册详细说明了面试官用来判断申请人的标准,以及如何记录下谈话中面试对象任何表现出色或不佳的细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