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88平台 1

“他把头上的Hoodie放了下来,然后对我露牙一笑!”  “他说,你今晚死定了,然后就从衣服下面抽出了一把尖刀!”  在澳华人学生小艾如此回忆那晚惊心动魄的场面。  在那场争斗中,T某手拿尖刀,勐得噼向小艾腹部,顿时划出一道40多公分长的口子,血流一地。  紧接着,T某又向小艾的喉咙勐刺,小艾双手也被划伤。  丧心病狂的T某一边追赶小艾一边喊着,“跪下来求饶吧!”  小艾大喊求救,最后保安报警,才救小艾于水火之中。  因为这件事,小艾腹部、手臂、手指严重受伤:“医生说我的手可能回不到以前了”;本可以今年毕业的他,学业也不得不顺延一学期。      小艾和T某缘何结怨?T某为何对其下此重手?  其实,事情的起因是再寻常不过的套路:小艾、小艾心仪女孩小唯、朋友小诺、T某曾在一家酒吧喝酒。因为T某和小唯、小诺同住一栋楼,顺便送两个女孩子回家。结果,据小唯透露,T某趁机对小唯非礼。  小艾在微信上的过问引发了T某的不爽。之后,小艾送小唯、小诺回家被T某约见面,就发生了上文中惨烈的一幕。  T某人格或心理是否有问题我们暂且不论,但不得不说,小艾他们和这样的人来往,是有些“交友不慎”啊!  留学生远在海外,人生地不熟,又面临学业、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朋友的作用就显得至关重要。如若“交友不慎”,往往令留学生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高中留学生被骗60万★〗  2001年,小何在高中还没毕业时,就到了新西兰,就读于奥克兰一所高中。  为了上学方便,他花2.7万美元买了辆汽车。后来认识了李某。李某在新西兰5年了,对各方面情况比较了解,小何感觉和他投缘,还把车借给他。  后来,两人老因为琐事发生争执,李某还威胁小何把车卖给他。  小何害怕,只得把车转让给李,但李“两个月后付账”的承诺却一直不兑现。小何的几句催款,换来的是李某等一伙人的痛打。  后来,小何又认识了张某,却又在张某那栽了跟头。小何因为疏忽,忘记帮张某到汽车典当行交利息,致使张某车辆被拖走,张某向小何索赔20万人民币(专题),还阻止他去大学报到。  再后来,小何听朋友陈某说,可以帮忙联系中介办理居留权,前提是先交付3万元纽币定金(约合人民币15万),小何把定金连同护照一起交给陈某,最后“居留权”没着落,陈某也蒸发了。  面对小何的遭遇,小侨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留学生国外盗窃被遣返★〗  2007年,王某到日本留学。初到日本时,王某学习很用功,对周围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但因为远离父母,与周围人语言又不通,王某渐渐感到了孤独,所以就进网吧寻找精神寄托,不幸认识了一些狐朋狗友。  王某整日跟着他们吃喝玩乐,因为父母寄给的生活费不够用,就在狐朋狗友的引诱下开始了偷盗。  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偷盗越来越大。终于在2009年因为入室盗窃被警方抓获,判刑3年。  王某追悔莫及,在狱中积极改造,最终被减刑半年后被日本警方遣返回国。  图文无关。  其实,被骗、被遣返,在很多案例中都已经是“小事儿”了!想到因交友不慎,在英国被男友活活打死的Xixi
Bi,以及轰动一时的“江歌”案,无一不在提醒着我们:交友不慎毁终身,一定要远离“垃圾人”!  那么,“垃圾人”有哪些特点呢?  这几种人,请远离:  满身负能量。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满身负能量的人,会令人感到压抑,甚至会把自己带入歧途。  性格偏激、暴力倾向。  这种人心情往往阴晴不定,与之过近交往,难免会伤及自身。  行为不端,老投机取巧。    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或“小聪明”可以耍,但一旦触及法律底线,坚决排除。  不断借钱或东西,有借不还。  这种无底洞,自然要远离。  口蜜腹剑,表里不一。  尤其是女留学生在交往男朋友时,一定要对男生人品进行充分考核,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要。  当然,以上概括不尽全面,每个人也不可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但却可以在相处发现后及时恰当止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同时避免与他们发生过多接触或正面冲突。  如果发现苗头不对,更要及时寻求法律或警察的帮助,毕竟有时候和某些人是讲不通道理的。

每所大学,不管有钱没钱,地处市中心还是郊区,也不论是重点大学还是三流野鸡,校外都是会有烧烤摊的。

“他把头上的Hoodie放了下来,然后对我露牙一笑!”“他说,你今晚死定了,然后就从衣服下面抽出了一把尖刀!”在澳华人学生小艾如此回忆那晚惊心动魄的场面。

只要是烧烤摊,就一定会有啤酒,也一定会有喝啤酒的人。

在那场争斗中,T某手拿尖刀,猛得劈向小艾腹部,顿时划出一道40多公分长的口子,血流一地。紧接着,T某又向小艾的喉咙猛刺,小艾双手也被划伤。丧心病狂的T某一边追赶小艾一边喊着,“跪下来求饶吧!”小艾大喊求救,最后保安报警,才救小艾于水火之中。

喝啤酒的人,多数情况下是男人,喝啤酒的男人,多数情况下都会喝醉。

因为这件事,小艾腹部、手臂、手指严重受伤:“医生说我的手可能回不到以前了”;本可以今年毕业的他,学业也不得不顺延一学期。

可是在这一片狼藉之地上,也会有不少女人经常来光顾。

小艾和T某缘何结怨?T某为何对其下此重手?

阿婧就是其中之一。

其实,事情的起因是再寻常不过的套路:小艾、小艾心仪女孩小唯、朋友小诺、T某曾在一家酒吧喝酒。因为T某和小唯、小诺同住一栋楼,顺便送两个女孩子回家。结果,据小唯透露,T某趁机对小唯非礼。

不管冬夏还是春秋,夜幕下的烧烤摊总是散发着永恒的躁动气息。

小艾在微信上的过问引发了T某的不爽。之后,小艾送小唯、小诺回家被T某约见面,就发生了上文中惨烈的一幕。

又是一个春心荡漾的时节,天气不冷不热,女生刚好可以穿一身单衣外出活动还不用打伞。

T某人格或心理是否有问题我们暂且不论,但不得不说,小艾他们和这样的人来往,是有些“交友不慎”啊!

此时,阿婧和一群狐朋狗友正坐在一个四方桌前喝酒。几个人已经喝掉了20瓶啤酒,精神亢奋度不断提高。

留学生远在海外,人生地不熟,又面临学业、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朋友的作用就显得至关重要。如若“交友不慎”,往往令留学生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在男人眼里,酒是好东西。

高中留学生被骗60万

一杯两杯下去,酒量稍差的已经面色红润,三瓶四瓶下去,就有人已经忍不住开始呕吐,可是为什么男人还是这么喜欢喝酒?只因酒后吐真言,只因酒壮怂人胆,或者只因……酒后可以乱性吧。

2001年,小何在高中还没毕业时,就到了新西兰,就读于奥克兰一所高中。

田二还没那么大胆,不敢跟阿婧来个酒后乱性,但啤酒摄入量的量变引起的意识上的质变还是让他鼓起勇气第二次跟阿婧告白了。

为了上学方便,他花2.7万美元买了辆汽车。后来认识了李某。李某在新西兰5年了,对各方面情况比较了解,小何感觉和他投缘,还把车借给他。

“阿婧,你知道我的。”田二面色红润,身材有些发福,眼睛眯起来像日本电影里的猥琐宅男。

后来,两人老因为琐事发生争执,李某还威胁小何把车卖给他。

“我知道你什么啊?”阿婧虽然也喝了酒,却还清醒得很。

小何害怕,只得把车转让给李,但李“两个月后付账”的承诺却一直不兑现。小何的几句催款,换来的是李某等一伙人的痛打。

今天她穿着牛仔裤短T恤白球鞋,古铜色的肤色,飘逸的自然卷黑发,高挑的身材,大大的眼睛,自由奔放的声线,让她频频引起烧烤摊周围男性的侧目。

后来,小何又认识了张某,却又在张某那栽了跟头。小何因为疏忽,忘记帮张某到汽车典当行交利息,致使张某车辆被拖走,张某向小何索赔20万人民币,还阻止他去大学报到。

“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田二说。

再后来,小何听朋友陈某说,可以帮忙联系中介办理居留权,前提是先交付3万元纽币定金(约合人民币15万),小何把定金连同护照一起交给陈某,最后“居留权”没着落,陈某也蒸发了。

其他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马上过来帮腔。

面对小何的遭遇,小侨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啊阿婧,你看看人家对你这么好,从了吧。”

留学生国外盗窃被遣返

“你们喝你们的,让我跟阿婧单独呆一会儿。”田二嚷嚷道。

2007年,王某到日本留学。初到日本时,王某学习很用功,对周围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其他人骂骂咧咧了几句,继续自顾自地喝酒。

但因为远离父母,与周围人语言又不通,王某渐渐感到了孤独,所以就进网吧寻找精神寄托,不幸认识了一些狐朋狗友。

“嗯,我知道啊。”阿婧笑嘻嘻地说。

王某整日跟着他们吃喝玩乐,因为父母寄给的生活费不够用,就在狐朋狗友的引诱下开始了偷盗。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偷盗越来越大。终于在2009年因为入室盗窃被警方抓获,判刑3年。王某追悔莫及,在狱中积极改造,最终被减刑半年后被日本警方遣返回国。

“我知道那你和你男朋友关系很好,你很爱他。”田二说,“说句真心话,我祝福你们,我希望你能够幸福。”

其实,被骗、被遣返,在很多案例中都已经是“小事儿”了!想到因交友不慎,在英国被男友活活打死的Xixi
Bi,以及轰动一时的“江歌”案,无一不在提醒着我们:交友不慎毁终身,一定要远离“垃圾人”!

“但是,”说到这,田二拿起一瓶啤酒,开始吹瓶。这期间阿婧一直默默注视着田二上下左右晃来晃去的喉结。

那么,“垃圾人”有哪些特点呢?

也许因为之前已经喝了太多酒,田二最终没有吹完,就放下了啤酒瓶,深情地望着阿婧说:

这几种人,请远离:

“如果有一天你们分手了,请记住,我一直都在这里。”

满身负能量。

酒精让男人变得浪漫,也让男人说出了很多难以兑现的诺言。此情此景让人不得不感慨万千。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满身负能量的人,会令人感到压抑,甚至会把自己带入歧途。

只是既然对方是阿婧,这种话当然不会产生任何效果了。所以阿婧只是漫不经心地回应说:“嗯,好啦,我知道了,别喝了。”

性格偏激、暴力倾向。这种人心情往往阴晴不定,与之过近交往,难免会伤及自身。

01

行为不端,老投机取巧。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或“小聪明”可以耍,但一旦触及法律底线,坚决排除。

阿婧是个长在高原的少数民族女孩,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把她的皮肤晒成了好看的古铜色,充满健康的气息。辽阔的土地和飘渺的云铸造了她洒脱的个性,像个灵动的公主。少数民族血统不仅带给她一头又黑又亮的自然卷,还给了她即使单眼皮也异常深邃的瞳孔和性感的嘴唇。

不断借钱或东西,有借不还。这种无底洞,自然要远离。

即使在这样一个以美女多而出名的海滨小城,阿婧高挑的身材和卷发也让她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不少男人为她独一无二的野性魅力深深着迷。

口蜜腹剑,表里不一。尤其是女留学生在交往男朋友时,一定要对男生人品进行充分考核,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要。

像田二这样的人,大学四年阿婧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个。

当然,以上概括不尽全面,每个人也不可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但却可以在相处发现后及时恰当止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同时避免与他们发生过多接触或正面冲突。

有人只是一面之缘,就嚷嚷着一见钟情。

如果发现苗头不对,更要及时寻求法律或警察的帮助,毕竟有时候和某些人是讲不通道理的。

有人只是擦身而过,还想尽办法来要电话。

有人打着失恋了求安慰的名义,求她陪着吃饭喝酒看电影。

还有人口口声声说希望做那个“一直陪在身边”的蓝颜,却在不停地暗示着什么。

每个找阿婧聊天的人,她都会礼貌的回复几句话。每一个约阿婧出来玩的朋友,她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也总是欣然应允。她总是为别人考虑,顾及别人的感受。当然,这其中肯定掺杂着她被需要的需求与被喜欢的渴望和虚荣。

阿婧像极了古龙小说中的风四娘。那个聪明直率,风情万种的女人,喜欢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却只对萧十一郎一个男人专情。

与之相对应的,阿婧也有个男朋友,远在家乡。

虽然对于阿婧的朋友来说,这个男朋友几乎“不存在”。

02

阿婧发育一直比同龄女孩慢半拍。有些女孩来姨妈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姨妈为何物。

于此相对应的,她对很多事情有着和同龄人不同的想法,这并不能说是一种幼稚,只能说是少女的任性罢了。

在人生的前二十年里,她总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论是补习班的哥哥,学校里的老师,都对她爱护有加。她并不是故意要去讨好这些人,却享受着别人可求而不得的眷顾。如果非要给个理由,也许是那从小到大,一直未变的灿烂微笑吧。

高中正是青春的荷尔蒙分泌异常旺盛的时候,男生们痴迷地望着前面女生后背上,T恤衫上印出的胸罩轮廓,想入非非。

那时候阿婧对于“爱情”的认识,就是一个粉红色的泡沫,看起来很美好,但一戳就破。阿婧之所以会有这个认知,也许是因为好朋友娃娃失恋了。

“他说觉得会耽误高考,不想让我分心,所以……”娃娃红肿着眼睛跟阿婧说。

娃娃的男朋友阿凯是隔壁班的,阿婧并不了解。只是没想到,没过多久自己就收到了阿凯的告白。

阿凯对阿婧说,因为他喜欢上了阿婧,所以才和娃娃分手。他们以一个近乎于玩笑的契约解决了一切:

在高考结束之前,阿凯不要告诉娃娃他的移情别恋以及对象是阿婧,不要打扰娃娃专心致志复习,如果阿凯能做到,高中毕业阿婧就和他在一起。

上大学之前的那个暑假,阿婧过得并不开心,当然也并不难过。毕竟不管如何,人生的第一次远游已经近在眼前了。据说坐在教学楼里就能看到海,是真的吗?一丝小小的激动和憧憬不知不觉在阿婧心中盈满。

虽然她和阿凯的契约成立了,理论上来说两人已经是恋爱关系,但阿婧却懒得接阿凯的电话,懒得回他的短信。

“有什么办法呢?这种事本来就勉强不来。”阿婧心想。

最终这段关系也没有维持到暑假结束,阿凯自觉无趣默默退出了。这段所谓的来无影去无踪的“恋情”,后来在阿婧的口中,变成了她莫名其妙的初恋。

03

直到大学,随着宿舍里的姑娘们纷纷谈起了恋爱,见得多了,阿婧才对恋爱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一句话来解释,恋爱就是,千百种类型的人,在人海中挑选与他们配套的另一个人。只不过挑选的标准各有不同:有些看脸,有些看胸,有些看腿,有些……看运气。

理所当然地,阿婧在这里也很受欢迎。

老实说,阿婧并没有很心动,没有一见如故的知己,没有怦然心动的帅哥,没有人,能真正走进她的世界。

有朋友说,你看那个学长不错啊,又是学生会主席,又是篮球队主力,几次吃饭他都这么照顾你,还送你回宿舍,肯定对你有意思。一来二去暧昧几次,爱情的星星之火就烧起来啦。

“哼,我才不要呢。”阿婧说,“爱情对我而言又不是必需品。”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呢?”朋友又问。

“我自己也没想清楚呢。”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是新生们最怀念高中时光的时期,阿婧也不例外。虽然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但还是原来的朋友更亲切。阿婧喜欢发一些自己的心情状态,每次都能收到很多如今已遍布在全国各地的小伙伴们的评论,这让她觉得她们和他们仍然在她身边。

看着每个月的电话费账单,回家的心随着天气转寒一天天迫切起来。

04

阿婧与方言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大学的第一个寒假。

方言曾经是出了名的混混少年,在这个毫无生活压力的云南小城,他每天游走在大街小巷,呼唤着狐朋狗友,侃侃而谈,悠游自得。随着时间的流逝,女人会变得成熟和果断,而男人永远不会变成熟,只会变老,所以,方言长成了一个混混青年。

方言不高,也不算很帅。黝黑的皮肤,浓密的头发。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人,却有着一股自带主角光环的气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规律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他交往过的女友众多,有好看的也有难看的,有些分手后成为了朋友,有些老死不相往来。

但不管怎么说,他活得很洒脱,很自在。也许正是这一份随性和坦然,让他坏得可爱,格外受欢迎。

两个人第一次吃饭来自朋友介绍,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开幕。

最初决定要吃饭,其实也是因为寒假在家有些无聊。大学以后,阿婧对于认识新朋友这件事都有了新的看法。当然,她早就从她和方言的共同朋友那里听过不少方言的事情。在阿婧看来,他就好像是处在与她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充满了神秘感,让她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饭局在一个傍晚,为了避免气氛过于暧昧,还有他们共同的朋友作陪。

结果方言选了一家阿婧不喜欢的餐厅,又点了一堆她不喜欢吃的东西。虽然对于方言而言,慷慨请客已经算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一种做法,阿婧还是从心底生着小小的闷气。

那天阿婧戴了个帽子,穿了个红色帽衫,黑色牛仔裤,黑色帆布鞋,还背了个超大的空书包,学生气十足。后来回忆时,她发现自己完全不记得方言穿了什么一副,只记得他买了一种叫做月光白的茶。他说他不喜欢餐厅的茶,所以自己买了一些茶叶来喝。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年纪不大,却懂得喝茶,这鸿沟看来有点大。我们分明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阿婧想。

回到家后,阿婧礼貌性地给方言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请我吃饭。

从此以后,短信就没有停过。

05

开始是持续不断的短信,有时候大概一天有一百多条的往来。但是两人一直都没有通过话。

然后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方言开始给阿婧打电话。

早上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喝着豆浆,中午在自习室外晃来晃去,晚上在学校湖边散步,熄灯后在宿舍门外的走廊,他们每次通话都会保持在半小时以上。

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方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阿婧说着自己的过去,阿婧就津津有味的听着。

方言开始慢慢把自己的秘密告诉阿婧,阿婧也越来越多地说着自己的小心思。最后,甚至连做决定的时候,两人都要互相商量。

时间缓慢又快速地走着,两个人深入地熟悉着彼此。阿婧早上会叫方言起床,晚上会等方言的晚安才能入睡。方言喝醉的时候会给阿婧打电话,会因为大学里如狼似虎的阿婧的追求者而生气,会因为阿婧没有等他的一声“晚安”而抱怨……也许这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阿婧人生中第一次发觉自己似乎是,恋爱了。只是那个时候,阿婧不知道自己是喜欢方言,还是纯粹地喜欢被依赖被需要的感觉。

后来,出现了喜欢方言的女生跟阿婧打听方言的近况,跟阿婧说她们对他的爱慕。阿婧心里很矛盾,一方面要当一个大无畏的信使,跟她们汇报方言在做什么,思想动态怎样;一方面心里又会暗暗的不高兴,因为方言似乎与己无关。

香格里拉越来越多的朋友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状态,有一些方言的朋友甚至在他们通电话的时候在一旁插话。有一次,方言姐姐居然也插进话来,跟阿婧说要她好好珍惜青春。这种语意不明表意不清的词汇让阿婧呼吸急促,说不出话来。第二天方言跟阿婧说,不会再跟她联系,然后就真的再也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她的短信了。

那天晚上,阿婧一直给方言打电话,一遍又一遍,每打一遍,心中的苦闷和委屈就加重了一层。中间方言的姐姐接了两次电话,告诉她方言喝醉睡着了,阿婧扔不甘心,一直到凌晨三点,精疲力尽地阿婧才终于罢手,躺在床上,难受的要命,一夜无眠。

第二天,阿婧死皮赖脸地打通了方言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方言。一听到方言的声音,阿婧就哭了,由轻微地啜泣,转化成歇斯底里的哭闹,将昨晚的苦闷和委屈全部发泄在方言身上:

我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不理我?

方言静静地听她说完,然后说: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

至此,两人的状态恢复如初。虽然他们彼此没有说明。

方言只是说,等你放假回来的时候,我去昆明接你。

06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在那个如火的夏天夜晚。

那天晚上,阿婧的飞机十点到昆明时,方言已经在机场等着她了。阿婧给父母打电话报过平安后,就和方言坐上的士去酒店。这一次阿婧清楚地记得方言穿了件灰色的外套、灰色的裤子和一双浅色的运动鞋。

到了酒店放好行李,两人一起出去吃宵夜。凌晨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刚下过雨,空气湿润清新,温暖的灯光在照在地上,地面忽明忽暗。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方言走在前面,阿婧跟在后面。

在走到肯德基的途中,方言接了两个电话,不过每个电话都讲了三五分钟,也许是因为气氛有点微妙,用通话来缓解尴尬吧。阿婧记得两人一起喝了柚香蜜茶,那是她第一次喝柚香蜜茶——年轻人都喝可乐,谁会喝茶呢?但是从那以后,每当阿婧想方言的时候,就会偷偷跑去买一杯柚香蜜茶喝。

吃完夜宵回去的路上,阿婧默默跟在方言身后,不知道说什么好。也许因为一切都是如此恰到好处,刚刚好的时间,刚刚好的天气,刚刚好的温度,刚刚好的尴尬……一切都自然或者不自然得刚刚好。

两个人就在那天确定在一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