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扎特林(Michelle
Zatlyn)从一名国际学生成长为独角兽公司Cloudflare联合创始人的经历提醒我们:正确的移民政策可能至关重要。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米歇尔通过选择性实习培训计划(OPT)获得了12个月的工作许可。她在一次采访中告诉我,“美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OPT项目,允许国际学生在毕业后继续留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正是因为有了这段时间,我才能够与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合作,最终创立了这家公司。”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24日公布报告,掴了川普攻击H-1B签证的政策一巴掌,因为报告说,美国半数的市值10亿元以上的初创公司,都是由H-1B的移民所创办,充分证明H-1B的成功,以及对美国经济的巨大贡献。  创办Tesla和SpaceX的马斯克,原来也是持H-1B签证留在美国工作的,如果他当年拿不到H-1B签证,就被迫离开,也不会在美国创办这两家公司。  报告显示,在美国目前的91家市值10亿元以上的独角兽(unicorns)初创公司之中,其中的50家都是持H-1B签证的移民所创办。  最明显的例子是马斯克(Elon
Musk),他创办了电动车公司Tesla和太空飞行公司SpaceX。来自南非的马斯克,在宾州大学电机和物理系毕业后,拿到了H-1B签证,因此可以留在美国工作。  总部设在旧金山的Uber,共同创办人坎普(Garrett
Camp)是加拿大人;硅谷创投家提尔(Peter
Thiel)是大数据公司Palantir的创办人,他是德国移民,当初也是用H-1B留在美国工作。总部设在纽约的初创公司WeWork,共同创办人纽曼(Adam
Neumann)是以色列H-1B移民。  旧金山的科技公司Cloudflare的创办人沙特林(Michelle
Zatlyn),也是加拿大人,她说她最初申请H-1B签证不成功,后来才成功,“如果我拿不到H-1B,就要离开旧金山,回加拿大,我就不能在这里创Cloudflare。”  去年以37亿元被思科收购的旧金山初创公司AppDynamics,创办人班赛尔(Jyoti
Bansal)于2000年拿到H-1B签证,之后在旧金山创办这家公司;之后,又等了七年,才拿到绿卡。

关上大门,或许会损失更多。

在移民问题上米歇尔需要克服的下一个障碍是获得H-1B签证,拿到这个签证她才能继续留在美国为她自己创立的公司工作。一开始她并没有获得签证批准,在Cloudflare递交了多封由投资方等人撰写的信件后才终于成功。“如果我拿不到工作签证,我只能回加拿大,然后在那边继续为Cloudflare工作。”她说,“如果真是那样,Cloudflare肯定不会发展到今天的水平。这肯定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发展。”

皇家88平台 1皇家88平台,数据来源: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公司信息。*表示同一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公司估值信息(截至2018年10月1日)来自《华尔街日报》的“10亿美元初创企业俱乐部”。

近来,特朗普政府颁布的几项政策令美国高校大为震惊,政府甚至还在考虑禁止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目前,限制中国学生在特定专业学习时长的政策已经生效,特朗普政府宣布,未来还将规定F-1学生签证持有人的最长留美期限,留学生还能否在美国完成学业也因此被打上了问号。

“美国的大学现在就好像新的埃利斯岛(Ellis
Island)。”硅谷风险投资公司Unshackled Ventures的联合创办人尼廷·
帕奇希亚(Nitin
Pachisia)说。一个世纪以前,外国人漂洋过海乘船来到美国,成为了美国移民;到了今天,国际学生在普渡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获得学位后受聘于美国公司,成为了美国移民。而且,这些留学生还在美国开创了许许多多引领潮流的前沿公司。

Cloudflare保持了持续的增长,从2016年只有225名员工发展到2018年拥有715名员工。Cloudflare在其网络中拥有超过900万网络资产,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流量、安全管理等服务。米歇尔·扎特林现在担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