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今年8月底从英国研究生毕业回国的张含(化名),在秋招季投了70多份简历后,等来了两个不太满意的offer,和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调剂”——HR问她,是否愿意给地产公司老板的女儿当家庭教师。

每年秋季之后,学成归来的学子,有的已经开始工作,有的还在寻觅合适的岗位;还有一部分人选择放慢脚步,以“间隔”的形式去接触社会,花一段时间了解自己的发展方向。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毕业了,反而感到几分迷茫。

今年8月底从英国研究生毕业回国的张含(化名),在秋招季投了70多份简历后,等来了两个不太满意的offer,和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调剂”——HR问她,是否愿意给地产公司老板的女儿当家庭教师。

“回国前没想到竞争那么激烈,面试时才发现,80%都是海归和研究生。”留学经历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优势,张含开始反思,自己准备得是否足够充分。

迷茫之际

“回国前没想到竞争那么激烈,面试时才发现,80%都是海归和研究生。”留学经历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优势,张含开始反思,自己准备得是否足够充分。

而正在法国留学的杨笛(化名)已经在准备找自己的第六份长期实习了。她发现身边留学生选择回国的比例增加,留学身份的“含金量”已不比从前,希望不断“加码”积累经验,为未来回国增加优势。

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时间

而正在法国留学的杨笛(化名)已经在准备找自己的第六份长期实习了。她发现身边留学生选择回国的比例增加,留学身份的“含金量”已不比从前,希望不断“加码”积累经验,为未来回国增加优势。

我国正迎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教育部数据显示,40年来,共有313.5万名留学人员回国。2017年,我国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48万余人,创历史新高,2012年这一数字仅为27万人。

“我选择间隔年的最大原因是迷茫。”

我国正迎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教育部数据显示,40年来,共有313.5万名留学人员回国。2017年,我国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48万余人,创历史新高,2012年这一数字仅为27万人。

在归国大潮下,海归们头顶的光环逐渐减淡,激烈的竞争带来落差和迷茫,但回国发展依然是不少海外留学生的选择。一些人开始反思留学生“水土不服”、眼高手低等以往被诟病的缺点,努力扩大优势。

王希曾就读于美国明德学院。毕业后,他觉得自己“站在人生的岔路口”而无法抉择,于是就决定给自己一个缓冲期。“当时摆在我眼前的有很多条路,也有很多压力。父母希望我能继续深造,身边的同龄人也都开始找工作了。我也已经拿到不错的offer,而且大三的时候就在国内创办了一个留学咨询公司。升学、就业、创业,这么多条路,我却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条。”

在归国大潮下,海归们头顶的光环逐渐减淡,激烈的竞争带来落差和迷茫,但回国发展依然是不少海外留学生的选择。一些人开始反思留学生“水土不服”、眼高手低等以往被诟病的缺点,努力扩大优势。

秋招:竞争激烈,“海归一抓一大把”

不仅是王希,对许多在毕业后选择间隔年的海归来说,“迷茫”是促使他们选择间隔年方式进行自我调整的重要原因。

秋招:竞争激烈,“海归一抓一大把”

今年7月,赵岳(化名)回国了,在澳大利亚读研两年后,他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约本科已经就业的同学吃饭,为即将到来的秋招做准备。

柳洋今年刚从法国雷登高等商学院毕业回国,她原本计划毕业后就工作,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适合哪方面的工作。“人就像一只小小的昆虫,希望自己的触角可以伸展向各个方面,去更多地接触世界、了解社会。我希望通过短暂的停歇,想清自己要往哪方面发展,摸清自己的兴趣所在。”

今年7月,赵岳(化名)回国了,在澳大利亚读研两年后,他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约本科已经就业的同学吃饭,为即将到来的秋招做准备。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和自己一起走出校门的同学,已经发生让他“想象不到的变化”,“谈起工作和求职,他们都很有职场人的感觉,也挺成熟的。”甚至已经有同学在短短两年里,升到了小主管职位。相比他们,赵岳觉得自己还是刚出校门的“小毛孩”。

在中国,许多海归并不是刻意选择间隔年。国外高校的毕业时间和国内不一致,海归在回国找工作时存在困难。没有及时找到工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时,有的海归便顺水推舟,给自己安排了间隔年计划。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和自己一起走出校门的同学,已经发生让他“想象不到的变化”,“谈起工作和求职,他们都很有职场人的感觉,也挺成熟的。”甚至已经有同学在短短两年里,升到了小主管职位。相比他们,赵岳觉得自己还是刚出校门的“小毛孩”。

赵岳的父母都是高中教师,母亲教授英语,父亲教授化学。2012年高考前,父母已经有意向送他出国,“当时出国还是很流行的,特别是教师家的孩子,很多高中一毕业就送出去了。”后来赵岳因为身体问题,留在国内读本科。

2017年7月,钟宁宁从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因为在国外留学,我错过了2016年的秋招。这样的话,满意的工作不太好找,我就选择了间隔年。而且前几年留学也很辛苦,可以借此机会调整一下。”

赵岳的父母都是高中教师,母亲教授英语,父亲教授化学。2012年高考前,父母已经有意向送他出国,“当时出国还是很流行的,特别是教师家的孩子,很多高中一毕业就送出去了。”后来赵岳因为身体问题,留在国内读本科。

从大二开始,赵岳正式为留学做准备,考雅思、选学校,甚至母亲还教他做饭。2016年,赵岳前往澳大利亚攻读研究生。当时的他已经感受到“海归越来越多”。

间隔年阶段

从大二开始,赵岳正式为留学做准备,考雅思、选学校,甚至母亲还教他做饭。2016年,赵岳前往澳大利亚攻读研究生。当时的他已经感受到“海归越来越多”。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在赵岳出国的这一年年底,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留学回国人员总数已经达到了265.11万人,而当年就有43.25万留学人员回国,比2012年增长超过58%。

既是休整 也是提升自我的良机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在赵岳出国的这一年年底,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留学回国人员总数已经达到了265.11万人,而当年就有43.25万留学人员回国,比2012年增长超过58%。

到达澳大利亚后,赵岳也发现身边有不少留学生都表达了回国想法,“有的已经工作了几年,有的是和我一样刚来的,觉得国内前景更好。”

停下疾行的步伐,海归们在间隔年都做些什么?

到达澳大利亚后,赵岳也发现身边有不少留学生都表达了回国想法,“有的已经工作了几年,有的是和我一样刚来的,觉得国内前景更好。”

大量留学生归国带来的激烈竞争,让赵岳感到了焦虑。今年毕业后,赵岳踏上了回国的航班,而9、10月的秋招季也一如他的预料。“相比于海外留学生,用人单位其实更喜欢国内名校研究生,而且面试的时候海归一抓一大把,美国和英国的居多。”

许多海归首先做的是自己想做而没实现的事情,另外便是继续提升自我、找寻方向。大部分海归在间隔年期间,还在积极找工作。

大量留学生归国带来的激烈竞争,让赵岳感到了焦虑。今年毕业后,赵岳踏上了回国的航班,而9、10月的秋招季也一如他的预料。“相比于海外留学生,用人单位其实更喜欢国内名校研究生,而且面试的时候海归一抓一大把,美国和英国的居多。”

一知名地产公司HR邵策(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在今年的秋招里,有一半求职者的简历都有海外学习经历,“有的是交换生、双学位,有的是研究生留学、本科留学。”海归对于企业而言已经不再稀奇。

“前两年实在太忙了,回来之后我先休息了一段时间,把之前落下的电视剧、动画片全给看了。另外,我还和朋友一起去了趟柬埔寨,也终于染了心心念念的粉色头发。”钟宁宁说。

一知名地产公司HR邵策(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在今年的秋招里,有一半求职者的简历都有海外学习经历,“有的是交换生、双学位,有的是研究生留学、本科留学。”海归对于企业而言已经不再稀奇。

在投递了17个简历后,赵岳有3个面试进入了最后一轮,最终拿到了两个offer,在他看来,已经高于“找不到工作”的预期,尽管两个offer都不太让自己和父母满意,“觉得工资比较低,最高给到税前9000,税后就五六千吧。”

回国前,柳洋在欧洲各地刚刚完成了一场一个人的旅行。“间隔年的前两个月,我一个人穷游了欧洲10多个国家、20几个城市。一路上我住的都是青年旅社,在途中认识了很多国外友人,交了很多朋友。”

在投递了17个简历后,赵岳有3个面试进入了最后一轮,最终拿到了两个offer,在他看来,已经高于“找不到工作”的预期,尽管两个offer都不太让自己和父母满意,“觉得工资比较低,最高给到税前9000,税后就五六千吧。”

如今赵岳已经决定接受其中一家公司,“总不能在家闲置着,有工作才有机会上升。”

回国后,柳洋参加了一个主要由留学生和海归组成的短期支教活动。“我朋友是‘E间学堂’支教项目的发起人之一,于是我也参加到这个项目中,支教活动持续了半个月。”

如今赵岳已经决定接受其中一家公司,“总不能在家闲置着,有工作才有机会上升。”

研究生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温煦(化名)求职之路顺利得多,他认为这得益于自己目标明确,准备充分。

除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许多海归在“休整”的同时,也不忘提升自我,继续找工作,为未来做准备。

研究生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温煦(化名)求职之路顺利得多,他认为这得益于自己目标明确,准备充分。

从小就热爱汽车的他,在本科期间就自学德语,研究生成功申请到德国留学,学习汽车工程专业。回国后,凭借着曾经在宝马公司德国慕尼黑总部实习过6个月等经历,温煦在今年的秋招中拿到了4家汽车企业的offer,他最终选择了广州一家知名汽车公司,offer上的年薪介绍为22万元,他觉得很满意。

“鉴于父母希望我继续接受更高程度的教育,而我又想创业或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在间隔年同时要做好几件事。”王希说,“一个是准备GRE考试;二是远程参与国内公司的工作,当时我还在美国,公司的事情只能远程遥控;三是读书,我在间隔年期间读了很多很感兴趣的书,各式各样的书。另外也去健身、钻研厨艺。”

从小就热爱汽车的他,在本科期间就自学德语,研究生成功申请到德国留学,学习汽车工程专业。回国后,凭借着曾经在宝马公司德国慕尼黑总部实习过6个月等经历,温煦在今年的秋招中拿到了4家汽车企业的offer,他最终选择了广州一家知名汽车公司,offer上的年薪介绍为22万元,他觉得很满意。

温煦说,基于对汽车的热爱,他在本科阶段就通过同学介绍、网站论坛等方式,接触了一些在德国学习汽车专业的留学生,“一开始只是想取取经,希望申请到一个好学校。”大三寒假,温煦前往德国旅游,顺便“见网友”,这些“网友”后来给予他不少帮助。

作为刚毕业的海归,柳洋并没有太多的资金支持自己的间隔年活动。除了父母的帮助外,柳洋通过兼职摄影师,帮朋友和客户拍摄写真来赚取间隔年的花费。在旅行和兼职的同时,她还在网上投递简历、找工作,并拿到携程管培生的offer。

温煦说,基于对汽车的热爱,他在本科阶段就通过同学介绍、网站论坛等方式,接触了一些在德国学习汽车专业的留学生,“一开始只是想取取经,希望申请到一个好学校。”大三寒假,温煦前往德国旅游,顺便“见网友”,这些“网友”后来给予他不少帮助。

等温煦到慕尼黑工大后,有一些“网友”已经毕业,且在德国的汽车企业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温煦在宝马总部的实习,就是源自于一个在宝马工作的“网友”的推荐。“没有推荐想拿到这个实习还是很困难的,而且我去的部门也比较核心。”这件事,让温煦意识到人脉资源的重要。

钟宁宁也是如此,在调整了一段时间后,她便开始准备2017年的秋招。

等温煦到慕尼黑工大后,有一些“网友”已经毕业,且在德国的汽车企业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温煦在宝马总部的实习,就是源自于一个在宝马工作的“网友”的推荐。“没有推荐想拿到这个实习还是很困难的,而且我去的部门也比较核心。”这件事,让温煦意识到人脉资源的重要。

对于校招,温煦认为海投简历未必是件好事,“会把自己搞得很疲惫”。他的目标很明确,只投了7家自己心仪的汽车公司,并在面试前对应聘企业的文化、未来发展思路等进行了详细了解,有些企业内部有认识的同学或者“熟人的熟人”,面试前温煦都会争取约一次见面,“进一步了解一下,争取在面试时能让面试官眼前一亮。”

同时,她还做了一段时间英语工作室的老师。“那是一个小区里的小型工作室,原本只是简单地教小学生英语。我和另外一个研究生去了之后,组织了许多活动,还利用微信公众号、微博来做宣传,产生了很好的传播效果。”

对于校招,温煦认为海投简历未必是件好事,“会把自己搞得很疲惫”。他的目标很明确,只投了7家自己心仪的汽车公司,并在面试前对应聘企业的文化、未来发展思路等进行了详细了解,有些企业内部有认识的同学或者“熟人的熟人”,面试前温煦都会争取约一次见面,“进一步了解一下,争取在面试时能让面试官眼前一亮。”

温煦认为,准备充分,认真对待每一次面试,是自己在今年的秋招中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

但是,这份工作并不符合父母的期待,家里常常因此出现争吵。在秋招中拿到银行的offer后,钟宁宁便辞掉工作室的工作,选择了父母眼中相对稳定的单位。这时,距正式工作还有一段时间,钟宁宁开始准备特许注册金融分析师考试,并在今年夏天去了趟北京参加考试。

温煦认为,准备充分,认真对待每一次面试,是自己在今年的秋招中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

预期:不纠结工资,“看的是长远发展”

能否达到原先的期许?

预期:不纠结工资,“看的是长远发展”

刚回国的张含始终不想“太屈就”。

答案又各不相同

刚回国的张含始终不想“太屈就”。

她觉得在“喜欢的工作和令人满意的薪水”之间,至少要有一个,而自己拿到的两个offer,都不太符合。趁着秋招的尾声,她赶紧又投了一波新的简历。校招加上社招,她已经投了70多份简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