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正是像花儿一样美丽的年纪,然而河南新乡的少女李辰玺,却因为家中厨房液化气泄漏引起爆炸,导致全身80%皮肤烧伤,正在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女孩与父亲李志锋特别亲,她问了好几次怎么爸爸没回来,妈妈含泪说,爸爸在外面上班,李辰玺并没有怪爸爸没回来照顾她,还叮嘱妈妈告诉爸爸:“我快好了,别急着回来,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其实,李辰玺不知道,爸爸就躺在她楼下的一张病床上。爸爸将自己一整条左腿上的皮肤移植给了她,此刻,经历着和她一样的剧痛。虽然家境窘困,但李志锋一家都在尽力筹钱给女儿治病,李志锋说:“一家人都会守护着她,希望她早点康复回到学校,可以备战明年的高考。”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躺在病床上的李志锋,一条腿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17岁,正是像花儿一样美丽的年纪,然而河南新乡的少女李辰玺,却因为家中厨房液化气泄漏引起爆炸,导致全身80%皮肤烧伤,正在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女孩与父亲李志锋特别亲,她问了好几次怎么爸爸没回来,妈妈含泪说,爸爸在外面上班,李辰玺并没有怪爸爸没回来照顾她,还叮嘱妈妈告诉爸爸:“我快好了,别急着回来,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其实,李辰玺不知道,爸爸就躺在她楼下的一张病床上。爸爸将自己一整条左腿上的皮肤移植给了她,此刻,经历着和她一样的剧痛。虽然家境窘困,但李志锋一家都在尽力筹钱给女儿治病,李志锋说:“一家人都会守护着她,希望她早点康复回到学校,可以备战明年的高考。”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艾陆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全身大面积烧伤,躺在床上接受治疗的李辰玺。

17岁,正是像花儿一样美丽的年纪,然而河南新乡的少女李辰玺,却因为家中厨房液化气泄漏引起爆炸,导致全身80%皮肤烧伤,正在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女孩与父亲李志锋特别亲,她问了好几次怎么爸爸没回来,妈妈含泪说,爸爸在外面上班,李辰玺并没有怪爸爸没回来照顾她,还叮嘱妈妈告诉爸爸:“我快好了,别急着回来,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其实,李辰玺不知道,爸爸就躺在她楼下的一张病床上。爸爸将自己一整条左腿上的皮肤移植给了她,此刻,经历着和她一样的剧痛。虽然家境窘困,但李志锋一家都在尽力筹钱给女儿治病,李志锋说:“一家人都会守护着她,希望她早点康复回到学校,可以备战明年的高考。”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艾陆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液化气爆炸,花季少女被大火吞噬

揪心

揪心

父亲李志锋已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一个月了,他术后的左腿上还缠着厚厚一层纱布和弹力绷带,要把全身重心放在右腿上,一点点向前挪动,进行康复练习。医生建议他做完腿部取皮手术后要注意休息,适当锻炼,但李志锋只要身体允许,都尽可能多练习走路,因为移植自己腿部皮肤是瞒着女儿的,他希望见到李辰玺的时候,不要被她看出异样。下午,重症监护室的医生答应会给李志锋发来女儿的视频,他一直拿着手机在等待。

液化气爆炸,花季少女被大火吞噬

液化气爆炸,花季少女被大火吞噬

10月3日几乎是全家人的噩梦,现在讲起来,李志锋数度哽咽,声音在压抑哭泣时几乎走了调:“我不敢回忆,只要想起孩子讲的内容就觉得难受。”

父亲李志锋已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一个月了,他术后的左腿上还缠着厚厚一层纱布和弹力绷带,要把全身重心放在右腿上,一点点向前挪动,进行康复练习。医生建议他做完腿部取皮手术后要注意休息,适当锻炼,但李志锋只要身体允许,都尽可能多练习走路,因为移植自己腿部皮肤是瞒着女儿的,他希望见到李辰玺的时候,不要被她看出异样。下午,重症监护室的医生答应会给李志锋发来女儿的视频,他一直拿着手机在等待。

父亲李志锋已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一个月了,他术后的左腿上还缠着厚厚一层纱布和弹力绷带,要把全身重心放在右腿上,一点点向前挪动,进行康复练习。医生建议他做完腿部取皮手术后要注意休息,适当锻炼,但李志锋只要身体允许,都尽可能多练习走路,因为移植自己腿部皮肤是瞒着女儿的,他希望见到李辰玺的时候,不要被她看出异样。下午,重症监护室的医生答应会给李志锋发来女儿的视频,他一直拿着手机在等待。

10月是农忙的时候,李志锋和妻子也在外忙碌,家中只留有正在放国庆假期的17岁的女儿和11岁的儿子。“当时他们俩在家里写作业,不在一个房间,听到家里有声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开门看一下。我女儿就说让弟弟写作业,她去看,结果是厨房液化气泄漏,开门的一瞬间就爆炸了,孩子整个人都被火烧着了。那时候她还穿的短袖短裤,身上衣服和皮肤都被火灼烧。”

10月3日几乎是全家人的噩梦,现在讲起来,李志锋数度哽咽,声音在压抑哭泣时几乎走了调:“我不敢回忆,只要想起孩子讲的内容就觉得难受。”

10月3日几乎是全家人的噩梦,现在讲起来,李志锋数度哽咽,声音在压抑哭泣时几乎走了调:“我不敢回忆,只要想起孩子讲的内容就觉得难受。”

随后,李辰玺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经过诊断,她全身多处二度、三度火焰烧伤,面积达80%,同时伴有吸入性损伤,低血容量休克和爆震伤,病情危重,多次手术后,还在重症病房时刻监护。令李志锋稍感欣慰的是,女儿现在的意识清醒,语言功能没有丧失,每天送饭的时候,他都要和妻子隔着监护室的门喊上几次女儿的名字,问问她怎么样,当李辰玺的应答声从里面轻轻传出来时,夫妻俩的眼里顿时蒙上了一层白雾。

10月是农忙的时候,李志锋和妻子也在外忙碌,家中只留有正在放国庆假期的17岁的女儿和11岁的儿子。“当时他们俩在家里写作业,不在一个房间,听到家里有声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开门看一下。我女儿就说让弟弟写作业,她去看,结果是厨房液化气泄漏,开门的一瞬间就爆炸了,孩子整个人都被火烧着了。那时候她还穿的短袖短裤,身上衣服和皮肤都被火灼烧。”

10月是农忙的时候,李志锋和妻子也在外忙碌,家中只留有正在放国庆假期的17岁的女儿和11岁的儿子。“当时他们俩在家里写作业,不在一个房间,听到家里有声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开门看一下。我女儿就说让弟弟写作业,她去看,结果是厨房液化气泄漏,开门的一瞬间就爆炸了,孩子整个人都被火烧着了。那时候她还穿的短袖短裤,身上衣服和皮肤都被火灼烧。”

病房里的李辰玺全身裹满了纱布,尽管如此,在极难得能看见父母的时候,她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却刺痛着李志锋的心:“我姑娘特别坚强懂事,她和病房里的护士医生都说,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看见我难受的样子。”他把脸无力地埋进双手里:“家里原来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我们只想姑娘快点好起来。”

随后,李辰玺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经过诊断,她全身多处二度、三度火焰烧伤,面积达80%,同时伴有吸入性损伤,低血容量休克和爆震伤,病情危重,多次手术后,还在重症病房时刻监护。令李志锋稍感欣慰的是,女儿现在的意识清醒,语言功能没有丧失,每天送饭的时候,他都要和妻子隔着监护室的门喊上几次女儿的名字,问问她怎么样,当李辰玺的应答声从里面轻轻传出来时,夫妻俩的眼里顿时蒙上了一层白雾。

随后,李辰玺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经过诊断,她全身多处二度、三度火焰烧伤,面积达80%,同时伴有吸入性损伤,低血容量休克和爆震伤,病情危重,多次手术后,还在重症病房时刻监护。令李志锋稍感欣慰的是,女儿现在的意识清醒,语言功能没有丧失,每天送饭的时候,他都要和妻子隔着监护室的门喊上几次女儿的名字,问问她怎么样,当李辰玺的应答声从里面轻轻传出来时,夫妻俩的眼里顿时蒙上了一层白雾。

想考音乐学院,去父亲工作的城市陪父亲

病房里的李辰玺全身裹满了纱布,尽管如此,在极难得能看见父母的时候,她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却刺痛着李志锋的心:“我姑娘特别坚强懂事,她和病房里的护士医生都说,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看见我难受的样子。”他把脸无力地埋进双手里:“家里原来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我们只想姑娘快点好起来。”

病房里的李辰玺全身裹满了纱布,尽管如此,在极难得能看见父母的时候,她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却刺痛着李志锋的心:“我姑娘特别坚强懂事,她和病房里的护士医生都说,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看见我难受的样子。”他把脸无力地埋进双手里:“家里原来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我们只想姑娘快点好起来。”

2001年8月24日,李辰玺出生于河南新乡的农村,今年已上高三了。从小她就是父亲李志锋的“小棉袄”,在她还只有3岁多时,李志锋因为生病做手术,在床上躺了3个月,因为妻子在外上班,家里就只有小辰玺照顾他。“我在床上静养,姑娘就陪在我旁边和我说话,问我‘爸爸有没有好一点呀,疼不疼?’然后跑前跑后帮我拿东西。那个时候她个子很小,活泼开朗,逗得我一直笑,连便盆都是她帮我倒。后来我开始能走路了,医生说要出门锻炼身体,姑娘就要跟着我出门陪着锻炼,自己走出去再走回来,担心我身体不舒服,三岁多的小娃娃,从来没跟我说过一句‘爸爸我累了,你抱我走一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