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安芷生院士邀请,南京大学地球与行星科学系教授、地球深部探测中心首席科学家董树文教授来我所访问并作精彩报告——“我国深地探测战略思考与行动”。

吹响向地球深部进军的号角
——地球深部探测中心首席科学家董树文解读我国地球深部探测愿景

燕山运动作为影响中国大陆形成的重要造山运动之一,自1927年翁文灏先生提出“燕山运动”以来,国内外众多学者对其进行了广泛研究。

董教授系统介绍了国际地球深部探测的前沿和我国地球深部探测计划的关键问题与任务。深部物质与能量交换的地球动力学过程,是理解成山、成盆、成岩、成矿、成藏和成灾等过程的核心,深部探测揭开地球深部结构与物质组成的奥秘、深浅联合的地质过程与演化,为解决资源可持续供应、提升灾害预警能力提供数据基础。地球深部探测计划将主要围绕“透视地球”、“深探资源”、“拓展空间”和“绿色利用”等方面,开展基础理论、探测与监测技术方法、仪器装备研发等领域开展前瞻性基础研究,为国家重大资源环境问题提供地下深部解决方案。我国地球深部探测重大科技项目和工程的稳步推进,体现了广大地质工作者牢记
“向地球深部进军”,再创地质事业辉煌,为人类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历史使命。

2017-06-18 中国石油大学报

在国家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等部门的支持下,通过实施一批重大、重点研究项目,对“蒙古-鄂霍茨克洋”、“古太平洋”、“班公-怒江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形成了众多新的认识和见解。

董树文教授现为南京大学地球与行星科学系教授,我国深地探测首席科学家。曾任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执委会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球科学计划执委,为德国埃尔福特科学院院士、美国地质学会荣誉会士;曾获中国十大杰出科技创新人物和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随着深地探测被正式列入我国“十三五”科技创新的总体布局,“深空”“深地”“深海”三大战略科技大布局已经形成,深地探测的意义何在?在高端技术方面我国有哪些成果,与国外存在多大差距?我国将怎样迎接“入地难”的科研难题?

为了加深对燕山运动的认识,厘清燕山运动的时限及其中国大陆的影响,2018年5月26日和27日,在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召开了以“燕山运动与成矿作用”为主题的联合学术研讨会,会议由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深地资源勘查开采”两个重点专项“燕山期重大地质事件的深部过程与资源效应”和“多板块汇聚与晚中生代成矿大爆发的深部过程”联合举办,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南京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及海洋国家实验室海洋矿产资源评价与探测技术功能实验室承办。“燕山期重大地质事件的深部过程与资源效应”项目负责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孙卫东研究员和“多板块汇聚与晚中生代成矿大爆发的深部过程”项目负责人南京大学张岳桥教授主持会议,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国伟、深地项目首席科学家南京大学董树文教授、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吕志成研究员、中国地质大学蒋少涌教授以及来自国内外二十余所著名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150余人参加了本次联合学术研讨会。

安芷生院士、周卫健院士、孙有斌副所长以及研究所中青年学术骨干和研究生40多人参加了学术报告会并进行了热烈讨论。

6月8日,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科学院地球深部探测中心首席科学家,南京大学董树文教授做客第六期“黄岛讲坛”,为大家解读我国目前的地球深部探测愿景

会上,董树文教授作为首席专家,首先作了会议致辞,并作了关于“东亚汇聚的深部结构”的特邀报告。张国伟院士对本次会议寄予极高的期望,希望在对我国燕山运动做出研究的同时,能够站在全球的高度,讨论燕山运动在全球的响应。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董树文教授)

深地专项首席科学家南京大学董树文教授致辞

“深地”探测研究迫在眉睫

另外,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林伟研究员、孟庆任研究员,中国海洋大学李三忠教授、于胜尧教授,中国地质大学郑建平教授,南京大学张岳桥教授,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阳杰华研究员,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孙卫东研究员,中国地质大学刘少峰教授,中国科技大学杨晓勇教授,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所王晓霞研究员等24位专家学者做了学术报告。

“向地球深处进军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战略科技问题。”董树文引用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30日全国创新大会上的讲话,详细阐述了向地球深处进军的重要性。“‘必须解决’意味着迫不及待,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迫切,‘战略科技’涉及国家生存发展的核心,具有全局性的引领作用。”地球深部是人类绝大部分资源能源供应的基础,而中国大陆深部是13亿人口最可靠的能源、资源供应和最安全的避险空间。

图片 5

地下空间的开发和安全利用是城镇化发展的必然要求。当今中国高速发展,对地下空间基础探测的要求越来越高。“地下空间基础探测远远满足不了需求,规划赶不上地下空间发展速度。”董树文说道。我国特大城市、中心城市甚至中等发达城市的地下空间开发已经进入快车道,其速度和规模超出想象。

“燕山期重大地质事件的深部过程与资源效应”项目负责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孙卫东研究员做专题汇报

我国的地下含水层结构探测仍然没有完成,国家级的应急水源地缺乏含水层分布支撑,至今尚未规划。我国水资源短缺,河流和浅层地下水污染严重,急需应急水源地的救急与安全供水。

专家学者就西太平洋板块俯冲过程、燕山运动A幕变形、燕山期陆缘岩浆成矿作用、多板块汇聚体制下的陆内变形与传播、板块俯冲与燕山期成矿、燕山期成矿的深部动力学等燕山运动的关键科学问题看展了研讨,分析了当前研究进展,梳理了燕山期的构造运动变形、岩浆活动与成矿作用等亟需解决的重点科学问题。

向地球深部进军是提高资源储备、缓解资源能源紧缺、保障国家资源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中国高速的发展需要强大的资源做后盾,但我国资源紧缺、战略资源对外依存程度普遍超过50%,开采2000米深部资源已迫在眉睫。我国能源现状同样不容乐观,油气供应不足,亟待拓展油气勘探新空间、新领域,而深地巨大的地热能源为缓解能源短缺提供了新的方向。

图片 6

“如果我们能够提取我国陆地3-10公里深度范围内百分之二的地热能源,就可以足够我们使用6000到10000年。”董树文风趣地说道,“如果地热能源能够有效利用,那我们还找什么油啊!当然,这条路还很长。”雄安新区的选址和雄安地区丰富的地热能源密切相关,新区所在的雄县,作为我国的地热示范点,其地热能源已经普遍应用。董树文说道:“中国的地热技术与全世界在同一起跑线,我们的目标就是像美国的页岩油气研究一样,真正造福全球。”

“多板块汇聚与晚中生代成矿大爆发的深部过程”项目负责人南京大学张岳桥教授做专题汇报

和谐社会发展对自然灾害预警和防治有了更高的要求。我国青藏高原周缘是全球最活跃的地震带,同时,2011年日本福岛特大地震后,西太平洋板块也进入了活跃期,这使得我国大陆东、西部均处于新一轮的活动期。

图片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