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什么是跨专业考研?
 跨专业考研,就是在自己所学专业之外,选择与自己所学专业有关或是无关的非本专业课程,作为研究或是考研目标,进行的研究生考试复习,进行研究生考试的活动。

2015年寒假,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出来约打台球的时候,老四在一旁轻描淡写地问我:“怎么样,想好要跨考么?我准备考S大,我要做一名哲学家。”依然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午后的阳光打在他那张小白脸上。那一刻我有些懵逼,这家伙脑袋不会抽住了吧。

二、跨专业考研的原因
1、社会(就业)需要
  我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征途中,需要大批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精英人才,特别是懂经济,研究国际经济发展规律的人才,所以部分童鞋会希望通过“跨专业”的形式给自己的本专业发展增加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有的童鞋觉得自己的本专业不好就业,因而选择跨专业考研。
2、兴趣爱好
  兴趣爱好是最好的老师,是从事某一研究的原动力。有的童鞋高考时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有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或者读完大学之后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本专业,因而选择跨考。
3、名校效应
  处于对名校的热爱,也会有很多人选择跨专业考研。特别是一些偏冷门的专业,是很多既想上名校又觉得自己实力不足的童鞋的选择。

“开球”,老四一杆漂亮的“神龙摆尾”将桌上的最后一颗球打入洞口,动作一气呵成。他目光直视远方,我仿佛从中看到了亚里士多德,看到了柏拉图、苏格拉底和孔子、孟子、王阳明,他真心像一名未来的哲学家。

三、跨专业考研的挑战

“跨就跨,只要是人文类学科都可以,文史哲不分家,不过我暂时还没想好考什么。”时至今日,我已经忘了自己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怎么一副模样,应该也是信誓旦旦,当然还要斩钉截铁。

  跨专业考研相比较本专业考研的童鞋来说,确实面临更大的挑战。我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学习另外一个专业本科所学的几乎全部的知识,这其中最大的挑战莫过于会挤压我们对于公共课学习的时间。
  基于上述的原因,很多童鞋面对跨专业时,不免会有抵触的心理,这都是正常的想法,但如果已经决定了在研究生阶段改变自己的专业,那么我更希望大家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付出在考研课程的学习上,而非一再犹豫,一再追问“跨专业考研难不难”、“考研失败怎么办”等这些除了打击自己的自信心之外,对考试成绩的提高不会有任何帮助的问题。

那时的我们都还是工科生,在某不知名的二本院校做着春秋大梦。我的专业是食品科学与工程,每天在实验室忙碌,主要就是和各种实验仪器打交道。经常会为了配置某一种试剂而焦头烂额,抓耳挠腮,最后却还是发现自己标错了度数。老四当时的专业是软件工程,这可是个抱金砖的好专业,现在随便拎一个出来起薪就是20万往上。不过他对这个专业也不敢兴趣,每天忙着在自己的书法社写字。每次打电话过去,肯定就是在练字。老三从小家学渊博,高中时期作文经常被老师贴在墙上当做范文。我与老四在成绩单的末尾常常幽怨地望着榜单前几位的老三。考高的时候,老三顺利考取一本院校,进入一所大学读了土木工程业。

四、怎样的跨专业选择比较合理

大四的日子就像是坐上了火箭一样飞快,离家前夜,和历史学专业出身的老M同学彻夜长谈后,我下定决心选择了跨考历史学。

  经管之间的专业跨度不大,考研的专业课考试科目都学过。
  理工科跨考经管的比较多,这是相对比较容易的。尤其是数学专业的跨考经济,成功率相当高。管理科学与工程也是工科学生跨考比较多的专业。
  理工科想跨考人文社科,首先看有没有专业衔接的专业,比如新媒体技术方向,法庭科学方向,教育技术方向,都属于工科与人文社科的结合。
  管理类的专硕(会计、审计、图书情报)是属于跨考比较多的,因为初试内容比较简单,文理生都可以考,跨考难度较小。但复试的难度比较大,淘汰比例高!
  理工科之间的互跨,主要是看专业课考试科目是否有学过(初试、复试),跨考的时候注意去看一下学校的复试要求,有没有需要机试和实验的,这些是否有操作过。理工科专业细分非常多,专业之间差别也比较大,跨考是属于比较少的,除非有特定的兴趣爱好,一般不是很建议学生跨考。
  人文社科之间的互跨,一般比较冷门的专业比如:哲学、历史、大法学下面除了0301小法学的一级学科:政治学、民族学、社会学、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些专业毕业的学位证书都属于法学学士学位),这些跨考难度是一般的。因为报考的人比较少,竞争压力小。
  人文社科跨考难度比较大的是文学(尤其是新闻传播),法学【注意是法学硕士,而不是专门需要跨考的法律硕士(非法学)】。其次是教育学心理学。

当时在夜里,我暗自告诉自己,如果错过了这次跨考机会,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我自认为幼年时期还是读了几本历史书籍,对于历代历史学大家如数家珍。大学三年来稍有闲暇时间,我便会躲在图书馆翻书。大三上半年做过一次专业的性格测试,数据显示自己选择研究与分析这一行业还是比较合适,应该是可以和书本以及一些数据打交道,做一个研究型人才。打定主意后,和老爸摊牌。父母支持,此事便正式敲定,当时已经是阳春三月,春光大好。?

五、跨专业最主要的是注意哪些问题

皇家88平台 12

  搜集完备准确的专业课信息资料(参考书目,历年真题及答案等),毕竟是跨专业,在知识面的广度上很可能还是比不上本专业的童鞋,所以复习的时候针对性要强,重难点要把握好,参考书目上的分数要尽可能多得。
  不要听一些无意义的课,很多人会去听一些自己学校的专业课。除非你是考本校,否则听课是一种效率很低的专业课学习方式,当然,这不包括考研辅导班针对你报考的院校专业提供的课程或者如果你能听到那些你考的院校出题老师的课,那就另当别论。
  专业课复习时间早一些。尤其是专业300分的跨考童鞋,专业课复习早早益善。先达到与本专业童鞋应付期末考试的水平。才有资格说和他们差不多时间复习,自己也有竞争力。
  确定跨考以后,本专业的课及格就好。如果跨考的专业课书目很多,那么本专业的学习上面就不要花费过多的时间。

随后而来是漫长的煎熬期,最难的是如何把那颗野了三年的心静下来。?

六、跨专业复试会不会被歧视 
  这是个伪问题。复试被刷是因为老师们觉得该考生不适合在这个学校读研,而不是歧视。
  研究生考试和高考唯分数是举不同,要选拔的是有一定知识基础,有良好的思维能力,有一定的科研热情和科研潜力的人。设置复试也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学生,把好最后一关,而不是一味根据初试成绩来确定是否录取。
  另一方面,招来的研究生是由导师来带,他们在意的是能不能选拔出合适的学生。比如跨专业考历史学,有的童鞋本科学英语或日语,那么研究中外关系的老师可能就希望将他收入门下,因为他有语言优势,可以更快入门。
  有的童鞋可能对历史知识知之甚少,但思维能力很好,做思想史的老师可能就比较愿意接收。有的童鞋性格比较沉稳,能坐得住,做社会史的老师就比较愿意要,因为看档案必须坐得住。
  反之,不论是本专业还是跨专业的,对历史知识近乎无知,思维混乱,性格浮躁,又没有一定的语言基础,可以说找不到一点可以做科研的潜质,那被刷就是必然。
  其实,跨专业的学生担心的不应该是老师会歧视,而应该担心老师会一视同仁。因为从考核难度来讲,导师对本专业考生的考核尺度会更严厉和深入,而对跨专业的考生则相对宽松,能回答到点子上,展现出逻辑思维能力即可。

回到学校,我推掉所有的学生会、社团工作,重新开始跑步。在图书馆借了满满一桌的历史学书籍,向Z学姐借了考研的教科书,同时咨询了当时校内某考研机构的老师,在网上有这么段对话。?

更多考研资讯请关注勤思教育

“食品跨考历史,四级过了没?”

“没有。”

“你的历史功底很好么?很多科班的历史出身每年都很难考上。”

“没有很好,7、8年不看历史了,我是理科生。”

“哦,那我觉得你基本没戏,不要以为一时的兴趣能够让你成功,还是好好考食品专业吧。”

我没有回复他,默默地保留了这段聊天记录。这些话,我没对任何人提起过。

昨天看见紫薇姐姐的动态:“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然后是耻辱。”我默默地点了赞,有些东西自己知道就够了。

进入5月份,各大院校的研究生录取工作基本结束,我联系了成功考研的历史学专业的学长学姐,从他们这里得到了或多或少的建议和意见。我当时一心渴望去华中地区某师范类院校学习中国近代史,M学姐报考该校被刷。语重心长地给我讲了很多道理,热门历史学类的师范院校相当难考,比一些985院校都难。我当时听得懵懵懂懂,满口答应,对自己的考研前景有了一丝担忧。

6月是离别的季节,送别了一众学长学姐,我们正式成为大四党。

备考四级的某个夜晚,老四打来电话询问近况,同时透露了他想要考书法专业的想法。我心里有些激动,但是嘴上还是开着玩笑:“书法,学出来一起开个培训班。”他在电话那头很认真:“我们一起考N大吧,真的很不错。”N大是艺术类高校中的翘楚,本身也是985顶级名校,我内心有点自卑:“你要根据自己的实力来定学校啊,选择很重要的。”说出这句话时候,我一刹那有些吃惊自己的想法。量力而行,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价值观。?

“嗯,我知道。反正我是要考书法专业了,确定了,不想其他了。”

“嗯,好。加油,我还是历史。”?

3

7月的L市,天气在北方来说实在不能算太坏。整个假期我没有选择回家,一直在学校待着按部就班地复习。此时才得知老三的身体要动手术,虽然早知他高中时期就一直配合治疗,只是没想到最后选择在这个时间开刀。

“医生说,不能拖了。”

该来的,就随它来吧。

老三最后选定了教育经济学专业进行跨考,同样选定华中某高校。可能是命中注定,我们三人最终都走上了跨考之路。

暑假在学校的日子非常苦,经常停水断电,无法洗澡。学校选择在假期进行大整修,一条自来水管成了全校考研学子的救命稻草,缺水的日子里大家每晚都头顶着脸盆去水管处接水。由于水管在地下管道中,我们还需要跳入1米左右深的地坑中接水,大家苦中作乐,好不热闹。

接到老Z电话是八月初的一个夜晚,我正在学校操场跑步。暑假的学校操场静得出奇,只能听见周边小河中青蛙的鸣叫以及远处乡村中的狗吠。

“老三手术做完了,一切顺利。”

“嗯,好,真好。”我当时只挤出这几个字,内心真心替他高兴。

8月底回家,看望老三。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聊起考研,他说继续坚持吧,看能学到什么程度。记得当时送了一本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给他,从理科生跨行到文科生,王小波也算是我们的前辈楷模。

进入10月,身边很多人因为坚持不住选择了放弃,但是更多的人选择了疲劳战,与自己的身体进行对抗。每天6点30教学楼开门的时候就守在外边,中午也不回去,一直到晚上10点30才从教室匆匆离开。我选择了坚持自己的计划,合理休息,安排时间。

此时得知老四已经将学校改为帝都某校,专业没变。而我此时还在为学校的事情举棋不定,考研过程中结识的研友水平明显高我一个层次。月中一位老师的讲座将我从现实拉回,历史学如何为社会所用。我开始进一步考虑自己未来的规划问题。此时老M同学推荐了本省的S大,虽然是一所双非高校,但是历史学科根基深厚,名师众多,值得报考。我在认真做了权衡之后,将目标院校锁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