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铁镛、何季麟、孙传尧、邱冠周、邱显扬任会议执行主席 [科学网
潘锋报道]
以基于钨的稀有金属资源高效提取与循环利用为主题的第430次香山科学会议9月4日~9月6日在北京举行。本次会议旨在汇集我国钨工业领域的科学家和行业专家,共同对国家在钨工业发展战略中的全局性、前瞻性重大问题以及钨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的科学技术问题进行探讨;识别出我国钨资源开发中的技术壁垒和重大科学基础问题,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资源整合,使我国成为世界钨工业强国,提高我国钨工业的国际话语权。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镛教授、宁夏东方有色金属集团公司何季麟教授、北京矿治研究总院孙传尧教授、中南大学邱冠周教授、广州有色金属研究院邱显扬教授担任会议执行主席。钨是直接关系到国防安全和经济安全的战略金属。我国虽是钨资源大国,但多数是禀赋差、共伴生为主的难选冶资源,占资源66%的白钨矿和黑白钨混合矿选矿回收率仅为60%左右;现行冶金分离方法能耗大、环境污染严重,伴含有大量的相似元素难以经济及绿色深度分离与利用;尾矿及二次资源循环利用率不高;钨制品制备技术、装备水平相对落后,产品的性能已满足不了现代工业对钨制品的要求,同时现行政策与法规难以适应钨业健康发展的需求。针对我国目前钨资源的综合利用和钨制品开发中存在的问题,如何高效、清洁地提取和合理开发钨资源,提高钨资源的应用价值,推进相关政策调整,已成为我国低品位复杂钨资源绿色高效利用的当务之急。来自北京工业大学、广州有色金属研究院、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国家钨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单位的多学科、跨领域专家学者与会,围绕基于钨的稀有金属矿产资源开发的科学问题;基于钨的稀有金属冶金分离提取的科学问题;基于钨的高端金属制品开发的科学问题和基于钨的稀有金属资源循环利用的发展战略与对策等中心议题进行深入讨论。香山科学会议是由科技部发起,在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的共同支持下于1993年正式创办,相继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中国科学院学部、中国工程院、教育部、解放军总装备部、前国防科工委、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卫生部等部门的支持与资助。香山科学会议是我国科技界以探索科学前沿、促进知识创新为主要目标的高层次、跨学科、小规模的常设性学术会议。会议实行执行主席负责制。会议以评述报告、专题报告和深入讨论为基本方式,探讨科学前沿与未来。详情请见:香山科学会议

■本报记者
甘晓
仅剩23年的开采保证年限,供应了全球钨需求量的80%,在国际竞争中缺少话语权这就是我国优势矿产资源金属钨所面临的现状。长期以来,我国钨资源因储量、产量和出口量位居世界第一,而被业内人士称为三个第一。然而,经过多年开采,我国已面临严重的钨资源危机,不仅体现在数量上,也体现在质量上。近日,在以基于钨的稀有金属资源高效提取与循环利用为主题的第430次香山科学会议研讨会上,会议执行主席、广州有色金属研究院院长邱显扬指出:如何高效提取和开发钨资源,提高钨资源的应用价值,已成为我国从钨资源大国走向钨资源强国的当务之急。资源危机凸显江西省大余县是我国最早发现黑钨矿的县,一直被誉为中国钨业发祥地,却在2011年底公布的全国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中榜上有名。大余县的变迁是我国钨资源危机的一个缩影。据统计,从2003年至2011年,我国钨矿储量从420万吨降低至190万吨,减少了54.8%。而按照我国2010年钨资源的生产能力计算,目前钨基础储量的开采保证年限仅剩23年。更加令人担忧的是,钨矿资源质量问题也相当严重。邱显扬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随着钨矿资源的逐年开采,钨矿山品位呈逐年降低的趋势。矿物学上,金属钨在成矿过程中形成钨酸盐类,其中黑钨矿和白钨矿最具有工业价值。黑钨矿成分相对简单,易于采选。而白钨矿富矿少、组分复杂、品位较低。长期以来,这种低品位的复杂钨原料尽管占全国钨资源储量的70%,仍然难以得到与黑钨矿媲美的青睐。正因如此,我国以前消耗的大部分是黑钨矿。然而,目前的现实是,黑钨资源越来越接近枯竭,以白钨矿为主的局面已经形成。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研究员孙传尧直言不讳地说。冶金难题亟待解决低品位钨矿中,往往含钼、磷、砷、硅等杂质,增加了冶金提取的难度。目前,钨与高含量杂质分解技术尚未成熟,现有的萃取法、离子交换法和沉淀法不仅消耗大量化学试剂、造成环境污染,过量辅助材料的加入还将对后续工序带来困难。我国的钨湿法冶炼水平居世界领先地位,工业上用氢氧化钠分解白钨矿并广泛推广。中南大学冶金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赵中伟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过去,这在国外认为是不可能进行的。但是,就算碱用量增加4到6倍,低品位钨矿的分离仍然未能取得良好效果。据统计,我国钨冶炼废渣中钨含量高达2.5%,每年钨精矿损失高达3550吨,相当于一个大型钨矿的产量。而碱用量的增加则将导致加工费用的居高不下,辅助原料及热、动能消耗的大幅增加。赵中伟认为,现有技术单独以低品位钨矿为原料进行生产,因成本过高而无法实现经济冶金。同时,钨矿冶金环境污染严重。最新数据显示,我国钨冶炼废水年排放量达1600万吨,废水的各项指标均远超国家标准。而国内钨冶炼企业的工艺均无法实现废水零排放。萃取工艺排放高浓度的硫酸钠废水、离子交换工艺则排放大量低浓度含盐废水。邱显扬说。高端产品缺乏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左铁镛指出:钨是现代国防中不可替代的战略金属,其工业制品也应是整个行业关注的焦点。近年来,我国钨制品制备取得了长足进步,产量占世界的40%以上,稳居世界第一。然而,在性能上,国内钨制品主要以中低档为主。高精度、大尺寸、复杂钨制品零部件以及功能梯度合金的制备技术、装备水平与国外差距较大,产品密度、硬度、断裂韧性等性能还无法满足现代工业和国防工业对钨制品的要求。邱显扬说。硬质合金制品是一种主要的钨制品。目前,国内共有硬质合金企业600多家,制造高精密刀具、模具和工程机械配件等高附加值产品的比重极低。这是由于国内钨制品的纯度、粒度和均匀性控制尚未得到有效解决,企业技术质量标准建设滞后。据调查,多数企业科技投入少,研发投入不到销售收入的1%,直接影响了原创高端产品的突破。同时,废旧硬质合金中钨含量约40%到95%,美国废硬质合金利用率已占其钨总用量的35%到40%。而据估计,目前我国二次钨资源的利用率仅为24%左右。提高钨制品的二次资源回收率,则有望实现钨资源、能源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对此,邱显扬指出,钨材的解离及钨化物提纯、转化行为是这一过程亟待突破的关键性技术。除此之外,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积极开发矿山循环利用清洁生产技术、钨矿物与伴生元素的分离及新一代钨基合金的材料性质,才能解决当前低品位钨资源面临的开采、冶炼和制造问题,最终实现钨资源的绿色、高效开发,从而推动整个钨工业的崛起。《中国科学报》
(2012-09-14 A1 要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