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斗吐出样品。海底沉积物。■本报记者
陆琦
经过近60个小时的持续作业,第四航段在南纬19度附近的南大西洋洋中脊完成了4条热液综合拖体测线。在海底摄像的帮助下,神秘的海底世界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揭开海底的神秘面纱,看只是第一步,科学家的好奇心不会就此得到满足。海底究竟有什么宝贝,亲手触摸一下,拿回实验室分析一下,才更真实。当地时间9月25日上午9点左右,在完成第4条测线后,紧接着,调查队员们下放了深海电视抓斗。深海电视抓斗,是可用于深海海底采样的机电设备。和拖体一样,也是个庞然大物。它主要由抓斗、液压和电源系统、水下电视、机架和甲板控制单元组成,经铠装同轴电缆吊装下放至最深达6000米的海底,通过所带摄像机观察海底,由甲板监视系统操作斗体开合,并根据需要对海底表面松散岩石、沉积物等进行抓取采样。抓斗的下放过程和拖体基本一样,需要不同岗位的船员、队员的密切配合,才能顺利完成。等抓斗安稳到达3000米海底之后,首席科学家杨耀民带着调查队员在深拖实验室观察摄像机传回的海底画面。此时,深拖实验室内一片寂静,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生怕错过了什么宝贝。作热液硫化物调查非常不容易。一位老大洋告诉记者,有的时候,跑了很长一条线,也没有发现热液异常或热液喷口;有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可是由于海底地形太过复杂,无法用抓斗抓取,眼巴巴盯着干着急。就这样,大家紧盯着屏幕约六七个小时,吃饭都在实验室草草了事。到下午4点左右,杨耀民感觉可以取样了,便吩咐抓斗操作手进行抓样。只见庞大的抓斗在海底慢慢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深深地咬上一口,而后慢慢合拢。约1小时后,吃饱喝足的抓斗便回收至甲板。待摇摇晃晃的庞然大物在甲板上方停稳后,随着第二小组组长李兆学一个打开的手势,哗哗哗血盆大口瞬间张开,把在海底吃到的宝贝统统吐了出来。一旁等待分样的调查队员早已按耐不住,一手拿铲子,一手拿样品袋,围着那堆来之不易的样品开始分装,带回实验室作进一步的详细观察和描述。出于好奇,记者也亲手感触了一下这些常年覆盖在海底的沉积物:上层黄色的、黏黏的,有点像花生酱的,叫钙质软泥;下面黑色的、颗粒状的,貌似煤炭但很扎手的,是火山玻璃。《中国科学报》
(2012-10-08 A4 综合)

中国海洋报讯4月19日,西南印度洋晴空万里、风高浪急,中国大洋第30航次第四航段在这里开展了首次深海电视抓斗作业,成功抓获我国在西南印度洋单体最大的硫化物样品。

海底捞:“大洋一号”船电视抓斗洋底探秘

当天,“大洋一号”船抵达既定作业站位,开启了动力定位系统。按照计划,大洋科考队将在这里进行深海电视抓斗作业。深海电视抓斗是用于深海海底采样的机电设备,可下放至4000米水深的海底,通过摄像机观察海底,由甲板监视系统操作斗体开合,对海底表面松散岩石、沉积物等进行抓取采样。

“大洋一号”船4月18日电 海底捞:“大洋一号”船电视抓斗洋底探秘

12时50分,绞车钢缆把深海电视抓斗吊起,再缓缓送入海中,作业正式开始。深海电视抓斗像一条鱼,排开海水沿着直线奔向海底。开启照明灯和摄像机、注意观察离底高度,在“大洋一号”船深拖实验室内的电子屏幕墙上,画面不断变换,后甲板、绞车间、深海电视抓斗内的实时场景一览无余。绞车的控制仪器和甲板监视系统正在高速运行。

大海无垠,洋底难测。中国“大洋一号”科考船上的科学家用深海电视抓斗,到大洋的洋底去打捞“宝贝”。4月中旬的西南印度洋作业区风浪渐息,正是下抓斗的好时机。4月12日晚至15日,“大洋一号”一连10次从大洋底获取大量样品。

首战即决战,不能有丝毫马虎。科考队员紧盯着电子屏幕墙,关注着深海电视抓斗的离底高度、压力、位置等信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500米、1000米、2000米……深海电视抓斗越下越深,14时30分,它向着2800米的海底发起冲击。

开斗!“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宝贝”

通过电子屏幕上深海电视抓斗摄像机传输回来的画面,可以清楚地看见海底的情况。这是一个神奇世界:热液区里有自由游弋的鱼虾、高低起伏的海山、造型各异的硫化物……

海风阵阵,涌浪使船颠簸。随着钢缆上收,白色抓斗浮出水面。“大洋一号”船尾的A型架缓缓向甲板移动,悬在甲板上方2吨多重的抓斗摇摆不定。

“设备状态良好,可以进行抓取作业。”科考队员曾锦辉的报告声使深拖实验室内的空气骤然紧张。

“拉紧绳子!”作业组长王建佳一声令下,左右各3名调查队员拉紧了止荡绳,抓斗不再左右摇摆,最终稳稳落在甲板上。

“进行抓取!”一直紧盯电子屏幕的本航段首席科学家周怀阳看准时机,果断下达作业指令。

这是从几千米的大洋底回收抓斗的关键时刻。这一幕,几天来不停在船尾甲板上演。深海电视抓斗能沉入3000米水深的海底,科学家可以通过船上实验室中的监视系统,操控斗内摄像机观察海底以及斗爪开合,对海底表面的物质抓取采样。

接到指令,曾锦辉熟练地操作深海电视抓斗在海底选择目标,实施抓取。但是,由于海底沟壑纵横,地形复杂,接连两次抓取都没成功。“稳一点,再稳一点,不要着急。”周怀阳不住地给他打气。曾锦辉镇定下来,继续作业。选中目标,抓取,成功!终于,一块巨大的硫化物在第三次抓取时被捕获。

“开斗”——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海底几千米下抓来的东西浮出水面,就要呈现眼前,令人格外心动。

16时45分,抓斗被吊离水面,返回船上。不料,在取出样品时又遇到了难题。由于样品体积太大,抓斗在张开时被卡住了。其实,取出样品并不困难,但想要保持样品的完整性,工作难度就很大了。垫木板、铺塑料布、抠样品……,都要靠科考队员小心翼翼地合作完成。

“控干斗里的海水就打开抓斗,”首席科学家苏新发出指令。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深海电视抓斗最终缓缓张开。脱离抓斗“怀抱”的硫化物样品乖乖地躺在甲板上。

抓斗打开了。甲板上瞬间堆积着一大片灰白色的“软泥”,里面包裹着一块块黑色的大石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