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希才

没有通讯信号、没有电视节目,不见岛屿、陆地,中国“大洋一号”科学考察船正行驶在茫茫海天之间。这艘中国功勋科考船去年12月从青岛起航来到西南印度洋,执行中国大洋科考第39航次科考任务,寻找海底金属硫化物矿藏,开始第三航段的艰苦航程。

图片 1

■本报记者
陆琦
上大洋一号船已快一个月,和船员、队员基本都熟络了。回想刚上船那会儿,都叫不上几个人的名字。在船上第一个认识的人是服务员吕希才。瘦高个,操着一口大连普通话,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吕师傅。上船第一天,见记者拿着相机到处拍,吕师傅便打趣道:现在别拍我,等打球的时候拍我,拍帅点儿啊。打乒乓球可以说是船上最受欢迎的运动了。吕师傅也是高手之一,每天晚上都要玩上几局,观众越多,他打得越投入,不时还摆出各种特别标准的国球手的姿势,逗得观众捧腹大笑。起初,记者很是奇怪,船上怎么还需要服务员呢?慢慢才发现,虽然不起眼,但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岗位。吕师傅一个人要负责管理船上的生活日用品,包括洗漱用具、床上用品、工作服的发放与管理等,同时还要每天打扫餐厅、走廊等公共场所的卫生。所以,吕师傅是大家在船上最常见到的船员。三餐时间,他在餐厅打扫;三餐过后,他在走廊打扫,抹布、拖把不离手。吕师傅不光勤快,还有着一双巧手,经常DIY,进行一些废物利用。有船员告诉记者,吕师傅会把茶叶渣回收后晾干,做成枕头芯,这种吕氏枕头可受欢迎了。除了服务员工作,吕师傅还是有名的大洋理发师,老少皆宜。船员、队员出海,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大半年。打理全船人的个人形象,就成了吕师傅的又一大重任。平头、锅盖头各种发型,他都很在行。出海已半年的吕师傅,将在第四航段结束后回国,有个还要继续下航段任务的调查队员笑着说:得赶紧找吕师傅理发了。现年53岁的吕师傅,有30年的出海经验,是名副其实的老大洋。一开始,他在调查船上的实验室当技术员,干了大约10年,而后转当服务员,这一干就是20年。我喜欢出海,喜欢在船上干,喜欢我的工作。吕师傅平时喜欢跟人攀谈,但语言都很简练。在他看来,服务员是非常愉快的工作,虽说事情繁杂又琐碎,但没什么压力,很轻松,别人开心,我就开心了。或许是服务员的特质,有求必应不说,吕师傅还特别细心,经常主动关心船员、队员。晕船了,他会准备些水果悄悄送到你房间;连续作业没时间洗衣服,他会上仓库找套库存的给你换上别看平时嘻嘻哈哈,跟没心没肺的小孩子似的,一说起家里人,吕师傅的脸上马上流露出幸福而深情的笑容。跟大洋一号船从青岛出来前20天,吕师傅刚当上了姥爷。小孩子长得可快了,好多变化我都错过了。说着说着,吕师傅的眼中突然闪烁着点点泪光。《中国科学报》
(2012-10-09 A4 综合)

随船采访的新华社记者与科考队员、船员们一起领略海上漂泊的苦、辣、酸、甜,深切体会到“同舟共济”这四个字的重量。

8月4日清晨,执行中国大洋第48航次科考任务的“大洋一号”船头惊现十几头海豚“领路”,这让早起的科考队员大饱眼福。受到今年第13号台风“姗姗”的影响,本航次到达西北太平洋作业区还需8天的行程,之后将在作业区开展30天综合深海资源环境调查。

苦——晕船,人人都要迈过的槛

“大洋一号”装备如何?

摇摆的船让每个人的行走都像在打醉拳。

——携带“海龙Ⅲ”“海龙11000”等重要国产设备

4月上旬,在大气旋和强冷空气作用下,作业海区的风力达到11级,掀起狂浪。“大洋一号”也要“看天作业”,安全起见,必须暂停作业,临时躲避风暴。

“我做过散货船、集装箱船、杂货船等各种船型,‘大洋一号’科考船的设备、性能处于领先水平,尤其是在减振、降噪方面十分突出。”船长赵勇建告诉记者。

“站着就头晕,只有在床上躺着。我们就像元宵馅儿一样,被摇得在床上滚来晃去,”科考队员们虽然难受,依然开着玩笑。上下颠簸、左右摇晃,突然身体会有失重悬在半空的感觉,马上又被床板硬硬托住,一阵阵恶心不断袭来,头疼令人苦不堪言。

据了解,“大洋一号”是中国一艘先进的现代化综合性远洋科学考察船。船体总长104.5米,宽16米,排水量为5500吨级,全速能达到16节,是中国远洋科考船的一面“旗帜”。

船长徐巍巍在第三航段新队员上船时,就打了晕船“预防针”。他说:“大家都会晕船,只不过程度不同。老船员也晕船,但很快就能适应。新队员们刚上船,有的是第一次出海,必须要过这一关,当然也不用紧张,适应了就好。”

“‘大洋一号’是科考功勋船,十几年前,中国70%的大洋科考任务由它来承担。”领队孙利佳说。据介绍,1994年,中国大洋协会从俄罗斯购买该船,命名为“大洋一号”;1998年,“大洋一号”交由原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管理。到目前,已进行过两次重大改装,尤其在2017年,对主机及辅助设备进行了更换与修理,“大洋一号”船重焕新生。

颠簸的夜晚更是无法入睡,人会被晕船折磨得迷迷糊糊。伴随着各种物件侧滑、滚动和摔落在地的刺耳声音,即使睡着,也会被突然吓醒。有的队员干脆把床垫搬到底层实验室,因为那里摇摆的幅度小些。

走进“大洋一号”,位于顶层、视野最为开阔的是驾驶甲板,其下5层分布着生活区、餐厅以及6个实验室,包括多波束和浅剖实验室、深拖室、以及地质、化学生物、地震和综合网络等实验室。

辣——安全百件事,一件不能少

“快看,我们甲板上满满当当全是装备,队员在甲板打篮球的愿望破灭了。”首席助理李正刚开玩笑地说。装备之多预示着这次科考任务之重。据李正刚介绍,本航次将进行“海龙Ⅲ”“海龙11000”、水下滑翔机等重要国产装备的试验,并利用箱式取样器、底栖生物拖网、摄像拖体等常规装备开展调查作业。“其中下水装备至少有13个以上。”

“大洋一号”船上留存着一个奇特的公式:100-1=0。就是说安全工作百件事,少了一件都不安全。船上严格的安全规章制度,透着一股“辣味”。

“可以说,目前国内自主研发的常规深海调查装备性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ROV等重要调查装备研发能力也在迎头赶上。”首席科学家李怀明说。“这次大洋科考将在自然资源部中国大洋事务管理局领导和指挥下,持续关注深海大洋的环境保护问题,在航渡过程中将开展海上漂浮垃圾观测以及海洋微塑的样品采集;到达作业区后,将在海山区开展综合海洋化学、物理海洋、生物多样性等深海环境相关的多专业调查,履行我国与国际海底管理局签署的富钴结壳资源勘探合同的环境监测保护义务,为人类和平开发利用国际海底区域贡献中国力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