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科峰2012年6月,国际湿地公约大会发布的《水鸟种群估计》报告显示:亚洲水鸟种群下降数量超过50%,而中国湿地和候鸟迁徙通道正全面告急。迄今为止,在全球8条候鸟迁徙通道中,有3条经过我国,分为东、中、西三条线。东部路线主要沿我国东部海岸线推进,是湿地水鸟最重要的迁徙路线。这些候鸟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自湿地面积的急剧减少和人类活动的增多。上海南汇东滩湿地的困境,可谓是这一报告的最新证明。时至今日,人们依然热衷于开发湿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在法定意义上,湿地是自然形成的,一般不属于个人或组织,因而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城市开发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阻力和成本。同时,湿地往往位于风景极佳的场所,或依山伴水,或面朝大海,更容易成为土地投资者觊觎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南汇东滩湿地的复垦和被开发就在意料之中还有什么比无主之地更适合用来开发呢?至于过路的候鸟和栖息的生物,它们原本就无法对抗人类生存扩张的冲动。但是,大自然不会永远沉默。近期,全国不少地方出现的持续雾霾天气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有专家甚至指出,如果失去东滩湿地的缓冲,上海将难以抵挡来自海上的任何灾难。如果发生极端气候事件,失去滩涂湿地的缓冲,这座拥有上千万人口的城市将岌岌可危。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生态环境持续恶化,一场暴雨、洪水或海啸,就足以让一个现代化城市陷入灭顶之灾。南汇东滩湿地行将消亡,正是当下中国湿地保护尴尬境地的缩影。当无形的生态安全遭遇有形的城市化、商业大潮的侵袭,生态环境往往成为牺牲品,空留下环保人士的愤怒和无奈。2012年,多家科研机构发布的《1978~2008年中国湿地类型变化》报告就指出,根据遥感制图结果,30年间,中国湿地面积总体减少了约10万平方公里,滨海湿地减少5215平方公里。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国并非不重视湿地保护。1992年7月31日,中国正式加入《湿地公约》。此后20年,我国共有41处湿地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相继颁布了《湿地保护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国家湿地公园验收办法》等一系列文件。但遗憾的是,就在2012年12月,在纪念中国加入《湿地公约》20周年座谈会召开前,全国范围的湿地保护法仍未出台。恰恰是这部关于湿地保护的国家大法的难产,直接导致了有关管理单位在湿地保护、污染处理等方面的失语和弱势。20年的光阴,缘何换不来一部全国性湿地法的出炉?为何环保方面的立法总是晚于环保者的行动?有业内人士称,由于国土、环保、水利、林业、海洋等多个部门都有湿地管理职能,各部门虽然对立法推动湿地保护达成基本共识,但对具体条款多存争议,这也直接导致相关法律法规的常年缺失。基于全社会的共同利益,有关方面计较于部门利益得失、忽视社会大众利益的做法,恰恰是利益集团博弈在生态环保领域内的又一个鲜明写照,且同样令公众愤慨。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实现美丽中国。享有地球之肾之称的湿地,无疑是实现美丽中国梦的重要着力点。如何让现存的湿地更好地发挥生态功能、在更大程度上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是需要决策者和建设者共同面对的迫切问题。中国加入《湿地公约》20年之后,靠什么继续推进湿地保护工作?或者,中国经济经历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靠什么续写未来的目标与梦想?这需要深思,需要抉择,更需要实际的行动。《中国科学报》
(2013-02-01 第1版 要闻)

图片 1

在北京野鸭湖求偶打斗的候鸟黑翅长脚鹬 徐永春摄/光明图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