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两天就得往学校跑,不去就像缺点儿啥似的。”近段时间以来,安徽省寿县安丰镇镇长时召银成了镇里中小学的常客。

改善农村学校办学条件,保障贫困家庭子女就学。利用校舍安全工程、中小学校舍维修改造项目和“全面改薄”等项目建设资金,连续五年实施“村级小学提升工程”,大力改善农村中小学办学条件。加快推进教育信息化,全县中小学宽带网络接入、“班班通”设备实现全覆盖,信息化优质资源在农村中小学得到普遍应用。实施“寒门圆梦”精准扶贫助学计划,在全面落实义务教育“两免一补”和营养改善计划等政策的同时,为每位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每年补助800元生活费,按小学1000元、初中1250元的标准补助寄宿生生活费;对孤儿、残疾学生、经济困难残疾家庭学生和因家庭成员患重大疾病或意外事故造成特别困难的在校学生,按每生每年500元—2000元不等的标准进行扶助,确保学生不因贫失学辍学。广泛开展校园文体活动,让每一个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得好。

据了解,河北省已有一半以上的县基本完成学区建设工作,建立了县级教育行政部门、学区中心校和学校三级管理的县域教育管理新体制。

早在2013年,寿县就推行了学区建设改革,以乡镇为单位,成立25个学区管理委员会。每个学区管委会作为县教育局的股级派出机构,有四到五名事业编制,学区管委会在县教育局领导下开展工作,同时接受属地乡镇党委政府指导、监督、考核和管理,扭转了基层教育管理“松、弱、软”的状况,提升了教育管理效益。

深化教师管理体制改革,稳定农村教师队伍。推行教师“无校籍管理”改革,成立教师管理服务中心,校长、教师实现了定期交流轮岗。通过省级统考、引进人才、“特岗计划”等途径逐年加大教师补充力度,2017年全县共补充义务教育阶段教师771名。认真落实乡村教师生活补助和乡镇教师工作补助,最偏远学校教师每月可领取各类补贴1170元。近三年新建农村教师周转宿舍772套,乡村教师生活条件明显改善,为加强控辍保学奠定了师资基础。

前不久,在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现场经验交流会于河北召开之际,记者随教育部采访团深入河北唐山、邯郸等地,采访了当地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面的若干亮点,颇有借鉴和启发意义。

“学区管委会是在以县为主基础上强化基层教育管理的创新举措,很好地规避了这些负面问题。”寿县县委常委、副县长邬平川表示,学区管委会作为县教育局的派出机构,既有行政上的站位,又能够参与辖区内的师资调配等业务管理,落实乡镇在“组织关系、人事任免、教师交流、考勤管理、年度考核、职称评聘、资产管理”等方面的职能,加强乡镇对学区学校的日常管理与过程管理。

教育部简报〔2017〕第14期

对于河北省进行的诸多探索,各省教育厅负责人在参观完河北的多所学校后也有不少感触: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金燕说,推进学区制改革,操作性强、效果好;而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吕明凯在肯定学区改革和城乡教师交流措施的同时,对乡镇义务教育投入的积极性如何发挥不无忧虑,他还认为让优秀教师进农村和薄弱校,仅有鼓励是不够,要打破教师归学校所有的制度,确保教师待遇在各个学校都能持平。

在县一级层面上,寿县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的县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县深化教育改革领导小组和县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实行县四大班子领导包保乡镇学区、县直单位包保学校的工作责任制。

完善义务教育管理体制,落实县乡政府职责。制定乡镇人民政府和县政府有关部门教育工作职责、完善农村学区管理实施方案等文件,对原县管农村中学与乡镇初中进行整合,统一纳入到学区中心学校管理,强化乡镇政府对属地学校的管理,每年对乡镇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考核评比。建立控辍保学“县长、乡镇长、村长”和“教育局长、校长、师长”两个三级包保网络,从政府、社会层面做好义务教育政策宣传和返校就读保障工作,教育部门利用学籍管理系统对每一名可能辍学的学生落实包保责任人,有针对性地做好家长思想工作和学生课外辅导,有效提升控辍保学效果。

实践证明,唐山市丰南区建立集中支付中心的这几年是该区有史以来预算内教育经费大幅度增加的几年,也是农村学校办学条件改观最大的几年。

记者 方梦宇 俞路石 通讯员 沈国文 王长福

安徽省利辛县认真履行政府控辍保学法定职责,健全体系,狠抓落实,把控辍保学工作做深做细做实,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平等接受义务教育。

用制度保障,让优秀老师“流向”农村

《中国教育报》2018年03月27日第1版 版名:要闻

经费统一管理,确保投入稳定

据统计,自实施改革以来,寿县25个乡镇累计投入支持教育发展资金2100余万元,共为38所中小学征地156.34亩。寿春镇等10个乡镇人民政府被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授予“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安丰镇等15个乡镇的镇长被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授予“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些数字背后,是各级乡政府对教育事业的倾力投入,也有无数基层干部对教育的无限情怀。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学区管委会填补乡村教育管理空白

李彦波老师和李子霞校长的例子并不是个例,为确保农村中小学有一支稳定的教师队伍,邯郸市建立了城镇教师对口支援农村教育的长效机制,每年组织1000余名城镇教师下乡支教。丰南区也多管齐下:如生活上照顾,努力改善农村教师的生活条件;政策上优惠,在教师评优评先、职称评定方面对农村学校和教师倾斜;管理上严格,规定在城区任教的老师必须到农村中小学任教1-2年后才能晋升高一级职称。据了解,截至2008年底,全省城镇中小学校长和教师已向农村学校流动了约2万人。

那么这个学区管委会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乡教办有何不同呢?夏承开介绍,20世纪80年代至2000年前后,当时县级财政的经济实力还不具备完全承担义务教育的能力,还要农民负担一部分,如教育附加、农民集资等,农民负担部分义务教育的责任须由乡镇一级管理,乡教办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以前的乡教办主任和专职干部大多由当地乡镇任免调配,脱离县教育局的直属管理,远离课堂教学实践,不利于指导农村学校的教学和管理。”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为了促进城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河北初步探索了联合校、兼并校、建分校、新建校等“四种模式”;为解决外来务工随迁子女的入学问题,河北唐山还出台了农民工子女可无障碍入学的有关政策。

“多年的教育顽疾迎刃而解”

在河北采访期间,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故事:3岁之差让一对姐妹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姐姐杨晓娟,2005年初中毕业时,所在的承德县老爷庙乡中学50多个考生,无一考上县一中,姐姐只能外出打工。2007年县里搞学区建设,教师资源重新整合,妹妹杨珊2008年中考,考了高分,当年的老爷庙乡竟有6个孩子考上了县一中。“如果早3年建学区,大女儿说不定也正坐在哪个大学教室里读书呢!”姐妹俩的母亲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