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通过六方面的具体措施,全面清理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公告》的重要意义体现在哪儿?应该如何具体落实,以切实减轻中小学课外负担、缓解择校热?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及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

竞赛挂牌命名表彰活动相关结果

今年2月底,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四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对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全面摸底排查,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

牵住了治理教育乱象的“牛鼻子”

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

《通知》一经发布便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立即停办整改”“坚决纠正”“坚决查处”等关键词的高频出现,也让公众对此次针对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行为的专项治理行动给予了更多期待。

“尽管政策频出,但学生的负担和家长的焦虑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学生的课外时间越来越多地投入教育培训机构,同时几近疯狂地参与名目繁多的各类竞赛、杯赛,减负工作呈现出‘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新形态。再加上部分义务教育优质民办学校‘掐尖’招生愈演愈烈,各种面向中小学生的竞赛、杯赛粉墨登场,据不完全统计,在我省的各类竞赛、杯赛就有50多项,有的成为进入优质民办学校的‘敲门砖’。”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说。

今后,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结果只能视为荣誉,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教育部今天发布的《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称,对未经批准、违规举办的此类活动,将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坚决查处一些“山寨社团”“离岸社团”举办以营利为目的的所谓“国际”“全球”“大中华”赛事。

今年两会期间,减轻中小学生负担再度成为热点问题,政府工作报告也专门提到“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明确提出“要化解好学校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

韩平说:“这样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大量学生参加课外辅导和竞赛,中小学学科要求被不断提高,没有参加辅导的学生得不到好成绩,没有参加竞赛的学生进不了优质学校,反过来又助推更多学生参加课外培训,直接冲击了基础教育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和招生秩序。”

公告称,近年来,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一些竞赛挂牌命名表彰活动鱼龙混杂,增加了学生、家庭和学校的负担,影响了正常教育教学秩序。为全面深化教育改革、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全面发展,近日,教育部印发公告,全面清理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

自1955年7月教育部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以来,共发布了十几道“减负令”,地方出台的“减负令”更是多达上百道。然而,现实情况是,学生的课业负担不减反增,家长的焦虑感更甚,出现了“年年喊减负,月月陷困境”的局面。

在他看来,治理这些乱象必须正本清源,综合施策。而清理和规范中小学生各类竞赛切中了要害,抓到了源头,并与《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的通知》一同打出了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的组合拳。

想了解更多家庭教育文章,最新教育咨询,请关注“tyjhx365”

皇家88平台,那么,如何从根源实现“真减负,减真负”?“治理这些乱象必须正本清源,综合施策。”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认为,《公告》凸显了回应焦点问题的针对性。“为什么繁重的补课、坑班盛行、各类竞赛受追捧,因为这些都与‘小升初’‘中考’等家长最敏感问题关联。由于监管的缺失,补课机构可以随意组织各种名目的竞赛活动,学生参加补课就能参加竞赛获得证书。而补课机构与部分重点中学形成利益链条,学生凭借竞赛证书就能敲开某些优质中学的大门。而《公告》的颁布与实施一举牵住了治理这种教育乱象的‘牛鼻子’,有利于减轻孩子们家长们在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间分裂和纠结的困顿。”

公告还明确强调了六方面的具体措施:一是完善管理权限。教育部负责全国基础教育领域各类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宏观管理工作,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省域内的相关工作。批准这类活动必须有法律法规或省部级以上文件为依据,从严控制、严格审批。二是重新登记核准。现有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一律按管理权限进行重新核准,未经重新核准的,不得再组织开展活动。三是严格组织实施。活动组织实施必须贯彻党的教育方针,遵循教育规律,有利于发展素质教育,有利于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必须坚持公益、自愿原则,不得收取任何费用。四是强化日常监管。五是约束结果使用。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结果只能视为荣誉,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承认违规开展的此类活动的成绩或结果。六是推动社会共治。各级教育督导部门将把规范此类活动作为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市、区)和优质均衡县(市、区)认定的“一票否决”事项,以此广泛凝聚社会合力,共同维护良好教育秩序,净化广大中小学生良好受教育环境。

历年政策

为学校、学生松绑,回归教育本质

此外,教育部还在公告中率先公布了举报信箱和电话,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也要设立公布举报电话、举报信箱,畅通渠道,诚挚接受社会监督。

2000年以前,国家层面发布的“减负令”,其政策“靶心”瞄准的主要是课堂内的学业负担。2000年后发布的“减负令”,在重申此前多道“减负令”关于控制考试、控制竞赛次数、教学要严格遵循教学大纲等内容的基础上,从制度性安排的视角,开出了不少“药方”,提供了多个政策选项。比如,2000年1月发布的《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首次提出小学生学业评价取消百分制,同时要求在已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地区坚决落实小学免试升初中的规定。

“开展必要的竞赛表彰活动,是促进工作、鼓励先进、鞭策后进的有效措施和手段。但这些年一些竞赛表彰活动,却因过多过滥或‘变了味’而逐渐演变成‘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正如一位基层中学老教师所言‘奖状挂了一屋子,工作还是老样子’。同时,类似活动也使许多基层中小学校不堪重负,严重影响了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和学生正常学习。”江苏省南通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副处长陆海峰说。

为教育营造一个安安静静的环境

这些制度性安排成为此后减负政策的“压舱石”。2004年6月,教育部出台的“五坚持五不准”在重申此前政策基础上,再次明确“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一律实行免试就近入学,不准按照考试成绩排队”。

“《公告》的出台,使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统一归于教育行政部门管理之下,使那些‘山寨社团’‘离岸社团’不再有市场,学校也就摆脱了过多过滥的各种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的负担,推动了良好的学校教育教学秩序发展。”北京市第十八中学校长管杰说。

——《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解读

日趋复杂的社会情境,不仅使中小学减负陷入一边学校减负另一边校外培训机构拼命加码的怪圈,而且客观上导致此前出台的相关制度性安排的效果大打折扣。比如,学校取消的“小升初”考试纷纷转入地下或半地下,最终换来了校外培训班的持续红火,不但学生的课业负担未减,反而增加了家长的负担。

“育人贵在静心,宁静方能致远。教育是一项长期的事业,来不得表面文章,最忌急功近利,必须营造一个安安静静的教育环境。”在人大附中校长翟小宁看来,《公告》的颁布规范了教育环境,平息了一些地方存在着的浮躁之气,有利于学校教育水平的提升,让学校能潜心办学,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教育工作者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教书育人上,放在课堂教学上,潜心研究教育规律,不断提升教师的教育内涵,‘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不被各种虚名所累,以优异的教育成果和育人成效回答好‘培养什么样的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个重大问题。”

3月21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通过六方面的具体措施,全面清理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公告》的重要意义体现在哪儿?应该如何具体落实,以切实减轻中小学课外负担、缓解择校热?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及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

针对校外文化课补习热等社会新苗头,2013年8月出台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明确提出严禁违规补课、公办学校和教师不得组织或参与举办“占坑班”及校外文化课补习,试图打破“学校减负、社会加负”和“教师减负、家长加负”的怪圈。

管杰认为,《公告》也将使学生回归健康正常的教育生活,使许多学生从各种竞赛中解脱出来,不再被揠苗助长,使基础教育顺应学生的本性,促成其内在的觉醒和人性的完善。

牵住了治理教育乱象的“牛鼻子”

“产生校外培训种种无序和违背规律各种乱象的一个重要根源,是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明里暗里的条件要求助推的,真正切断这一关联,才是釜底抽薪之策。”一名重点中学负责人表示。他认为,今年出台的《通知》中的相关规定,不是简单地否定一切校外培训机构和培训方式,也不是简单地禁止校外培训机构涉足基础教育学科类培训,而是通过提高和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准入门槛,依据规范标准该取缔的取缔,该规范完善的规范完善,该限制培训领域的限制培训领域。

“推进各类竞赛表彰活动彻底‘瘦身’,校长可以把时间精力真正投入到学校教育教学管理上,真正实现依法治校、依法治教;教师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到学科教学研究上来,不再为各类烦琐的评比表彰活动所累;家长减轻了经济负担,学生减轻了思想上和学习上的压力,有利于调动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从而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全面发展。”陆海峰说。

“尽管政策频出,但学生的负担和家长的焦虑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学生的课外时间越来越多地投入教育培训机构,同时几近疯狂地参与名目繁多的各类竞赛、杯赛,减负工作呈现出‘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新形态。再加上部分义务教育优质民办学校‘掐尖’招生愈演愈烈,各种面向中小学生的竞赛、杯赛粉墨登场,据不完全统计,在我省的各类竞赛、杯赛就有50多项,有的成为进入优质民办学校的‘敲门砖’。”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说。

各方关注

社会合力共筑良好的教育生态

韩平说:“这样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大量学生参加课外辅导和竞赛,中小学学科要求被不断提高,没有参加辅导的学生得不到好成绩,没有参加竞赛的学生进不了优质学校,反过来又助推更多学生参加课外培训,直接冲击了基础教育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和招生秩序。”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这是第一次。”韩平说,公平而高质量的教育,是当下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课外负担重正是教育领域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的一个真实体现。

“《公告》全文不足1500字,总共只有6条内容,可以说每一条都不是空话,每一条都是实实在在的行动要求。”在刘希娅看来,《公告》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在他看来,治理这些乱象必须正本清源,综合施策。而清理和规范中小学生各类竞赛切中了要害,抓到了源头,并与《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的通知》一同打出了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的组合拳。

今年两会期间,中小学生课外补习成风话题的讨论引起很多代表委员的共鸣。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师范大学校长杜卫在政协小组发言称,现在的孩子要上“两个学校”,一个是传统的学校,一个是补习学校。补习学校如此盛行,实在“不太正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