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额”如何彻底“瘦身”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16日举行的记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2018年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城镇“大班额”。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不少城镇学校班级学生剧增,超出额定人数,出现“大班额”现象。
“‘大班额’有两类:一类是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另外一种是56人以上的‘大班额’。”陈宝生介绍,2017年,全国共有56人以上“大班额”班级36.8万个,占全部班级的10.1%,66人以上“超大班额”班级8.6万个,占全部班级的2.4%。当年,全国减少8.2万个“大班额”,5.6万个“超大班额”。
陈宝生表示,消除“大班额”要统筹规范、台账督办。
“统筹,就是要统筹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把‘城市挤’和‘农村弱’统筹起来考虑。‘城市挤’这一块,核心是增加学位。”陈宝生说,“‘农村弱’这一块,主要是办好教学点、寄宿制学校,提高教学质量,稳定部分生源。”
陈宝生表示,还要规范学校的招生行为、办学行为,科学设置学生的作息时间,搞好中小学免试就近入学改革,同时优质高中招生计划要在区域内合理分配。此外,还要按照各省市县政府设定的消除“大班额”规划,建立工作台账,督促落实各项政策措施,确保目标如期实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孙庆玲

“一个班上有120多名学生,讲课都需要用小喇叭,不然后面学生听不见,学生作业每次只能改一部分,轮流来改……”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中校长唐江澎至今仍记得30多年前给一个县城中学补习班上课的情景。

如今,“大班额”现象虽已不像当年那么夸张,但在部分地区仍然存在。今年,这一现象不仅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被搬上全国两会的会议桌。如何让“大班额”彻底消肿、完美“瘦身”,不妨来听听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怎么“支招”。

我国有“大班额”班级36.8万个

《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规定,完全小学每班45人,初级中学、完全中学和高级中学每班50人。56人及以上的班级,则属于“大班额”,66人及以上的班级为“超大班额”。

3月16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记者会上介绍,2017年我国共有“大班额”班级36.8万个,占全部班级的10.1%,去年1年共减少8.2万个,下降18.3%;“超大班额”共8.6万个,占全部班级的2.4%,去年一年减少5.6万个,下降近40%,在消除“大班额”问题方面已取得突破性进展。

10多年前,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人民政府教育总督学潘惠丽还会时常看到“大班额”现象,“一个板凳上能坐两三个学生”。潘惠丽说:“这肯定是不符合教育规律的,首先是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生均面积不足会影响教室内的通风、采光、照明等问题,对身体健康是有风险的,同时学生和老师的注意力都有限,人数过多会让注意力分散。”

在唐江澎看来,“大班额”课堂主要有两大特点,“一是以讲课为主,学生太多很难互动;二是以应试为主,老师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这么多学生不可能照顾到每个人,更不要说个性化的教育,只能采取应试教学”。

“学生在学校不仅仅要学知识,还要进行思想道德、性格、人格品质等方面的培养,这都需要老师多跟学生接触才能实现,但在‘大班额’中是无法实现的。”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第十二中学校长李有毅认为,“大班额”还会限制学生创新能力、批判性思维、质疑能力等的培养,“比如说在小班教学中,学生有充分发表意见的机会,但‘大班额’中这种发言、交流的机会可能只会被少数人占有”。

陈宝生表示,“大班额”问题不仅仅是一个教室里面放多少张桌子、多少条板凳、安排多少个人的问题,而是会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影响教学质量,还有可能带来安全问题,“大班额”问题必须坚决予以解决、消除。

教育资源不均衡催生“大班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