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冯丽妃
胡珉琦
4月23日,芦山震区,小雨淅淅沥沥。本应贵如油的春雨,却让很多人的脸上又多了一抹愁容。这次地震对当地群众心理上的负面影响还是非常突出的。23日晚上7时许,《中国科学报》记者拨通了中科院心理所芦山地震心理救援队领队刘正奎的电话。工作了一天的他,声音略显疲惫。让群众尽快安心23日早上6时,在只睡了4个小时后,刘正奎便与同事祝卓宏以及该所北川心理援助工作站的志愿者李晓景、刘洋等一行人,从中科院芦山灾区救援驻地出发,前往该县龙门乡中心校区,为那里的孩子上灾后的第一堂课。第一课的主题是我的家,主要通过做一些活动,舒缓孩子们的情绪。刘正奎说,通过教他们做手指操、分享震后的经历以及描绘未来家乡的样子,让孩子们的心中重新燃起希望的火苗。尽管下着雨,现场听课的人还是比预计多了数倍,有二百四五十人。让正能量在每个人的心中传递十分重要。刘正奎说。23日下午,他们一行人返回芦山县后,在一个社区发放生活用品包与灾后心理急救手册时了解到,一个孩子的去世让该社区居民的心情非常沉重。这个孩子出生在2008年5月13日。在大家的心里,他的出生意味着废墟上的新生命。而现在,孩子的去世让大家觉得希望也逝去了。刘正奎说,这时候心理援助显得极为迫切。事实上,芦山地震发生后,心理所即在第一时间紧急召开会议,迅速部署地震救援工作并成立科技救灾心理援助应急工作领导小组,派工作队前往灾区开展心理急救、心理知识普及,并帮助培训志愿者。4月21日,该所512汶川地震后驻扎在北川心理援助工作站的两名志愿者前往芦山开展前期心理评估工作。次日,刘正奎和祝卓宏从北京赶赴芦山县,实地开展心理援助工作。五年灾后心理重建成效显著自2008年以来,心理所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舟曲特大泥石流、盈江地震和彝良地震灾区,陆续建立了9个心理援助工作站。今年26岁的李晓景是北川心理援助工作站的志愿者。至今,他已从事心理辅导工作近5年,是工作站的一名老兵。据他介绍,这次与心理救援工作者一起前往灾区的,还有一批心理所自主研发的心理创伤评估、干预工具和设备。心率变异型生物反馈仪就是其中之一。反馈仪可以把测量者的心跳、脉搏直接反映出来。如果测量者的精神非常紧绷,显示屏上的菩提树就是枯萎的;心情放松,菩提树就会变得枝繁叶茂。反复练习,就可以达到放松的效果。李晓景说。心理援助与生命营救、物质救援一样,已成为灾难救援行动中关键性的一部分。心理所研究员张侃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据他介绍,汶川地震后,心理所首次发现灾害后心理台风眼现象,据此建立了时空二维心理援助框架,并建立了一线两网三级的心理援助模型,包括心理援助热线、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共同开展干预以及根据受灾严重程度分级干预的三级体系。此外,该所已建成我国最大的灾后国民心理健康数据库,包含33万名受灾群众的多项生物与心理健康指标数据。5年来,心理所为灾区培训高水平专业心理教师、医务人员等413人,进行个体心理咨询12.6万人次,约有54.5万人次接受心理服务。心理重建在于长效根据救助、安置以及重建的时间分布,灾后心理重建也分为应激期、冲击期和复原期。在应激阶段,很多人会出现愤怒、失眠等情绪与现象;而回归正常生活后,心理重建的任务依然非常艰巨。刘正奎说。心理重建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工作,尤其对于丧亲的群体而言,走出创伤的阴影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祝卓宏坦言,心理援助者最重要的就是帮助灾区群众建立并且维护好与家庭、亲友、社会的关系,这样才能有助于他们摆脱孤独。世卫组织调查显示,自然灾害或重大突发事件后,约30%~50%的人会出现中度至重度心理失调,及时的心理干预和事后支持会帮助缓解症状。而在灾难发生一年内,20%的人可能出现严重的心理疾病,需要长期心理干预。其实,2008年我国就已将灾后心理救援提升到很重要的高度,只是当时由于没有经验,缺乏系统的管理和组织,救援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无序。心理所所长傅小兰说。5年来,我国灾后心理援助已逐渐步入正轨。傅小兰表示,未来,国家在灾后心理干预和治疗方面还要进一步加大组织和研究力度,设立研究项目,研究出适合中国人的灾后心理援助方式。《中国科学报》
(2013-04-24 第1版 要闻)

AM30镁/空储备电池■本报记者 冯丽妃 丁佳
彭丽
4月20日上午8时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地震发生后,中国科学院立即全面启动了抗震救灾应急预案。国家有难,中科院义不容辞。全院各相关单位要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按照国务院的统一安排,利用多年的科技积累和综合优势,充分发挥好科技支撑作用,为抗震救灾工作作出科技国家队应有的贡献。这是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在震后第一时间向全院发出的一道号令。事不宜迟,中科院各部门及相关科研单位在院领导的指挥调遣下,发挥各自的专业优势,迅速行动起来,投入到紧张有序的抗震救灾工作中。争分夺秒监测灾情4月21日上午7点30分,记者到达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时,地震第一批高分辨率航空遥感影像分析结果已经出炉并开始上报。一夜奋战之后,参与此次影像分析的60多名科研分析人员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得知地震发生后,遥感地球所第一时间启动应急响应预案。20日9时30分,60名工作人员进入地震灾害遥感监测与灾情评估工作岗位。20日上午9时50分,遥感飞机B-4101携带光学传感器从绵阳机场起飞,开始执行第一次雅安地震灾情遥感监测任务。一天之内,这架已经有27年役龄的飞机两起两落,在空中巡视8个多小时,获得了第一批地震灾区芦山、宝兴、邛崃等县市的高分辨率航空遥感数据,为抢险救援工作提供了一手资料。从距离地面8000米的高度上往下看,这次灾情没有汶川严重,但心情还是挺沉重的。20日晚22时,雅安灾区现场B-4101机上数据采集负责人邱文在电话中告诉《中国科学报》。B-4101于4月17日飞往汶川执行每年一度的对地观测任务,接到消息后,在第一时间从绵阳机场赶往雅安灾区。遥感地球所所长、中科院院士郭华东表示,航空遥感可以机动、连续、快速地收集数据,对房屋倒塌、道路破坏等灾后情况进行大面积监测;同时可以作为辅助手段对泥石流、滑坡等次生灾害进行监测及预警。这些数据经过连夜处理,于21日上午8时开始面向国内抗震救灾相关部门、单位进行数据共享。截至21日晚20时,数据以多种形式分发至12个部委14家单位及四川省政府,数据量逾580G。与此同时,遥感地球所紧急完成了雅安震区SPOT-5、LANDSAT-5和SPOT-4等卫星的灾前数据产品处理。20日18时15分,第一批震前卫星数据开始共享。4月21日0时,第二批震前卫星数据实施共享。截止到4月21日14时0分,数据下载7638人次,下载数据量126.4GB。海外抽样来访国家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日本、乌克兰等。与数据共享同步开展的,是图像判读工作。科研人员对震区房屋损毁、道路破坏、次生灾害等情况进行了评估,提供专报十余期。4月21日,遥感地球所科研人员基于数字地球科学平台,利用高分辨率航空遥感影像,叠加高精度DEM数据、地名、道路、水系等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制作了四川芦山县地震灾区灾情三维监测与评估系统。深入灾区排查灾害地震发生后,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迅速派出由副所长韦方强带队、山地灾害重点实验室主任崔鹏任技术总指挥的地质灾害排查技术小组赶赴灾区,开展地质灾害排查和科技救灾工作。成都山地所先行调查区域为峨眉山市。这里的情况比想象的好一些,当地居民的生活、出行等基本正常。韦方强说,目前工作进展得比较顺利,我们可能会提前结束峨眉山的工作,再到芦山、宝兴等重灾区进行调查。目前,他们已分成四队开展工作。21日中午,《中国科学报》记者分别与四队科研人员取得联系,主要针对地震次生灾害点和隐患点的地质地貌、崩塌滑坡规模、危害对象等进行调查,查看诱因、研判发展趋势,以确定防治方式、措施和经费预算。此次芦山地震与汶川地震有部分重叠区域,激活了一些原有隐患点,使地质灾害活动更加活跃,需要特别关注,加强监测预报。崔鹏建议有关部门关注塌方造成的交通堵塞情况,加大对次生灾害隐患的排查。在汛期到来时,要重点关注沟谷泥石流情况,提前作好应对准备。心理重建马上出发4月20日上午,中科院心理所召开紧急会议,启动芦山地震心理援助应急预案。针对灾后震区情况初步制定出三年的援助规划和一年的实施方案。心理所副研究员刘正奎表示:地震心理救援可以分为应急期、安置期、重建期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心理援助目标都各不相同。目前,该所在北川工作站的两名心理援助工作者已经到达灾区展开心理援助工作;22日,他与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也将从北京出发前往灾区。刘正奎表示,此行主要工作包括对重点人群进行心理急救,向公众进行心理健康知识普及,帮助缓解孩子的心理压力,对救援人员进行心理健康辅导以及开展志愿者工作培训等。灾后心理援助跟生命救援和物质援助不一样,前两者相对来说是短期的,而灾后心理援助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该所副所长张建新告诉本报。在发达国家,灾后救援工作一般包括生命抢救、物质援助以及心理援助三个部分,我国从2008年汶川地震起,开始关注心理援助,但是目前做得还远远不够。刘正奎认为,目前我国灾后心理援助工作仍较薄弱。比如政府在救灾计划中缺乏对心理援助工作的组织,同时没有特定的经费来开展这方面的工作。为了光明全力以赴4月21日下午16时45分,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提供给雅安地震灾区的500余台大容量、高比能量电源从大连起飞,于当日20时5分抵达成都。这批由DLICP自行研制的电源能量密度达普通铅酸电池的20~30倍,可提供长达一个月的电力供应,在灾区可作为帐篷照明灯、手机充电器等小型设备应急移动电源,为灾后救援提供长时间照明、通讯等保障,有效解决大面积电力中断带来的影响。地震灾区现场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建筑物废墟很容易发生二次倒塌。为了代替人员到无法达到的地域参加救援和信息搜集工作,应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的请求,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于20日下午派出了临时搜救队,携带可变形搜救机器人、机器人化生命探测仪、旋翼无人机三款机器人急赴灾区开展救援工作。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熊熊基于小波分析方法,采用30~90度的远震P波的垂直分量对地震进行反演研究。研究认为,该地震为发生在龙门山断裂系上的逆冲地震;汶川地震导致的库仑应力变化促进了雅安地震的发生。地震发生后,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迅速成立科技救灾应急工作组,主动与相关部门联系,收集灾区相关数据和遥感影像,开始灾情分析和数据处理工作。目前,该所曾参与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重大灾害科技救灾工作的十余个学科团队、近百名科研人员正在加班加点开展应急研究。面对震灾,中科院的科学家已经行动起来,正日以继夜地忙碌着。《中国科学报》
(2013-04-22 第1版 要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