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把食品、药品这些东西撤下来,先把救灾工具、器械运到灾区一线,优先保障抢险救灾工作。4月23日下午,在中科院成都分院综合办公楼前,成都分院党组书记王学定指挥着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将救灾物品装上车。这辆车将从成都分院出发,开往位于芦山地震灾区的中科院科技救灾站。越野车前堆满了各类救灾和后勤保障物资:大连化物所空运过来的12箱100台应急电池、两箱药品,还有大量的水、饼干、火腿肠、巧克力、方便米饭、八宝粥等食品以及烧开水的工具和两箱油毡布。负责采购的科技处工作人员在忙着把食品装上车,生怕让救灾的科研人员挨饿,多装点吃的,那边连热水都喝不上,把这箱火腿肠也带上。在装车的20分钟里,载着救援与后勤保障物资的车辆源源不断地从各处驶来,成都分院各研究所都带来了各自的救援物资。另一边,一路护送应急电池从大连飞到成都的大连化物所工作人员正小心翼翼地将成箱的电池搬到车前。这些电池在灾区很是抢手,先前运过去的几百台已经被各家救援队抢光了。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电网破坏严重的灾区,大连化物所驰援的应急电池为灾区人民带去了光明,为救援队伍晚上开展救灾工作提供了便利,也为中科院奔走在救灾一线的科研人员提供了难得的电力。在汶川地震的时候,这种应急电池的研究设计就已经成型了,可是很可惜当时没能实现批量生产,没能帮上震后抢险救灾的忙。现在实现量产后,就能在灾区发挥功能了。该工作人员表示。这时,已经往芦山跑了两趟的司机陈师傅拿出来一个简易的笔记本,来,你看,这是我们中科院援助的电池的接收情况。记者从本子上看到,中国地震局赈灾应急救援司副司长尹光辉以及来自四川省武警总队应急救援队、芦山县人民政府、成都空军后勤部等单位的相关人员,都在上面留下了手写的接收证明。我们援助的应急电池在灾区是最抢手的。陈师傅说。这位50多岁的司机搬起东西来毫不费力,救灾,永远不会累。记者了解到,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他便与科研人员进驻灾区,在灾区的第一夜是跟科研人员在车上度过的。不一会儿,越野车的后备箱已被塞满,连前座的缝隙间也塞满了饼干与瓶装水,可是还有4箱应急电池没有装上。工作人员一时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有人建议将电池箱子绑在越野车顶上,有人建议将车上的东西挤一挤把电池塞进去,不过最后都被否决了。这时,正在整理物资的成都分院党组书记王学定决定:把占大量空间的食品、药品卸下,优先装抢险救灾的应急电池。高科技的救灾用品先装车,其他的下一趟再说。在场的科研人员没有异议,灾情面前,用储备已久的高新科技抢险救灾、服务灾民是这支科技救灾队的一号军令。就这样,成箱的应急电池及其配件取代了饼干、八宝粥、方便米饭等食品,装满了整整一辆越野车。4月23日下午两点,从成都分院出发的救援车驶在了抗震救灾的专用车道上。这一车载去的不仅是优秀的科研抢险人员与紧急的抢险装备,还有整个中科院对地震灾区的关怀与援助,更是为灾区人民在黑暗中恢复光明、在废墟中恢复家园带去了希望。《中国科学报》
(2013-04-24 第1版 要闻)

■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一辆车窗上摆着抗震救灾通行证的越野车从中科院成都分院驶出,车上的舒朝著心存忧虑地看着高速路上来来往往的救灾车辆。4月23日,舒朝著带着中科院大连化物所为援助震区追加的100件应急电池与应急灯从大连飞往成都,然后乘坐成都分院的车赶往雅安市芦山县。应急设备能否顺利进入灾区?降雨后潮湿的环境会不会影响应急灯与其他配件的性能?舒朝著心里始终悬着一颗石头。当天下午4点,越野车抵达位于芦山县的中科院科技救灾联络处。如果说从成都到联络处一路绿灯让舒朝著感到欣慰的话,联络处帐篷内安心的布置与充足的物资更是让他心里的石头落地:帐篷的布置很适合应急设备存放,这几天在这里的吃住也不成问题。科研人员的临时小家中科院科技救灾联络处位于芦山县城姜维路的尽头,由两个帐篷组成,这里在震后曾经是一片废墟。4月21日晚上7点半,由成都分院副院长赵永涛带队的先头部队抵达芦山县灾区。他们当天便支起了两顶帐篷,并卸下满满四车的被褥、食品、药品与救灾工具。当写着中科院成都分院科技救灾联络处的横幅在两顶帐篷之间挂起时,一个承载着30多人后勤保障重任的中科院科技救灾临时小家宣告成立。当晚,在震区开展工作的中科院心理所、沈阳自动化所救援人员与赵永涛一行会师,他们吃上了热饭、睡上了铺着防潮垫子的帐篷。此后的两天,相继有中科院大连化物所、成都山地所加入,更多的帐篷也不断在废墟间支起,白天带着工具去救灾、晚上回家补充物资已经成为这支高科技救灾团队每天固定的日程。成都分院的车辆每两天就要在芦山县与成都之间跑一个来回,将供给源源不断地从成都运往救灾一线。供科研人员使用的物资足够丰富,从方便面、八宝粥、矿泉水、饼干、棉被、药品、口罩、雨具等常见野外用品,到成箱的水果、自动加热的盒饭、烧水壶、防潮油毡布、洗漱用品套装、野外睡袋。分院综合处与科技处的工作人员恨不得将所有吃的、喝的、用的都搬上摆渡车。我们为联络处提供后勤保障的标准是,保证在没有其他任何供给进入的情况下所有人员正常生活三天。成都分院综合办公室主任王嘉图告诉记者。曾经参加过多次震后救援的心理所志愿者方若蛟告诉记者,这是他参加的心里最有底的一次地震后救灾活动。做救援团队的引导地震突发,科技救援团队尽快赶到灾区一线尤为重要,早点到就能多救人。4月20日,在得知沈阳自动化所将派技术人员乘坐不同航班到达成都,而且两辆运载机器人化生命探测仪和旋翼无人机的车辆从两个方向运往灾区后,成都分院紧急部署,安排科技处副处长董微负责联络,科技处和办公室各两位工作人员负责具体接送,确保人员和设备第一时间到达震区。4月21日,整个雅安市开始限制救援车辆进入,只有拥有当地政府部门发放的车证才能畅通无阻。成都分院很快与四川省政府应急办建立了联系,在每个单位限制一张救灾车牌的情况下,工作人员争取到三张出入震区的通行证。在救灾的后期,为确保更多的中科院科研人员和物资顺利到达,与四川省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成都分院甚至争取到四川省某位副省长专用车的通行证。对接中科院与政府部门在救灾一线,来自中科院的高科技救援团队并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在与相关政府部门的合作与协调下开展救灾工作,成都分院在其中的对接工作尤为重要。赵永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为保证各个团队顺利开展工作,成都分院先后协调中国地震局、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四川省应急办、四川省国土厅、芦山县政府等有关部门,为中科院相关单位开展灾情排查、人员搜救、地质灾害调查、灾区心理援助提供便利和帮助。4月24日,成都分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王学定参加了在雅安举行的四川省灾情统计会。本来没有安排发言的王学定主动发言,向政府部门领导表示希望中科院能参与四川省地震灾情统计,为救灾贡献科技力量。获得省政府的同意后,王学定致电中科院遥感所所长郭华东院士,遥感所随即派出科技人员参与四川省政府的灾情统计工作,这也使得中科院在科技救灾中的工作更为深入、高效。随着震后抢险救灾工作进入灾后重建阶段,成都分院已经开始组织团队参与其中。只要中科院科技救灾在进行,我们的保障工作就不会停止。王嘉图表示。《中国科学报》
(2013-05-02 第1版 要闻)

4月20日8时02分,7.0级强烈地震瞬间打破了四川雅安芦山县的宁静。顷刻间,地动山摇,龙门山断裂带咆哮。人员伤亡、房屋倒塌、亲人离散……

雅安告急!

灾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党和政府第一时间作出重要部署,各方救援力量迅速集结,投入到抗震救灾前线中来。

“国家有难,中科院义不容辞。”

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马上投入协调指挥工作。与此同时,“中科院四川芦山抗震救灾应急预案”全面启动。

9时50分,震后未及两个小时。中科院一架携带光学传感器的遥感飞机从绵阳机场起飞;8个小时之后,第一批高分辨率航空遥感数据传回。

半个月来,遥感信息、自动搜救设备、旋翼无人机、心理辅导、地质灾害预警……在雅安,中国科学院以科技国家队的责任和担当,书写了科技救灾的壮阔诗篇。

“灾情就是命令!”

——中科院科学家迅速行动起来,充分发挥科技国家队作用,始终战斗在抗震救灾最前线。

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争。

地震发生后,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第一时间发出指示:“各单位要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按照国务院的统一安排,利用多年的科技积累和综合优势,充分发挥好科技支撑作用,为抗震救灾工作作出科技国家队应有的贡献。”

随即,“中科院四川芦山抗震救灾应急预案”全面启动。各路人马迅速集结,中科院科研人员肩负使命,带着最先进的救灾技术,奔赴灾区。

皇家88平台注册,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紧急启动航空、航天遥感数据获取,灾情解译与分析等各项遥感抗震救灾工作。9时30分,60名工作人员进入地震灾害遥感监测与灾情评估工作岗位。

4月20日当天,一架已经有27年役龄的遥感飞机两起两落,在空中“巡视”8个多小时,获得了芦山、宝兴、邛崃等县市的第一批高分辨率航空遥感数据,为抢险救援工作提供了一手资料。

两天后,国务院召开会议部署抗震救灾下一阶段重点工作时,中科院提供的芦山县震后航空影像图成为决策的重要参考。

芦山灾区地处条件复杂的高山峡谷地区,随处可见的次生灾害隐患,让另一支科学家队伍跑断了腿。

在先行完成峨眉山市的地质灾害排查工作后,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迅速派出三个小组赶赴芦山灾区,开展地质灾害排查和科技救灾,针对地震次生灾害点和隐患点的地质地貌、崩塌滑坡规模、危害对象等进行调查,查看诱因、研判发展趋势,以确定防治方式、措施和经费预算。

除了前方,数百位科研人员也在后方彻夜不眠地忙碌着。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迅速成立科技救灾应急工作组,收集灾区相关数据和遥感影像,开始灾情分析和数据处理工作。曾参与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重大灾害科技救灾工作的十余个学科团队、近百名科研人员马上集结,加班加点开展应急研究。

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地球物理专家则第一时间对地震进行反演研究,分析表明,芦山地震为发生在龙门山断裂系上的逆冲地震,汶川地震导致的库仑应力变化促进了芦山地震的发生。

在国家灾难面前,中科院的科学家们争分夺秒地行动起来,以科学之力,抚雅安之痛,助芦山坚强!

废墟上的 “科学花”

——汇聚各方资源,将科技力量与灾区需求紧密衔接,为救援提供坚强的科技保障。

时间就是生命!

然而,地震灾区余震不断,有很多危险的废墟,救援人员难以进入。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带来的“废墟搜救可变形机器人”有效地解决了这一难题。它能够携带红外摄像机、音频传感器,甚至生命探测仪钻进废墟,并向外发送信息,承担起辅助救援,针对性找寻幸存者的重任。有了它,也可使救援人员在废墟内的停留时间更短。

而该所在跟随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赶赴现场的旋翼无人机,则在龙门乡红星村埋压人员的排查中,成为“救灾的空中指挥官”。这套设备可以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起飞和降落,快速开展救援。

光和电,是夜晚搜救十分重要的依靠。

4月21日16时45分,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提供给芦山灾区的500余台大容量、高比能量电源从大连起飞,当日20时5分即抵达成都,成为灾区名副其实的“光明使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