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大家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是一棵小树苗,享受着大地的滋养、阳光的照耀。可能我们会经历风雨,甚至是暴风雨,但一切都会过去,会有阳光雨露滋养我们。4月24日早上10点,位于震中的芦山县飞仙关镇凤禾中心校内,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祝卓宏正在带领该校的初三学生进行冥想训练。今天是学校复课的日子。从家中安置帐篷里赶到学校板房的学生们,脸上仍带着对地震的恐惧与不安。他们显然对这位来自北京的心理学专家感到陌生。祝卓宏先以一个心理小游戏开始,逐步引导学生进入课程。大家用手指在自己的额头上画一个大写的字母E,然后看着你的同桌是怎么画的。有没有发现同桌画的与自己的相反啊?祝卓宏说完,学生们都笑了,然后边看着同桌边画。祝卓宏接着解释说:人与人之间有不同的性格类型,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有的是从内往外看,有的是从外往内看。这就是心理学。经过一个心理游戏,学生们明显放松了对祝卓宏的芥蒂,也开始适应他娓娓道来的讲课方式,笑声开始在板房里回荡。祝卓宏接着让学生画三张画,分别是大家目前住的家、过去的家以及未来想象的家。大家在画画的过程中,想象自己在过去、现在与未来间进行穿越,让记忆中温馨、漂亮的家停留在心里,并让未来的家成为我们美好的展望。他告诉记者,地震后,孩子们正处在冲击期,需求不稳定,通过画画在过去与未来间建立一种连接,可以稳定学生们的情绪。经过这个我爱我家的主题活动后,学生们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有的开始吃起了随身携带的方便面。接下来是地震应急教育,这是祝卓宏临时添加的内容。在抵达学校后,他听说学校还没对学生进行如何在板房内应对余震的教育,便当即决定完善心理援助内容。咱们的板房安全吗?祝卓宏问在场的校长。绝对安全。要是发生余震怎么办?咱们怎么告诉学生的?跑啊!板房是安全的,为什么还要跑?祝卓宏在与校长的交谈中了解到,学生与老师们对板房缺乏信任感与安全感。咱们的板房是绝对安全的。这几天每天都有好多的余震,余震发生时,我们在板房上课该怎么做呢?祝卓宏告诉在场的学生,余震发生时,咱们不用往外跑,也不用躲到桌子底下。我们要信任板房,相信板房是安全的。这时,我们要深呼吸几次,稳定自己的情绪,安心地面对所有情况。学生们纷纷点头,并尝试做了几个深呼吸。一小时的课程在专家与学生们的互动中结束,学生们的情绪比上课前有了明显的改善。走之前,祝卓宏告诉学生:我们希望与你们成为朋友,而且不是一时的朋友。未来的几年,我们都会在这里与大家沟通,由科研人员与志愿者共同帮助大家处理一些问题。据了解,在4月23日晚的临时会议中,祝卓宏与心理救援队领队刘正奎已在商量未来3年内在芦山建立心理援助点的计划。作为心理援助的国家队,中科院心理所在汶川地震后便建立了应急预案。芦山地震一发生,应急机制立即启动,心理学专家与志愿者们在第一时间奔赴震区,对当地民众开展心理评估与心理援助。《中国科学报》
(2013-04-25 第1版 要闻)

本报芦山4月24日讯震后学校复课不能急,需要理性处理好学生的吃住问题、卫生防疫问题后才能有序复课。今天,正在芦山地震灾区从事心理援助工作的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祝卓宏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记者从四川省芦山县地震灾区了解到,芦山县三所已经建设好板房教室的学校今天相继复课。昨天,隆兴中心校在帐篷中开课,成为地震发生后首个复课的学校。一位今天复课的学校校长告诉记者,虽然上级要求学校复课,板房也搭建好了,可学生的基本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板房是建好了,可学生的吃喝拉撒问题都还没有保障。工人们只搭板房,可不会挖厕所,几百名师生的卫生防疫问题都有隐患,就连中午吃饭都没法解决。该校长直言,虽然学生们出于可以和同学一块玩的考虑对复课比较支持,但老师们普遍表示反对,我们的老师大多住在县城里,到这边非常不方便。我从地震当天来到学校后,到现在一次都没回过家,两头顾不过来只好舍小家顾大家,可是到最后肯定哪头都顾不好。他告诉记者,上级部门这么要求可能是急着想让震区的学校在五一劳动节之前复课。据了解,目前震区多数学校的老师都不能正常到岗,有的老师好不容易解决好家里的事情,到了学校还要负责修建板房,师资队伍没有保障。祝卓宏则更担心学生在震后普遍存在的不安全感与恐惧感以及学生上学、放学路上的安全问题。现在地震刚过去没几天,学生们的情绪还不稳定。虽然板房很稳定,但是一天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的余震仍然会触动学生的神经,极易发生摔伤踩踏事件,学生学习也不安心。祝卓宏说。记者在芦山县的主干道发现,来来往往的救援车辆川流不息,对学生们的安全来说,确实是一个极大的隐患。祝卓宏认为,现在芦山震区进入安置阶段,虽然学校有了安全抗震的板房,但如果学生心里不安,一遇余震还是要跑,安置灾民,安心为要。祝卓宏介绍说,汶川地震灾区学生复课时间比芦山地震要晚差不多一个多星期,虽然是尽早复课了,但这种有点作秀意思的形式主义,给学生和老师们带来的损害是得不偿失的。为此,他呼吁,震后灾区学校复课不能一刀切。有条件的学校在解决了学生的吃住问题、排除了卫生隐患和疫情隐患后可以复课,大规模的复课至少要在震后7天以后。中科院心理所心理援助领队刘正奎则建议,对于一些硬件条件尚不充足的学校与地区,可以鼓励老师与志愿者到震区的临时安置点给学生授课。由于目前灾区心理辅导老师与志愿者有限,专家建议鼓励懂心理学的志愿者积极开展灾后民众的心理援助工作。《中国科学报》
(2013-04-25 第1版 要闻)

皇家88平台注册,■本报记者
高长安
芦山震区的心理援助要谨防汶川式的问题,心理援助中应以制度和道德避免二次伤害。4月29日上午,在震区雅安市宝兴县灵关中学的童缘心立方板房学校内,震区心理援助志愿者服务队领队、心理学硕士刘猛在间歇时接受了《中国科学报》记者的电话采访。芦山地震比汶川地震造成的心理创伤要小。因为汶川地震时恐惧形成了一种难以突破的阴霾状态,而这次却显然没有。此外,此次灾难的伤亡人数,尤其是孩子们的伤亡比上次要少很多,这也让人们稍感慰藉。刘猛曾是河北经贸大学心理学教师。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他开始停薪留职,专心带领志愿者服务队在四川进行心理援助活动,到现在已有5年时间,也因此成为汶川抗震救灾中唯一一位受到国务院表彰的心理咨询人士。芦山地震时,刘猛正在都江堰。他立刻筹集救灾物资和心理援助设备,日夜兼程,带领一支十多人的志愿者服务队到达宝兴县灵关镇。我们参与过汶川震后援助的同事在一线走访时发现,丧亲家庭、肢体创伤者、儿童需要重点关注。刘猛说,在芦山震区,我们把儿童作为重点关注群体。4月26日,作为420心立方心理援助计划中的一部分,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和南都基金会支持建设的童缘心立方板房学校顺利开学。刘猛让学生们参与学校板房的搭建,发现不少学生在搭建过程中使用很多钉子。这样孩子们才从心理上感觉房子更结实。刘猛说,这也是对孩子们进行心理援助活动的一部分,可以让孩子们重建成就感。他告诉记者,心理援助中,让人们重新回到熟悉、有秩序、有归属感的环境,是稳定情绪、重建情感的重要动力。建设童缘心立方板房学校不是为了恢复上课,而是给孩子一种情境。刘猛介绍说,心理援助和心理咨询不同,援助者须主动向需求者提供帮助,而且它有一系列程序复杂的活动,不是简单地进行口头的安慰。刘猛认为,由居委会工作人员、社工师、心理咨询师等多方成员组成的团队,才有能力去做心理援助。这次震后心理工作一定要警惕援助造成的二次伤害。刘猛向记者再三强调,在汶川,重复干预和过多问卷就导致了这样的问题。很多心理援助人员不能持续对灾民进行援助,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援助没有计划,始终停留在一个阶段,灾民的内心创伤一次一次被揭开。就像看电视剧一样,永远看第一集你受得了吗?更何况这是伤痛。如果灾后志愿服务有一个统一的归口就会减少很多混乱。刘猛说。在汶川灾区,刘猛发现很多群众居住的帐篷门口贴着一张字条:心理工作者勿进!因为有人曾被要求做过16次问卷,这引起了极大的反感。我建议社工师、心理咨询师以及心理治疗方面的各类评估一次完成,减少对他们的伤害。而且最好是模糊评估,不要用问卷的方式。刘猛说,芦山震区要谨防汶川式的伤害。《中国科学报》
(2013-04-30 第1版 要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