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科平地震何时暴发,人类暂时无法准确预报,但我们可以选择的是,利用人类的智慧,借助科技的帮助,尽可能地在地震来临之际降低损失,减少伤亡,比如加固房屋,做好抗震设计。但遗憾的是,芦山地震中大批倒塌的房屋告诉我们,有关部门的工作远不尽如人意。据新华社报道,芦山地震中,宝兴县水电气中断,房屋几乎全部受损,包括汶川地震后重建的建筑。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5年前的汶川地震时,宝兴县也是重灾县之一。当时倒塌的房屋,事后由海南省派出专人对口援建。据称,重建建筑都是按照8级抗震、9度设防的要求设计施工,能抗震级为8级、烈度为9度的地震。但此次芦山地震,震级仅为7级。按照常理,雅安地区的这些重建建筑理应成为避难所。但事实证明,当初这些宣称高规格的重建建筑居然也不抗震。国人并非造不出可以抵挡7级地震的重建房。在这次地震中,芦山县人民医院毫发无损,而这栋建筑,其实也是汶川地震后的重建建筑,只不过它是由澳门政府援建。有网友甚至自嘲:以后的重建建筑还是都交给澳门好了。重建房倒塌,当时的建筑商难辞其咎。必须指出,在汶川重建工作中,不少建筑商存在侥幸心理,认为以后不会再碰上破坏性地震,对抗震规范的执行并不够严密,缺乏自律。同时,建筑招标时,建筑的外观、造价都是比抗震结构更重要的筹码。建筑商为了节约成本,偷工减料,罔顾安全也就成为理所当然的选择。重建房倒塌,当时负责监督验收的人员和单位难辞其咎。可以想象,如果这些重建房屋真能严格按照标准修建,绝对不会造成房屋近乎全毁的情况。当地住建委等有关单位很可能在验收时明显存在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对项目把关不严,让大量不达标建筑蒙混过关。重建房屋倒塌,相关政府负责人难辞其咎。汶川地震后,专家已经指出,龙门山断裂带是地震高烈度区,政府除了确保重建房高标准、如期完工外,更应该主动为其他未倒塌的房屋做好加固工作或发放相关补贴。事实表明,当地政府并未提前做好这项工作。有专家说,地震波本身不杀人,杀人的是一震即塌的房屋。我们理应从灾害中吸取教训,更加懂得珍惜家园和生命的可贵,而不该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强调不放弃任何一条生命的同时,我们理应反思抗震屋缘何不抗震,并对这些地震中损毁的建筑进行追责,让有关失职人员承担相应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防止类似悲剧重演。地震并不可怕,房屋倒塌、人员伤亡也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地震震不来有些人的良心,是地震震碎了国人的信心。一个不懂得反思求进的民族是毫无希望的。在灾难面前,我们需要冷静的指挥,需要专业的救援,也需要认真的反思与追责。唯愿芦山地震中倒塌的房屋,成为中华民族抗震救灾史上反思的里程碑。《中国科学报》
(2013-04-25 第1版 要闻)

420四川雅安芦山7级地震造成巨大损失,据雅安市宝兴县县长介绍,目前,全县水电气中断,房屋几乎全部受损,包括汶川地震后重建的建筑。包括汶川地震后重建的建筑几乎全部受损,令人恼火。汶川地震之后,重建建筑都是按照8级抗震、9度设防的要求设计施工,能够抗震级为8级、烈度为9度的地震,采用框架结构、整体浇灌的技术建设,承建单位都具有建筑施工一级资质。此次雅安地震,震级为7级、震中烈度在9度左右。按照常理,汶川地震后重建的建筑理应成为这次地震的生命之舟,人们应该为重建先见之明的高标准而庆幸,可是,不属于震中的宝兴县,重建建筑居然也不抗震。虽然建筑物在地震中是否会被损害,不能简单依据设计时的抗震级别和抗震烈度,设计时的受力大小、角度与实际地震中的受力大小、角度是否吻合,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是,回想当年重建人员责任重于泰山,半点不敢马虎的誓言,按照8级抗震、9度设防标准重建的建筑物,却几乎全部抵不住7级真震,这就不能不令人质疑了。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强度为里氏9.0级的地震,还引发了大海啸,但日本造成的人员伤亡数量,却只有汶川地震的七分之一。而且,人员伤亡主要是后续海啸,而非建筑物倒塌造成的。日本建筑的抗震要求是7级,而汶川地震后重建建筑的标准却是8级抗震、9度设防,为何我们的高标准还不如日本的低标准呢?究竟是我们的标准和日本不对接,还是我们没有日本人认真?学者的对比研究证实,标准确实是一个问题。在使用年限上,日本普遍按100年设计的,而我国普遍按50年或70年设计;在建筑结构型式上,日本60%以上采用钢结构,我国约90%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在单位建筑面积用钢量上,日本单位建筑面积用钢筋90千克左右,而我国只有60千克左右;在受力钢筋的强度上,日本主力受力钢筋为690百万帕斯卡,辅助钢筋为390百万帕斯卡,而我国分别是460百万帕斯卡和235百万帕斯卡。可见,基于血的教训,我们应该修改相应建筑设计规范,向高标准看齐。同时,也确实需要承认,我们做事没有日本认真。日本地震海啸之后,政府完成重建的目标是10年,建筑重建至今还没有完成。普通的一个八九层公寓楼,仅仅其抗震报告书动辄厚达两三百页,而我们一栋高层建筑所有的文件,可能还不到两三百页;日本是真正的边建设边监理,中间停工是常事,而我们的监理几乎形同虚设;日本一栋建筑完工后的检验至少也得两三个月,而我们最快几天就可以搞定。每一次灾害,都值得我们反思;每一次对比,都让我们去寻找借鉴和启示。8级抗震、9度设防为什么抵不住7级地震?希望我们不再重复这样沉重的问号。相关专题:四川芦山7.0级地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