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磊从目前形势看,毫无疑问,芦山地震已体现出我国救灾能力的提高。不过,我们也不能沾沾自喜。因为,在这次地震的应对过程中,也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反思的地方。4月20日下午3时,笔者在接受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说,最担忧的是灾后第一夜,灾民会在没有照明、余震不断的恐怖之夜中度过。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灾区反馈的信息显示供电系统全部被摧毁,主电网多数解列。为此不能不让人联想起5年前的汶川之痛痛就痛在震后灾区成为生命线孤岛。在堰塞湖、山石垮塌、泥石流不断升级的次生灾害威胁下,供电中断的黑暗世界不仅令灾民难熬,更为有效救援带来困难。5年过去了,新汶川、新北川都已提前建成,但为什么生命线系统如此不堪一击?也许有人会说,是因为发生了破坏烈度达9度的7级地震,生命线系统不可能完好无损,但我们要问,为什么明知大灾生命线系统难保,还不在乡镇层面上预备好应急发电机组?为什么在灾后重建项目中,生命线系统没有抗9度破坏烈度的指标设计?是灾后重建规划设计上的缺陷,还是整个灾后重建策略上的失当,确实值得考量。芦山强震后救援理性、秩序井然,但其中也并非没有不足。仅救援交通应急预案就应受到质疑,在关键而宝贵的黄金72小时里,如果真的汲取了汶川救援的教训,就应在4月20日灾后第一时间向全国明示,所有自发救援志愿者要为专业队伍让出有限的生命通道。事实上,至少在救援的前48小时,重要道路严重拥堵,重现了当年汶川无序救援的人海战术,这怎能让人不质疑已经5年之考的应急预案的有效性呢?应当反思之处远远不是上面几点可以概括的。芦山地震的救援仍未到可唱赞歌的程度,救援善后及灾后重建更需充足的智慧和长远的战略。虽然雅安的灾度比汶川要小,但灾后重建并不容易。虽然救援必须快,但限期完成的灾后重建政策并不可取。总之,有节制的表彰、思考细节、反思并警惕教训,力求不失误、少失误是我们当下应该采取的科学态度《中国科学报》
(2013-04-26 第4版 综合)

皇家88平台注册,中国地震局震灾应急救援司司长赵明4月25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芦山地震灾害的烈度图绘制工作已基本完成,很快就会在网上公开发布。据悉,为了尽快绘制这张指导应急救援和灾后恢复重建的烈度图,中国地震局在4月20日芦山地震发生当天就派出了330人的现场工作队。截至目前,工作队累计行程3万多公里,对灾区的房屋、建筑、生命线工程进行了全方位调查。此外,对灾区的233个滑坡点和126个居民点进行了卫星遥感影像的灾害解译。发布会上,四川省住建厅总规划师邱建回应了关于芦山地震后大量房屋损毁的问题。他表示,2008年以前,芦山震中的三个县都是7度设防,汶川地震以后,宝兴县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调整,提高到8度设防。从专家普查的初步结果来看,汶川地震灾后重建项目,特别是公共建筑,是完全按照标准进行设计和施工的

雅安地震牵动人心。4月21日从上海防灾救灾研究所和同济大学了解到,研究土木工程和城市规划建设领域的专家们正紧急启动收集信息和资料,只要集结号吹响,沪上的专家学者将立刻开拔,投入赈灾抢险工作。

同济大学和上海防灾救灾研究所是本市研究抗震和地震防灾的重镇。5年前的汶川大地震以及2010年的青海玉树地震后,都曾第一时间派出先遣部队,参与灾区赈灾和灾后重建工作。

黄金72小时,也是震害调查的最佳时间

震后72小时不仅是救援生命的黄金时间,也是震害现场调查的最佳时间。上海防灾救灾研究所副所长、同济大学教授罗奇峰介绍,每次地震发生后,由土木工程和城规领域专家组成的专业救援队,都是一支重要的赈灾力量。

雅安地震发生后,包括中国地震局工程力学研究所在内的一些专家队伍已经赶赴震中灾区。根据前方的救灾需要,只要住建部或相关部门一声令下,上海的专家随时可以出发。罗奇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