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一辆车窗上摆着抗震救灾通行证的越野车从中科院成都分院驶出,车上的舒朝著心存忧虑地看着高速路上来来往往的救灾车辆。4月23日,舒朝著带着中科院大连化物所为援助震区追加的100件应急电池与应急灯从大连飞往成都,然后乘坐成都分院的车赶往雅安市芦山县。应急设备能否顺利进入灾区?降雨后潮湿的环境会不会影响应急灯与其他配件的性能?舒朝著心里始终悬着一颗石头。当天下午4点,越野车抵达位于芦山县的中科院科技救灾联络处。如果说从成都到联络处一路绿灯让舒朝著感到欣慰的话,联络处帐篷内安心的布置与充足的物资更是让他心里的石头落地:帐篷的布置很适合应急设备存放,这几天在这里的吃住也不成问题。科研人员的临时小家中科院科技救灾联络处位于芦山县城姜维路的尽头,由两个帐篷组成,这里在震后曾经是一片废墟。4月21日晚上7点半,由成都分院副院长赵永涛带队的先头部队抵达芦山县灾区。他们当天便支起了两顶帐篷,并卸下满满四车的被褥、食品、药品与救灾工具。当写着中科院成都分院科技救灾联络处的横幅在两顶帐篷之间挂起时,一个承载着30多人后勤保障重任的中科院科技救灾临时小家宣告成立。当晚,在震区开展工作的中科院心理所、沈阳自动化所救援人员与赵永涛一行会师,他们吃上了热饭、睡上了铺着防潮垫子的帐篷。此后的两天,相继有中科院大连化物所、成都山地所加入,更多的帐篷也不断在废墟间支起,白天带着工具去救灾、晚上回家补充物资已经成为这支高科技救灾团队每天固定的日程。成都分院的车辆每两天就要在芦山县与成都之间跑一个来回,将供给源源不断地从成都运往救灾一线。供科研人员使用的物资足够丰富,从方便面、八宝粥、矿泉水、饼干、棉被、药品、口罩、雨具等常见野外用品,到成箱的水果、自动加热的盒饭、烧水壶、防潮油毡布、洗漱用品套装、野外睡袋。分院综合处与科技处的工作人员恨不得将所有吃的、喝的、用的都搬上摆渡车。我们为联络处提供后勤保障的标准是,保证在没有其他任何供给进入的情况下所有人员正常生活三天。成都分院综合办公室主任王嘉图告诉记者。曾经参加过多次震后救援的心理所志愿者方若蛟告诉记者,这是他参加的心里最有底的一次地震后救灾活动。做救援团队的引导地震突发,科技救援团队尽快赶到灾区一线尤为重要,早点到就能多救人。4月20日,在得知沈阳自动化所将派技术人员乘坐不同航班到达成都,而且两辆运载机器人化生命探测仪和旋翼无人机的车辆从两个方向运往灾区后,成都分院紧急部署,安排科技处副处长董微负责联络,科技处和办公室各两位工作人员负责具体接送,确保人员和设备第一时间到达震区。4月21日,整个雅安市开始限制救援车辆进入,只有拥有当地政府部门发放的车证才能畅通无阻。成都分院很快与四川省政府应急办建立了联系,在每个单位限制一张救灾车牌的情况下,工作人员争取到三张出入震区的通行证。在救灾的后期,为确保更多的中科院科研人员和物资顺利到达,与四川省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成都分院甚至争取到四川省某位副省长专用车的通行证。对接中科院与政府部门在救灾一线,来自中科院的高科技救援团队并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在与相关政府部门的合作与协调下开展救灾工作,成都分院在其中的对接工作尤为重要。赵永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为保证各个团队顺利开展工作,成都分院先后协调中国地震局、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四川省应急办、四川省国土厅、芦山县政府等有关部门,为中科院相关单位开展灾情排查、人员搜救、地质灾害调查、灾区心理援助提供便利和帮助。4月24日,成都分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王学定参加了在雅安举行的四川省灾情统计会。本来没有安排发言的王学定主动发言,向政府部门领导表示希望中科院能参与四川省地震灾情统计,为救灾贡献科技力量。获得省政府的同意后,王学定致电中科院遥感所所长郭华东院士,遥感所随即派出科技人员参与四川省政府的灾情统计工作,这也使得中科院在科技救灾中的工作更为深入、高效。随着震后抢险救灾工作进入灾后重建阶段,成都分院已经开始组织团队参与其中。只要中科院科技救灾在进行,我们的保障工作就不会停止。王嘉图表示。《中国科学报》
(2013-05-02 第1版 要闻)

本报讯据芦山县传回的消息,4月22日早上,由中科院成都分院副院长赵永涛带队的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心理研究所和成都分院一行30人已全部进入工作状态,积极开展科技救灾。据悉,在此次抗震救灾中,由中科院各单位研制的废墟可变形搜救机器人、旋翼无人机、储备电池等高科技产品,发挥了重要作用。21日24时,沈阳自动化所运达灾区的废墟可变形搜救机器人、机器人化生命探测仪、旋翼无人机,已与中国救援队、四川救援队在宝兴县开展搜救工作。其中,废墟可变形搜救机器人和旋翼无人机于21日晚上到达芦山县城,随后开始工作。沈阳自动化所机器人学研究室研究员李斌介绍说,废墟可变形搜救机器人有幸存者搜救和灾害评估两个功能。由于此次地震人员伤亡多在浅表,人工搜救工作效率更高。因此,这一次机器人主要协助救援中心开展灾害评估工作。据了解,该机器人专门为废墟中行进设计,履带可进行攀爬,三个模块可任意变形。既可以类似坦克形状并排摆放,还可以变成一条直线。李斌说,这也标志着我国适用于废墟环境的可变形机器人技术已与世界先进水平相当。旋翼无人机的作用则是利用可见光载荷回传视频观测灾后情况,助力人员搜救。沈阳自动化所机器人学研究室研究员齐俊桐介绍说,无人机外形类似一架长3米的直升机,可以进行低空飞行。22日早晨,救援人员从芦山县前往宝兴县的途中一度道路受阻。齐俊桐当即为无人机开辟了临时起飞场地,控制飞机到达前方固定地点,拍摄并传回视频和图像,帮助救援队及时形成决策。他告诉记者,真正进入灾区后,无人机还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与此同时,大连化物所运达灾区的应急移动电源,部分捐赠给中国救援队,其余捐赠给芦山县抗震指挥部,有效解决了灾区供电不足问题。大连化物所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吴江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说,这种新型电池的原理是用镁作为反应剂,把镁的化学能转化成可利用的电能,其优点在于使用时间长、体积小、外形结实。可以带动10瓦的LED灯在帐篷里连续照亮30天以上,而且很皮实,不怕摔、不怕砸。吴江说。在芦山县城,新型电池受到了居民和官兵的追捧。很多人都急着给手机充电,给家人报平安。据介绍,一台电池上可以给五六个手机充电。在电力紧缺的震区看到这样的场景,吴江颇为欣慰:科研人员的辛苦没有白费。据了解,这种两年多前开始研制的电池才刚刚推出成熟产品。地震发生后,大连化物所的科研人员连续两天熬夜赶制出了第一批300台产品,第二批产品将会很快运往灾区。目前,在芦山县,成都分院搭建好了帐篷,作为中科院抗震救灾联络处,负责与当地各部门协调,并为中科院科技力量投入震区救灾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成都山地所研究员崔鹏带领8名专家,已进入芦山县和宝兴县开展震后次生地质灾害调查和评估。此前一天,该团队完成了峨眉山市乐都镇、罗目镇、高桥乡等32个点位的地质灾害排查工作。来自心理所的第一批人员已在灾区安置点搭建了三顶帐篷展开工作,对灾民心理健康进行评估。《中国科学报》
(2013-04-23 第1版 要闻)

■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把食品、药品这些东西撤下来,先把救灾工具、器械运到灾区一线,优先保障抢险救灾工作。4月23日下午,在中科院成都分院综合办公楼前,成都分院党组书记王学定指挥着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将救灾物品装上车。这辆车将从成都分院出发,开往位于芦山地震灾区的中科院科技救灾站。越野车前堆满了各类救灾和后勤保障物资:大连化物所空运过来的12箱100台应急电池、两箱药品,还有大量的水、饼干、火腿肠、巧克力、方便米饭、八宝粥等食品以及烧开水的工具和两箱油毡布。负责采购的科技处工作人员在忙着把食品装上车,生怕让救灾的科研人员挨饿,多装点吃的,那边连热水都喝不上,把这箱火腿肠也带上。在装车的20分钟里,载着救援与后勤保障物资的车辆源源不断地从各处驶来,成都分院各研究所都带来了各自的救援物资。另一边,一路护送应急电池从大连飞到成都的大连化物所工作人员正小心翼翼地将成箱的电池搬到车前。这些电池在灾区很是抢手,先前运过去的几百台已经被各家救援队抢光了。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电网破坏严重的灾区,大连化物所驰援的应急电池为灾区人民带去了光明,为救援队伍晚上开展救灾工作提供了便利,也为中科院奔走在救灾一线的科研人员提供了难得的电力。在汶川地震的时候,这种应急电池的研究设计就已经成型了,可是很可惜当时没能实现批量生产,没能帮上震后抢险救灾的忙。现在实现量产后,就能在灾区发挥功能了。该工作人员表示。这时,已经往芦山跑了两趟的司机陈师傅拿出来一个简易的笔记本,来,你看,这是我们中科院援助的电池的接收情况。记者从本子上看到,中国地震局赈灾应急救援司副司长尹光辉以及来自四川省武警总队应急救援队、芦山县人民政府、成都空军后勤部等单位的相关人员,都在上面留下了手写的接收证明。我们援助的应急电池在灾区是最抢手的。陈师傅说。这位50多岁的司机搬起东西来毫不费力,救灾,永远不会累。记者了解到,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他便与科研人员进驻灾区,在灾区的第一夜是跟科研人员在车上度过的。不一会儿,越野车的后备箱已被塞满,连前座的缝隙间也塞满了饼干与瓶装水,可是还有4箱应急电池没有装上。工作人员一时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有人建议将电池箱子绑在越野车顶上,有人建议将车上的东西挤一挤把电池塞进去,不过最后都被否决了。这时,正在整理物资的成都分院党组书记王学定决定:把占大量空间的食品、药品卸下,优先装抢险救灾的应急电池。高科技的救灾用品先装车,其他的下一趟再说。在场的科研人员没有异议,灾情面前,用储备已久的高新科技抢险救灾、服务灾民是这支科技救灾队的一号军令。就这样,成箱的应急电池及其配件取代了饼干、八宝粥、方便米饭等食品,装满了整整一辆越野车。4月23日下午两点,从成都分院出发的救援车驶在了抗震救灾的专用车道上。这一车载去的不仅是优秀的科研抢险人员与紧急的抢险装备,还有整个中科院对地震灾区的关怀与援助,更是为灾区人民在黑暗中恢复光明、在废墟中恢复家园带去了希望。《中国科学报》
(2013-04-24 第1版 要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