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人大一项针对中小学生课外负担的最新调研发现:高额的补课费用,成为辽宁普通市民家庭的最大支出。当地媒体在调研中也发现,在沈阳等城市,不少家庭用于课外培训、补课的费用,高达5万元以上。仅一门英语就高达12000-15000元,几乎是家家都给孩子补习,少则三项,多则五六项。

全媒体记者 韩宇

9月6日,记者从辽宁省人大新闻发布会发布获悉,辽宁省人大开展的一项针对中小学生课外负担的最新调研发现:高额的补课费用,成为辽宁普通市民家庭的最大支出。“补课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风气,极少数不补课的孩子反倒成了另类。”

家庭的补课负担,背后是学生的课业负担。问题的表现、成因、危害以及对策,全国“同一题”,年年讲、人人讲,而问题却在原地踏足踏。为什么此题无解?因为补课现象背后有着两大“闭环”。

学生校外培训热度不减、违规办学冲击学校正常教育、地下补课班屡禁不止、高额补课费开销巨大、课业负担转化为家长沉重负担、学校课后服务工作进展缓慢……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主任委员戴茂林介绍,从6月下旬到7月上旬,省人大常委会杨关林副主任带领两个调研组,分赴沈阳、抚顺、本溪、铁岭四市,对全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开展了深入调研。

一是,要抑制家长、学生的补课冲动,就要改变现行招生考试制度,改变单一的分数评价。而增加主观评价指标,制度执行可能变形走样,利益寻租可能潜滋暗长,底层学生家长更加难以消除公平焦虑。所以,“唯分是举”是教育部门目前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借助补课“加分”又是家长和学生应对考试的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辽宁省人大常委会近日组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辽宁省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分别介绍全省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调研情况和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工作情况,不仅直面问题,还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有效对策及建议。

调研发现,辽宁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方面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二是,学生课业减负,更多减的是完成课业的时间,而不是课程内容的负担。一些学有压力的孩子就要设法寻求课后或课外的“补差”,学有余力的孩子在家长功利心态的绑架下,又要忙于“提优”。校内不给补,校外有课补,孩子们自然要涌向围墙之外的培训机构。进一步说,校内校外都不让补,孩子放学、放假后可以去哪里?尤其是低年级孩子,家长不可能在家陪伴,出于安全、社交等考虑,也要选择补课。

课后服务工作陆续推开

一是校外培训机构鱼龙混杂,过多过乱,“提前教学”“超纲教学”等严重冲击学校的正常教育;

两个“补课闭环”,忙煞家长,跑累学生,当然,乐坏了校外培训机构。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各地都在严查校外培训机构“强化应试、超标教学、超前教学”的行为,而家庭承受的补课负担,事实上未减反增。因为一些培训班、一些培训课程被叫停,而家长的补课诉求并未得到合理回应和排解,他们只能自行团课,自行租房,小班化教学,隐蔽化运行。有条件的城市家庭则把孩子送到查控补课相对宽松的郊外名校寄读。相比之前一公里之内的校外培训,家长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都有明显增加。

“2018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后,省政府将此项工作纳入“重实干、强执行、抓落实”专项行动。从2018年11月起,先后印发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工作任务分工方案》《关于制定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的指导意见》《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厅际联系会议制度》等文件。”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戴茂林介绍称,2月19日,省教育厅和省发改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切实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4月22日,省政府印发了《辽宁省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标志着辽宁高考改革正式实施,为减轻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提供了制度保障。

二是校内课后服务未全面开展,导致很多学生走向校外培训机构;

为什么“按下葫芦浮起瓢”?因为教育主管部门发现了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而忽视了问题的源头,恰恰是他们的制度设计。头痛医脚,避重就轻,问题怎能求得正解?高考、中考制度难以一步推进多元评价、综合评价,但是,减负也还是有一定操作空间。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建议,应当鼓励和支持广大中小学校,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在学生家长自愿的基础上,按照广大家长的诉求,允许学生在校上晚自习,允许家长委员会聘请教师为学生答疑,自愿缴纳必要费用。——校内补课问题,不能“一刀切”,可以“切一刀”,因为学生的课后时间安排,校内不有效利用,校外就必然强势占领。

辽宁省教育工委副书记、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庆才说,《辽宁省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了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办法,加强考试科目、考试内容和命题形式的改革,着力突破“考什么教什么”“怎么考怎么教”的怪圈,为广大学生提供更加有利于全面而有个性发展的良好环境。

三是高额的补课费用,成为普通市民家庭的最大支出;

而课业负担乃至许多教育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孤立的教育问题。现在的中小学生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因为家长都有“输不起”的心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而过度关注,过分焦虑,又伴生“等不及”“坐不住”的状态。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迫使一些家长从幼儿园就开始“夹塞”“抢跑”。更堪忧虑的是,当下教育问题的普遍存在,又在制造新的“闭环”。二孩政策放开后,好多育龄夫妇选择不生,其中重要的原因便是,孩子的教育,经济成本、时间成本难以承受。一个孩子读书,已经让他们忙得鸡飞狗跳、累得心惊肉跳,还敢再生吗?而面对一个孩子,“输不起”的意念又时时激活他们“抢跑”的冲动。

李庆才称,为了突出教育主责,在提升教育服务水平方面,要求学校严格按照课程方案、课程标准和教学计划,开齐开足开好所有课程,坚决禁止非“零起点教学”;规范考试评价,严格控制考试科目、次数、难度,不进行考试排名;规范幼儿园的办园行为,防止和克服幼儿园教育小学化问题。积极推进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全省已有8个市全面开展了此项工作,沈阳市安排资金支持学校开展课后服务,56.47万学生受益,鞍山、辽阳等地探索适当收费的办法开展课后服务,取得较好成效。

四是中小学生因负担过重导致的身体和心理健康堪忧;

考量家庭富足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是恩格尔系数,即居民家庭中食物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如果计算家庭的教育支出呢?表面上看,教育支出越大,家庭应该越富有,而事实上,在居民人均教育支出快速增长的同时,居民其他各大类消费支出的增速都明显趋缓。这就意味着,教育消费的过分扩大,可能会对我国居民的其他消费产生较大的抑制作用,难以拉动内需。

在监管方面,学校、教师、学生、家长和社会广泛参与的师德师风监督体系正在发挥作用,坚决查处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校外培训班有偿讲课、诱导或逼迫学生参加校外补课等违规行为。近3年来,开除、辞退、降职、通报批评违规教师509人。

五是个别公办教师仍然铤而走险违规补课。

教育的问题,不只是教育问题,可能是经济问题,可能是社会问题。有识之士指出,教育的本质在教育之外,要揭示和解决教育的本质,不仅仅要在教育子系统中去寻求答案和解决办法,更要在与教育子系统密切相关的文化子系统、经济子系统等,特别是在对教育子系统具有更大约束力的社会、行政等更大的系统中寻求正解。

此外,2018年,全省完成了15792个校外培训机构摸底排查工作,发现存在问题的7944个,已按要求全部完成整改,处理203人。目前,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办学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戴茂林分析,中小学生负担越来越重的具体原因:

课业负担仍未有效减轻

一是“以分为本”的高考指挥棒是造成补课风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