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污染致病并引发死亡已成为公共卫生领域的突出问题。然而,对于污染触发健康风险的机制及其对社会的影响程度,目前仍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本报记者
张林
6月30日,北京出现严重污染天气。监测数据显示,当天北京市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持续升高,大部分地区空气质量处于六级严重污染级别。中国将在它的成功中窒息而亡。此前,曾有国外媒体如此描述中国的大气污染问题。大气污染致病并引发死亡已成为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的突出问题。然而,对于污染触发健康风险的机制及其对社会的影响程度,目前仍缺乏深入系统的科学研究。近日,在由中国科协主办、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承办的城市大气环境与健康学术沙龙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唐孝炎表示,我国在环境健康问题上的科学研究欠账太多,造成现在解决起来困难很大。健康经济损失不断上升在PM2.5浓度为670微克/立方米的空气中呼吸一天,相当于主动吸一支烟。你可以选择不吸烟,却很难选择所呼吸的空气。今年3月31日,美国健康效应研究所发布的《2010年全球疾病负担评估》显示,2010年中国因PM2.5导致123.4万人早死。其中,20%左右的肺癌死亡和40%左右的心血管疾病死亡与PM2.5污染有关。大气污染究竟造成多少人死亡,类似的研究数据在科学界一直存在较大争议。在我国,这种争议不仅表现为对该领域宏观性、战略性研究的缺乏,还在于既有的研究结果往往限于学术范畴,不对公众公布。科技部下属某科研机构一份未曾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2004~2010年,我国因PM10共导致35.7万~50万人早死,健康经济损失占GDP比重达0.8%~1%。也就是说,空气污染已成为影响我国国民健康的一个主要风险因子,并且这种风险在逐年增长。据中国工程院院士魏复盛介绍,在我国,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肺癌发病率与空气污染程度有明显的关系,并且呈现快速上升趋势。只要空气质量差的那个礼拜,医院门诊的呼吸道系统疾病都是明显高发的。这迫切需要不同学科紧密合作,以阐明这些污染物的危害。环境健康研究不成体系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邱兴华在山西研究发现,胎儿宫内暴露于高浓度PAHs时,其神经管畸形风险显著增加。而山西省是我国PAHs污染极其严重的地区之一。如果从健康效应来追溯可能的环境污染因素,多环芳烃是需要重点关注的物质之一。邱兴华告诉记者,现有的有机污染物暴露与健康效应之间关系的研究,侧重于从暴露向效应推导,但这种研究方法在面对我国上百万高危人群时,显得过于单一。目前,已有国内学者意识到换一个方向进行研究的必要性,即从效应向暴露进行推导,并尝试在环境流行病学和毒理学方面开展交叉学科研究。在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副调研员宛悦看来,目前我国环境健康领域的科研状况,至少在一点上和10年前没有太大差别,即大家都在谈问题,但又都拿不出数据。不同的部门拿几百万到上千万元的项目,但这些研究都不成体系,是零碎的东西。最终到了环境质量标准制定的时候,才发现很多数据是没有的。拿不出自己的数据,就只能用别人的数据。宛悦说。在一些学者看来,基础数据缺失的背后,是我国在研究观点的创新及前瞻性上还存在短板。同时,环保、卫生等部门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用自己的数据说话,而不是被国外研究成果牵着鼻子走。国家层面布局亟待加强环境学者们一直希望国内能有一个10年期以上的前瞻性队列研究,但他们同时认为,在现有科技政策导向下,这种无法在短期内产出成果的研究很难获得立项。国家层面至今没有设立环境健康方面的科技专项,被不少人认为是我国在该领域研究滞后、科技支撑乏力的表现。同样令人遗憾的是,在多次污染事件中,公众健康损失等环境影响的评估数据多来自国外机构,国内科研机构或缺乏研究,或没有及时发出声音。由此,加强环境健康损失评估的国际合作与接轨,被寄予更多期待。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贺克斌认为,目前所做的工作主要围绕降低大气污染物的强度展开,但对于绝对值的下降缺乏有效措施,有关部门畏难情绪明显,关键还在于科技支撑不足。中国工程院院士郝吉明则希望,在研究大气污染与人体健康的关系方面,各种渠道、基金应给予更多支持。同时,改善空气质量要抓难点和要点,科学研究要更有针对性。科研要始终走在行动的前面,反映真实情况,为科学决策提供支撑。郝吉明认为。《中国科学报》
(2013-07-01 第1版 要闻)

“十三五”科技治霾 24亿将花在哪?

《科技日报》2017-01-23 唐婷


经历1月21日7级阵风洗礼后,北京上空蓝天依旧。驱散雾霾,需要的不仅仅是“等风来”。22日,在科技部社发司和科技日报社联合主办的科技治霾专家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围绕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最新进展、“十三五”期间科技治霾如何发力进行了研讨。

“‘十三五’期间,围绕研究雾霾和光化学烟雾形成机制、大气污染对人群健康的影响、监测预报预警技术等6项重点任务,科技部启动实施‘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重点专项,该专项投入的中央财政资金为24.74亿元。”科技部21世纪中心副主任柯兵在会上介绍道。

破解雾霾成因

雾霾到底从哪来?从普通百姓,到大气污染研究领域的专家,这都是一个迫切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令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郝吉明感到无奈的是,一位苦于摇不到车号的记者抛向他的问题。“有研究发现机动车尾气对雾霾的‘贡献’只有3%—4%左右,既然占的比例这么小,那为什么还要严格限购限行?”

事实上,PM2.5来源复杂,其化学成分既来自于直接排放,也来自于二次转化。郝吉明解释道,“不到4%”的结论,计算的是机动车尾气在一次排放中所占的比例,而在二次转化里,机动车尾气是贡献雾霾的“大户”。在部分媒体报道里,将“一次”二字省掉了,引起广泛误解。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鲍晓峰还有另一个身份——国家环保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主任。在他看来,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行驶在道路上的机动车尾气排放,非道路移动源的尾气排放同样不容忽视。非道路移动源包括工程机械、农业机械、小型通用机械、柴油发电机组、船舶、铁路内燃机车、飞机等。

目前,对于雾霾的来源和形成机制,科学界还存在一些不同认识。掌握重点城市群大气污染的演变特征和成因机制,确定PM2.5爆发性增长的主控因子,是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重点专项要解决的两个基础科学问题之一。

评估雾霾对健康影响

在弄清雾霾成因之外,研究细颗粒物等污染物与呼吸道、心血管等疾病的关系,是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重点专项要攻克的另一个基础科学问题。雾霾对人体健康会造成哪些影响,同样也是公众迫切关注的问题。

最近一则在大脑组织中检测到PM2.5颗粒的报道,加剧了人们对雾霾影响健康的担忧。而在北京大学教授邱兴华看来,随着技术的进步,能在人体中检测到许多过去无法检出的微量物质,在大脑组织中检测出PM2.5颗粒物,并不能说明颗粒物对健康有影响。

“对大气污染物控制的研究,国内起步很早,但对于雾霾与健康之间的关系,国内所做的相关研究起步非常晚。公众对健康问题十分敏感,一旦某个研究小组有相关的新发现,可能被媒体无限放大,引起不必要的恐慌。”邱兴华指出。

长期从事环境健康研究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段晓丽认为,暴露在雾霾环境中的时间长短,对健康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如果用短期暴露产生急性应激反应的风险评价结果,即单位浓度暴露水平下的剂量反应关系,去评价长期暴露带来的慢性健康损伤风险,会有高估风险的可能。

雾霾对健康的影响,每个人都想知道的更多。针对评估大气污染健康影响的科学难题,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重点专项列出一份任务清单:研究大气污染暴露评价和健康效应早期识别技术,研究大气细颗粒物对人体健康的急性和慢性健康损伤的暴露—反应关系,研究典型城市群大气污染的健康风险等等。

突破三项共性防治技术

21世纪中心资源环境处处长王磊,用“232”概括了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重点专项的总体目标。除了上面提到的要解决的两个基础科学问题以外,还要突破三项共性防治技术,建立两类应用示范平台。

对三项共性防治技术,专项给出了具体的任务指标。突破大气污染精细化监测预警技术,形成天地一体化监测能力和120小时以上精细化预报能力;形成典型重污染行业全过程治理技术能力,技术和管理进步对大气污染减排能力贡献率提升20%左右;形成联防联控决策支持技术能力,支撑建立完善的空气质量管理体系。

两类应用示范平台则包括,贯通基础研究—共性技术—应用示范,建立京津冀等联防联控示范区,形成污染综合治理技术方案,支撑重点地区重污染天气减少、重大活动空气质量达标。建立大气环境技术转化服务平台,扶持创新创业,大幅提升自主研发技术市场占有率。

编辑:徐静

《大气十条》实施效果量化评估研究出炉
保卫蓝天初战告捷
5年PM2.5全国下降32% 但未来防治形势依然严峻

 

11月18日,由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郝吉明院士团队牵头,国内十余家单位参与,在线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项研究指出,我国2013年至2017年间全国人群PM2.5暴露水平从每立方米61.8微克下降到42.0微克,下降了32%。

这是我国科学家首次对《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大气十条》)各项政策实施效果进行量化评估的一项研究。“无论是地面观测数据,还是卫星遥感观测数据,都证实《大气十条》的目标全面完成。”中国工程院院士郝吉明说。

尽管如此,郝吉明与多位研究者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这仅是我国大气污染防治走出的第一步,为打赢蓝天保卫战,下一步的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迅速增长,化石燃料消费量激增,导致的大气污染问题极其严重,其成因之复杂、治理之困难,在世界上没有可供借鉴的成熟经验。”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陶澍院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他认为,这项研究有助于全面总结第一阶段治理的经验教训,指导下一阶段工作,推动我国空气质量的持续改善。

 

“超额”完成任务

为了应对严重空气污染,保护公众健康,2013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大气十条》。这一“史上最严格”的清洁空气政策提出10条35项重点任务措施,并指出到2017年要达成三个目标——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提高;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北京市细颗粒物(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为全面评估《大气十条》的落实成效,中国工程院组织开展了相关实施效果终期评估工作,并就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改进建议。其中,郝吉明院士领衔的团队评估了2013~2017年间中国PM2.5污染改善的主要驱动因素,并逐一定量了《大气十条》中各项政策的贡献。

新研究发现,《大气十条》实施以来,2013~2017年间全国人群PM2.5暴露水平下降32%。研究同时指出,减排是中国近年来空气质量改善的主导因素,而年际间气象条件变化影响较小。两者对全国人群PM2.5暴露水平下降的贡献分别为91%和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