贻贝内共生有多毛类生物

科研人员为蛟龙号装载压载铁,其中最外面1块重达135千克,用来控制潜水器下潜速度。7月8日17时,完成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中国大洋第31航次)第一航段预定8次下潜任务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返回至南海1号冷泉区。当晚,现场指挥部决定,蛟龙号今日将在蛟龙冷泉1号区进行本次航段的第一次备用下潜。潜航员为叶聪、傅文韬和周怀阳。6月17日~20日,蛟龙号在蛟龙冷泉1号区连续下潜4次,搭载同济大学教授周怀阳等3位科学家下潜,并采集到了丰富的海底样品,包括160多个贻贝、40多只毛瓷蟹、7个帽贝、1条多毛类蠕虫、1只铠甲虾、1只长额虾、1只蜘蛛蟹和大量碳酸盐岩、沉积物样品和海底水样等。6月28日~7月7日,蛟龙号在南海蛟龙海山区下潜4次,并对这个小海山进行了精细调查。至此,蛟龙号已经完成了第一航段预定的8次下潜任务。由于距离第一航段结束还有一周时间,航次现场指挥部根据随船科学家需求,决定再回到冷泉区,力争完成1次~2次的机动下潜计划。今日的下潜,蛟龙号将继续在冷泉区采取生物、海底沉积物、碳酸盐岩和海底气体样品。同时,蛟龙号此次下潜还携带了海底温度梯度仪,在此前发现玻璃海绵的地区,测量海底沉积物是否存在温度梯度异常,以此来判断该区域是否存在甲烷气体泄漏点。随船科学家表示,生物与化学的完美结合是冷泉区科学研究的魅力所在。由于冷泉渗漏,大量甲烷进入海洋水体甚至大气中。甲烷是比二氧化碳威力更强的温室气体,大量甲烷进入大气中必然会加速全球气候变暖。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冯东说:目前,科学界对每年究竟有多少甲烷通过冷泉渗漏的方式进入大气圈这个问题的了解还不是很清楚。冷泉渗漏的另外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在海底形成了冷泉生物群落。不同于以光合作用为主的生态系统,海底冷泉系统不需要太阳光,以冷泉渗漏的甲烷气体为主要原料,存在以化能自养细菌为初级生产者的黑暗食物链。蛟龙号现场指挥部介绍说,冷泉区的生物群落研究对于人类了解地球生命起源具有重要意义。因此,科学家希望在冷泉区进行备用下潜,从而获得更多的冷泉区生物、地质和气体样品,通过进一步的研究工作来确定冷泉系统甲烷的生物地球化学过程。皇家88平台注册,更多阅读蛟龙号完成蛟龙海山区下潜任务蛟龙号在南海蛟龙海山采集到巨大海参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已完成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第一航段预定8次下潜任务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9日在此前下潜作业过的南海冷泉区继续下潜。这是蛟龙号在这一航段的机动潜次,主要目标是为科学家采集冷泉区生物和碳酸盐岩等样品。据航次现场指挥部通报,这次下潜由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傅文韬担任主驾驶,中船重工702所蛟龙号主任设计师叶聪和同济大学教授周怀阳一同下潜,这也是蛟龙号首位乘客周怀阳搭乘蛟龙号第二次下潜。据介绍,这次下潜任务繁重,包括采集冷泉区贻贝和毛瓷蟹样品、碳酸盐岩、冷泉区边缘死去的贻贝样品、柱状海绵阵中的海绵样品和菌席,并用地热探针测量这一区域海底温度。6月17日至20日,蛟龙号在这个冷泉区连续下潜4次,已经采集到了贻贝和毛瓷蟹等丰富的海底样品。但此前生物样品保存时间过长,已无法进行RNA分析,因此需要采集新的海底生物样品。采集冷泉区边缘死去的贻贝样品则是为了研究冷泉区生物的衰亡过程。蛟龙号当日8时51分被布放至水中,预计40分钟后抵达1300多米深的冷泉区。按计划,蛟龙号将于15时30分抛载上浮。蛟龙号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于6月10日起航,共分为3个航段,预计需要113天。第一航段预定下潜8次,机动下潜2次,主要是在南海开展定位系统试验,同时开展科学研究,包括对海底生态系统、生物和地形等进行调查。

固着在碳酸盐岩上的贻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