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红09船今天遇上了难得的好天气。一大早,科考队员对蛟龙号实施了第二航段的首次开舱检查维护,对灯光、摄像机、推进器,以及声学系统等设备进行了通电测试,对用于吊装潜水器的A架进行了通电检查,以验证各项设备的状态。蛟龙号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现场指挥部副总指挥胡震说:通电检查结果显示,潜水器所有设备状态良好。据了解,在抵达目标海域、开展作业任务之前的这十多天里,这样的检查至少要开展3次。另外,由于海上日照强烈,蛟龙号的推进器叶片等主要部位都被隔热材料包裹起来,科考队员还为甲板上的高压油管涂抹了黄油,以防它因日晒而爆裂。检查结束后,科考队首次借助开舱的机会,由潜航员唐嘉陵对第二航段计划下潜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诚刚和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工程师刘永刚进行了舱内培训。由于蛟龙号从下潜到最后浮出水面,整个过程达10小时之久,科学家需要适应密闭舱内的环境。通过培训,有助于让他们对舱内适应得更快,同时熟悉掌握相关设备的使用。刘永刚将要执行的考察任务是观察结核区海底的地质分布情况,通过近底观测,了解其地形地貌,为对以后开采提供基础依据。为了应对初次下潜,他此前在无锡接受过一次培训,但那次时间较短,只是乘坐蛟龙号在实验水池里转了一圈。他说,今天培训中学习了安全注意事项,以及操作面板、按键的控制方法。同时他坐上了位于驾驶员右边的科学家座位,学习了舱外摄像机等设备的操控。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4月30日,水面支持系统操作人员在布放蛟龙号载人潜水器。

皇家88平台注册 1

4月30日,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高级工程师姚会强在结束他首次随蛟龙号的下潜后接受泼水礼。
新华社图

技术人员对蛟龙号进行全面通电检查

姚会强

技术人员正在检修推力器

刘永刚

推力器通电前进、下潜、上浮、后退注意艉下推力器转速液压源启动、加载在潜水器操作维护间,蛟龙号潜航员唐嘉陵的对讲机里传来了潜航员傅文韬的声音。

邓希光

为了确保蛟龙号功能和性能良好,7月6日,技术人员开舱对蛟龙号进行全面通电体检,调试了LED灯、云台、高清摄像机等主要设备,并对舱内声学系统和水面水声通信系统进行了通电检查。据航段副总指挥、潜航员叶聪介绍,这样全面的体检在不下潜的航渡期间每隔6天进行1次,每隔3天检查1次蛟龙的容貌,主要是查看它在海上的长途跋涉中是否受伤。

海绵、珊瑚和虾

趁此机会,记者在潜航员傅文韬的带领下,被允许进入蛟龙号载人舱一探究竟。

海绵和2个八腕海星

从维护支架爬到蛟龙头顶非常顺利。没想到,当从直通潜水器的内部直梯看向载人舱时,我胆怯了。该直梯与舱口呈90直角,大约长2.5米,从上往下看,一眼望不到舱底。

今年4月中旬至5月底,我国首台自主研制的作业型深海载人潜水器蛟龙号圆满完成了今年试验性应用航次第一航段科考任务。在西太平洋海山区及雅浦海沟区共开展13次下潜作业,最大下潜深度6796米,获得了大量海底生物、岩石矿物样品、近底层水样及海底视频、照片和环境数据。科学家们在蛟龙号上是如何工作的?在科考中有哪些发现?近日,南都记者独家专访了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下属的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三位参与过蛟龙号下潜的海洋地质科学家邓希光、姚会强、刘永刚,揭秘科学家们如何搭乘这条深海蛟龙探寻海底的秘密。

随着海浪的起伏,向阳红09船有些轻微的摇晃。我站在蛟龙头顶高达5米的支架上,心里感到莫名的畏惧和紧张,双腿一阵阵发软,怎么也踩不到直梯上,第一次进舱宣告失败。紧接着,我又尝试了第二次,依然以失败告终。

准备

机会难得,绝对不能放弃!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顺着直梯拾级而下,终于进到令我好奇已久的潜水器载人舱。

下潜前一晚8时后不再进食

进入潜水器,记者的第一感觉是:这里比想象的宽敞很多。载人舱是蛟龙号的核心,内部直径为2.1米,在世界同类潜水器中是最大的。

4月29日晚,行驶10多天的向阳红09船,停在西北太平洋维嘉平顶海山西南侧。看着窗外一望无垠的大洋,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的姚会强博士心情格外复杂。就在当天晚上7点左右,经过科学家团队推荐、征求本人意愿以及现场指挥部的讨论,决定由姚会强在第二天代表科学家团队搭乘蛟龙号下潜,成为蛟龙号2016年首位下潜的科学家。他也是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第三位搭乘蛟龙号下潜的科学家。该局的邓希光和刘永刚两位科学家,曾于2014年乘蛟龙号下潜。

舱内没有设置座椅,地板上铺有地毯,地板中央位置有一块凹槽,潜水器主驾驶就坐在地板上,脚正好放在凹槽里,感觉倒也不难受。傅文韬说:每次下潜,我们都会在这里坐上八九个小时,时间长了膝盖也会受不了。主驾驶左右两侧的舱壁下放着一摞坐垫,这就是两名乘员的座位,工程人员坐左边,科学家坐右边。

当天晚上确定人选之后,姚会强和潜航员唐嘉陵及潜航员学员杨一帆一起到船长的房间,船长兼临时党委书记与他们进行了谈话。蛟龙号的空间不大,仅仅能容纳三个人,一位潜航员,一位潜航员学员和一位科学家。姚会强说,船长在谈话中叮嘱他要服从潜航员的指挥,在下潜及作业过程中不能影响到潜航员的驾驶。

这是潜水器的操控面板。傅文韬指着主驾驶位置前面许多红红绿绿的按键对记者说,大部分设备的启动和操作都集中在这里,比如灯光、摄像机、声学系统等。

那天晚上很晚才睡着,可能是太兴奋了,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想我准备的材料,总怕遗漏了什么东西。一直到晚上11点多,姚会强才睡着。从当天晚上8点开始,姚会强就没有再进食了。对于下潜之前不进食的惯例,邓希光博士介绍,这主要是因为蛟龙号舱内空间太小,没有厕所,所以要少吃东西,但他们会带一些简易的食物在下潜过程中补充能量。

潜水器的操作杆很像游戏手柄,方便控制潜水器在水中前进、上浮、悬停等运动状态。机械手的操作杆也设置得非常人性化,可以从控制台上取下来,灵活自如地听从潜航员指挥。我在舱内做什么动作,机械手在舱外就做什么动作。傅文韬说。

姚会强告诉南都记者,他的下潜装备中包括,牛肉干、能量棒、干果、山楂片、运动饮料。他所选择的食物,都是高能量的,因为潜底工作时间长、强度大、能量消耗大,食物必须能够快速提供给下潜人员能量。

主驾驶面前一共有4块显示屏,其中1块显示着潜水器的动力情况、工作时间、下潜深度和实时报警信息等各项状态数值,潜航员可以轻松地在第一时间获取任何想要的数据。另外3块是水下高清摄像机显示屏,可以观测到海底地形、地貌等情况,方便潜航员驾驶和取样。

下潜

潜水器主驾驶座位前还有一个直径为20厘米的有机玻璃观察窗,两侧乘员座位前各有一个直径为12厘米的观察窗。从3个观察窗往外看,视野相互之间有所重合,这也使得3名下潜人员在水下的观测视野不留死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