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大学昨日迎来40岁生日,30余名院士校友齐聚雁栖湖校区为母校庆生。记者从国科大了解到,纪念大会上,国科大收获了一份来自星空的生日礼物——一颗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国科大星”。

图片 1

30余位院士到场,“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李佩先生雕像揭幕;建校40年培养108位院士

中国科学院大学前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成立于1978年,2012年6月经教育部批准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40年来,国科大所培养的学生有108名当选为两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有25%是国科大的毕业生。

昨日,纪念大会举行国科大星命名仪式。 国科大供图

图片 2昨日,中国科学院大学迎40周年校庆,校友们在校庆标志处拍照留念。新京报记者
王俊
图片 3昨日,纪念大会上,李佩雕像揭幕。吴静

30余位院士为母校庆生

昨日,纪念大会上,到场嘉宾在交流。国科大供图

新京报讯
(记者王俊)中国科学院大学昨日迎来40岁生日,30余名院士校友齐聚雁栖湖校区为母校庆生。记者从国科大了解到,纪念大会上,国科大收获了一份来自星空的生日礼物——一颗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国科大星”。

建校40周年纪念大会上院士云集,30余位院士到场。记者注意到,为传达向大师致敬的理念,嘉宾席前几排座位绝大部分都留给了国科大的知名院士、校友。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科大原校长丁仲礼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五排。

昨日,中国科学院大学迎40周年校庆,校友们在校庆标志处拍照留念。新京报记者
王俊 摄

中国科学院大学前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成立于1978年,2012年6月经教育部批准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40年来,国科大所培养的学生有108名当选为两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有25%是国科大的毕业生。

现场同学校友,再忆芳华。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刘嘉麒院士和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李洪钟是国科大1978级第一届研究生,两人笑称经常见,当年英语一个班。

昨日,纪念大会上,李佩雕像揭幕。 吴静 摄

30余位院士为母校庆生

77岁的刘嘉麒院士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上学时的情形,“现在说起来像‘天方夜谭’,我们学校刚成立时,在学院路那租了楼和一片操场,改造了两三个木板房,老师在木板房办公,一栋楼给学生住。”

中国科学院大学昨日迎来40岁生日,30余名院士校友齐聚雁栖湖校区为母校庆生。记者从国科大了解到,纪念大会上,国科大收获了一份来自星空的生日礼物一颗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国科大星。

建校40周年纪念大会上院士云集,30余位院士到场。记者注意到,为传达向大师致敬的理念,嘉宾席前几排座位绝大部分都留给了国科大的知名院士、校友。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科大原校长丁仲礼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五排。

“学校四十年来三易校名、三易校址,一开始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在学院路;2000年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搬去了玉泉路;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生校址搬到了雁栖湖,条件好了很多。”刘嘉麒说。

中国科学院大学前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成立于1978年,2012年6月经教育部批准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40年来,国科大所培养的学生有108名当选为两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有25%是国科大的毕业生。

现场同学校友,再忆芳华。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刘嘉麒院士和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李洪钟是国科大1978级第一届研究生,两人笑称经常见,当年英语一个班。

新中国第一位理学博士马中骐,作为国科大1978级首批学生,回忆了当年报名、初试、复试、录取、开学的情景。“当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许多同学没有真正完成大学学业。”马中骐说,“但我们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大家奋发努力,互相鼓励,通过短短一年学习,在专业和外语上,都为今后的科研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30余位院士为母校庆生

77岁的刘嘉麒院士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上学时的情形,“现在说起来像‘天方夜谭’,我们学校刚成立时,在学院路那租了楼和一片操场,改造了两三个木板房,老师在木板房办公,一栋楼给学生住。”

小行星被命名“国科大星”

建校40周年纪念大会上院士云集,30余位院士到场。记者注意到,为传达向大师致敬的理念,嘉宾席前几排座位绝大部分都留给了国科大的知名院士、校友。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科大原校长丁仲礼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五排。

“学校四十年来三易校名、三易校址,一开始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研究生院,在学院路;2000年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搬去了玉泉路;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生校址搬到了雁栖湖,条件好了很多。”刘嘉麒说。

生日之际,国科大还收到一份太空礼物——一颗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国科大星”。

现场同学校友,再忆芳华。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刘嘉麒院士和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李洪钟是国科大1978级第一届研究生,两人笑称经常见,当年英语一个班。

新中国第一位理学博士马中骐,作为国科大1978级首批学生,回忆了当年报名、初试、复试、录取、开学的情景。“当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许多同学没有真正完成大学学业。”马中骐说,“但我们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大家奋发努力,互相鼓励,通过短短一年学习,在专业和外语上,都为今后的科研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