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现在的孩子都是网络原住民,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互联网时代,那么网络语言往往就是孩子们生活中频繁使用的流行语。在日前由82名来自北京、西安、广州等10个城市的儿童调研员发布的《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中,调研结果显示,六成儿童经常使用网络语言,他们认为网络语言好玩又方便沟通。而对于家长来说,如果不熟悉时下最新的网络用语,不免时常和孩子陷入“尬聊”的境地,也不免担心“这语文学不好怎么办”?

“官宣、官宣,周末没有作业啊”;“你什么情况?锦鲤呀,这几次考试都是满分”;“我也想佛系佛系”……这些都是课间学生之间的对话,如果你“秒懂”,说明你与时俱进,如果你一脸“蒙圈”,说明你可能落后于2018年的网络,“out”了。

图集

六成儿童经常 使用网络语言

上面提到的“官宣”“锦鲤”“佛系”都出自近期刚评出的2018年网络十大流行语,而“秒懂”“蒙圈”“out”则是前几年的网络流行语。

网络流行语已经成了年轻人表达情感的主要语言方式之一。有人认为这样的表达更直接、更准确,也有人觉得网络词汇让语言变得简单粗暴。对此你怎么看?

儿童调研员的年龄段为10~14岁,他们把问卷发到同龄人手中,调研从2018年7月持续至9月,共发放调查问卷
1543份,有效问卷1428份。从儿童调研员统计的数据来看,大部分的儿童都使用过网络语言,有59%的儿童表示经常使用。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发展,各种网络语言应运而生,这些网络语言也成为很多孩子生活中频繁使用的流行语。在日前由82名来自北京、西安、广州等10个城市的儿童调研员发布的《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中,调研结果显示,六成儿童经常使用网络语言,他们认为网络语言好玩又方便沟通。而对于家长来说,如果不熟悉时下最新的网络用语,不免时常和孩子陷入“尬聊”的境地,也不免担心“这语文学不好怎么办”?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3.4%的受访者平时会使用网络流行语。67.4%的受访者认为过多使用网络流行语会使代际沟通更加困难。

儿童调研员们通过访谈和问卷总结出了儿童最爱用的网络语言,可以看到在网络语言的使用上,儿童与青年人的差异非常小。如:“666”“秀”来自电竞圈的吐槽以及调侃,“扎心了,老铁”来自于东北方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来自TVB电视剧台词,“社会人”“小猪佩奇”等用语是因为短视频软件的火爆而流行。

■分析

93.4%受访者会使用网络流行语

目前广泛使用的网络语言有传统的谐音类、英文简写和数字等,比如“酱紫”代表“这样子”“神马”替代“什么”,比如CU是“see
you”,886替代“拜拜咯”等。还有由于游戏和短视频App的流行而产生的流行语,比如皮皮虾、凉凉、小猪佩奇等,比如“吃鸡”代表绝地求生,“王者荣耀”被称为“王者农药”。队长经常对队员说的“稳住,我们能赢”等。电视剧和日常生活中的语言也会通过网络发酵成为新形式的网络语言,比如源自《西游记》里红孩儿那句: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逐渐演化成:“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比如“我喝的是假酒”句式的流行,演化成一系列的“我吃了假的晚饭”“我上了假的体育课”等。

网络语言为什么会流行于学生圈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专业的丁歆经常使用网络用语。“我一般在跟网友聊天时,或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状态时会使用,因为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语境,大家都在这种流行语境下,你会自然融入进去。但是在其他地方用网络用语,别人可能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最后还有一类就是各种表情包图片了,“斗图”在儿童中的流行完全不逊色于大人们,由于儿童对电子产品的熟练使用,他们不仅是网络流行用语、用图的有力传播者,同时也开始成为制造者。

在《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儿童调研员们通过访谈和问卷总结出了儿童最爱用的网络语言,可以看到在网络语言的使用上,儿童与青年人的差异非常小。如:“666”“秀”来自电竞圈的吐槽以及调侃,“扎心了,老铁”来自于东北方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来自TVB电视剧台词,“社会人”“小猪佩奇”等用语是因为短视频软件的火爆而流行。

调查显示,34.3%的受访者经常使用网络流行语,59.1%的受访者偶尔使用,仅6.5%的受访者完全不用。

网语流行因简单有趣 建议躲开粗鲁低俗

对此,有专家分析认为,少年儿童正处在思维最活跃的时期,好奇心强,喜欢追求新鲜事物和现象,而网络语言不似常规语言的表达方式和特点,正符合孩子的心理需求,所以,网络语言在学生群体中流行起来,并不奇怪。

“我在看直播或者发弹幕时会用网络用语,平时面对面交流一般不用。”
西安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学生梁杰认为,流行词是一种创造,“本来要说很长一段话的,用几个字就可以表达了。另外在某个特定的场合,某些流行词就代表一个特定的意思,这样说会更加明确。”

何先生发现儿子“开始不好好说话”是从上幼儿园开始的,因为一次周末答应带儿子去某游乐场所的承诺没有兑现,竟被儿子怼了一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妻子在身边笑得前仰后合,自己则是哑口无言,哭笑不得。何太太认为孩子说话不用太计较,很多时候还挺有意思的,但或许上小学之后,还是需要纠正过来。“因为孩子年纪小,在不同的场合对网路语言都是无差别使用的,确实听说过小学生写作文也习惯了网络语言的使用,并不是很合适,就是希望他能学会在合适的场合使用合适的语言。”何太太说。

除了心理角度的分析,很多语文教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网络语言的流行是互联网时代必然的产物,不可回避。

“使用流行语就是为了好玩,大家对于一些词语会心照不宣地笑一下。”丁歆觉得,网络语言会让语言异化,“我们会把一些传统词语进行解构,重新放到现在的聊天环境下,本质上来说是污染了汉语原本的语义的,但这可能也是流行文化的意义。”

孩子们之所以喜欢使用网络语言,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在儿童调研员的进一步访谈中,孩子们透露喜欢使用网络语言主要是因为“身边的人都在用,感觉沟通很方便”“有趣好玩,有时候是为了搞笑和幽默使用”和“都能看懂,随口可以说出来,不用去记忆”三方面的原因。网络语言的有趣、简单和方便沟通的特质使得这些用语可以在孩子们中快速被掌握并传播开来,大多数孩子选择怎样说话并不一定有思考过程,起因不过是“别人都这么说”。

北京市第八十中学语文教师、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王学东从语言发展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从表情达意的角度看,在熟悉此类词语的人群中,沟通极其顺畅,简单明了的几个字就传神得表达了内涵丰富的意思;从词语流传的空间和时间范围看,词语有一定的试用范围和使用频率;从语言学发展的角度来看,语汇联系人们的生活最为紧密,因而变化也最快,最显著。由此可见,网络流行语因其实用性而成为一种独特的语言现象是语言发展的必然。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申小龙认为,网络语言既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现象,也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蕴含着丰富的社会文化、情感和心理。网络交际平台为交际者提供了一个较为宽松、便于自由创造的语域。与传统的平面媒体上的书面语言相比,网络语言的内容可以突破常规,具有非正式性、随意性和简约性,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词语表达方式。它们为现代汉语注入了新的活力,提供了更多新的选择。网络语言中的一些创新因素已经突破自己的语域,进入人们日常生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