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开发让鱼儿无处安家
三峡大坝蓄水后四大家鱼繁殖规模骤减95%以上;葛洲坝使中华鲟种群数量减少83%■本报记者
周熙檀
由于栖息地的破坏和丧失,金沙江干流的鱼类资源已经濒临崩溃边缘。日前公布的《2013长江上游联合科考报告》直指水电开发对水生生物带来的灭绝性影响。那么,水电究竟对长江渔业资源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在水电开发和生态保护之间,是否存在平衡点?对此,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水电谋杀生态历史上,金沙江流域共监测到鱼类143种。而此次科考3次鱼类资源采样仅仅发现17种鱼类样本。尽管评价这次科考所反映的问题尚须具体分析,但是,水电建设谋杀沿江生态已是共识。中科院水生所刘焕章研究员课题组监测的结果显示,三峡大坝蓄水后,长江中下游四大家鱼繁殖时间推迟1个月;而据长江流域渔业资源管委会的统计,四大家鱼繁殖规模骤减95%以上。单独的大坝影响有限,但现在连续成串建坝的方式,对鱼类生存影响很大。刘焕章说,这种情况对大型洄游性鱼类的影响首当其冲。例如,在葛洲坝修建后,中华鲟种群数量减少了83%。本次科考也发现,随着25级梯级水电工程的陆续建成,整个金沙江干流将变成一座首尾相接的大型水库,其水文特征、水沙输移过程和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将发生根本性变化,进而对水生生物可能产生灭绝性的影响。生态调度小喜大忧2011~2013年,三峡集团实施了3年生态调度试验,通过4~7天持续增加下泄流量的方式,人工创造了适合四大家鱼繁殖所需水文、水力学条件的洪峰过程。检测结果显示,四大家鱼卵苗径流量从2009年的0.42亿尾回升至4亿多尾。不过,虽然对于生态调度,刘焕章表示支持,但他们多年连续监测的结果显示,效果并不明显。大自然保护协会大河伙伴关系项目技术顾问郭乔羽也强调,给四大家鱼放水,只是朝向生态流的重要一步。真正需要的是能够满足下游鱼类和其他水生生物在繁殖、产卵、生长不同阶段对流量、流速、涨水过程和温度要求的大坝下泄水流。核心在于科学规划今年7月1日,美国佩内布斯特克河维齐大坝拆除,这将最大可能帮助濒临灭绝的大西洋三文鱼洄游。这是水电公司和环保组织利益达成一致的结果。这样的决议形成了恢复河流生态、保存当地文化和发展电力行业的共赢。我们面对的问题往往不是是否建设大坝,而是在何地建设、怎样施工。TNC全球淡水项目总监格里奥博卡拉狄说。他认为,通过掌握流域全景的概况,水坝应建立在对环境破坏最小的地区,争取最大程度地保护自然径流、泥土沉积、水质营养和鱼类种群,对自然和人类带来双重的益处。刘焕章也表示:大坝建设必须有限度,不能过度利用长江资源。此外,中科院水生所大力推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保护区的建设。刘焕章认为,应选择合适的地方建立保护区,以免过度建设或缺乏生态评估的水电工程进一步破坏生物多样性,甚至毁灭资源。要通过建立保护区,为受大坝影响的鱼类建立替代生境。刘焕章说,将来在协调开发和保护的关系时,保护区保护优先,其他河段则可适当规划水电开发项目。《中国科学报》
(2013-09-05 第4版 综合)

图片 1

无法婚配、无法生娃深受其苦的不光是你,还有中华鲟。11月1日小光棍节这天,《当代生物学》在线发表了一项令人悲伤的结论:未来10到20年内,野生中华鲟种群就会消失。而降低水温可能是挽救它们的最后一线希望。

近年来,中国通过将人工繁殖的中华鲟放流野外来补充野生种群。但研究人员指出,如果不采取措施维持这些大鱼的生殖活力,上述做法是不够的。当务之急,是尽早将繁殖季节的水温降至适宜的18℃~
20℃范围内。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工黄真理等人通过自己建立的鱼类迁徙、繁殖和种群模型,研究了在长江大坝的影响下,中华鲟的空间分布、性腺发育、种群大小变化。并据此评估了水电建设对中华鲟的生存影响。

中华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010年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2015年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

作为一种体型巨大的鱼类,中华鲟需要广阔的空间去产卵和交配。因此产卵场的面积限制着参与繁殖的成体数量。从1981年起,葛洲坝截流导致中华鲟的有效繁殖种群缩减到原来的
24.1%,而新产卵场的环境承载力缩减到6.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