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被人起绰号的烦恼?一个个绰号,紧紧跟着你,挥之不去,忘又忘不掉。

舆情观察

由于少有立等可见的实质性伤害,所以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常常被学校、家长以及教育部门忽视,成为防治校园欺凌的盲区。

这种困扰,随着相关治理措施的落地,在广东省或将有所好转。

亮剑“侮辱性绰号” 网民有三问


日前,广东省教育厅等13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对校园欺凌的分类、预防、治理等问题做出明确规定。其中,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在社交媒体发表贬低或侮辱他人人格言论等行为,均属欺凌行为。

一份地方政府文件,在这两天上了微博热搜。

给人起侮辱性绰号也属欺凌,在社交媒体上传欺凌图像的属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行为!学校在进行批评的同时给予惩戒,严重者可以给予留校察看、勒令退学、开除学籍的处分。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挂出13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对校园欺凌的分类、预防、治理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不仅如此,广东省这次列出了校园欺凌的诸般具体情形,诸如强索财物、强脱衣物、在社交媒体上传图像等,均有着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基本涵盖了目前校园里形形色色的欺凌行为。

近日,广东省教育厅等13部门联合出台了《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明确规定校园欺凌的分类、预防、治理等问题。《实施办法》还将“起侮辱性绰号”纳入校园欺凌的范畴,一向受到忽视的语言欺凌终于被摆上台面。此举被舆论评价是积极、进步的作为,并建议全国推广。

在学生时代,不少人都有被同学调侃甚至起侮辱性绰号的经历。正因为其司空见惯,许多人认为,起绰号没有任何身体损伤或痛苦,压根儿算不上校园欺凌。

这可以看作中国反校园霸凌、反校园暴力,就在几年前,“霸凌”这个词并不存在于中国的舆论场中,但是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校园暴力个案,各种“残酷的青春物语”一再刺激公众的神经,也将治理校园霸凌问题上升为国家议程,不再是所谓“小儿科”话题。

不少网友追问,绰号的“侮辱性”怎么定义?绰号是老师起的怎么办?对起“侮辱性绰号”者的惩戒是否会“失之于宽”?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各领域专业人士,解答网民关注。

其实不然,相比身体上的暴力欺凌,起侮辱性绰号等精神欺凌的危害同样不容小觑。这类欺凌容易让被欺凌者产生被孤立的感觉,进而造成性格孤僻、敏感,影响其正常的学习与生活。青少年处于三观形成的阶段,精神欺凌会在其稚嫩的心灵中留下深刻烙印,甚至伴随他们终生。

之前的治理乏力,与制度不接地气、执行不力有关系,也与制度本身太空泛、太原则有关系,没有对欺凌行为的清晰界定,也缺乏对相应欺凌行为的处置办法,只好笼而统之,大而化之,效果当然不会好。

什么样的绰号算“侮辱性绰号”

一份针对北京中小学生校园欺凌情况的调查报告显示,46.2%的学生有被故意冲撞的经历,40.7%的学生有被叫难听绰号的经历。起侮辱性绰号等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不仅危害巨大,而且发生频率高。由于少有立等可见的实质性伤害,所以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常常被学校、家长以及教育部门忽视,成为防治校园欺凌的盲区。

如今,中国的治理校园霸凌的政策措施和制度规范,正在进行一个从无到有的高速迭代。

相关资料显示,包括“起侮辱性绰号”在内的语言欺凌,在校园欺凌现象中占比不容忽视。2017年5月,由南京大学社会风险与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和中南大学社会风险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校园欺凌调查报告》显示,语言欺凌行为发生率明显高于人际关系、身体以及网络欺凌行为,占23.3%。

皇家88平台,在过往的校园欺凌防治中,着力点聚焦于殴打、索要财物等显性的暴力伤害行为,而忽略了精神层面隐性的校园欺凌行为。隐性欺凌往往是暴力欺凌的前兆,不彻底消除隐性层面的欺凌行为,校园欺凌就很难被根治。

此番广东省细化了校园欺凌的类别,提出了预防、治理等诸般措施,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可以发现起侮辱性绰号、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侮辱诽谤等,都被归入了校园霸凌的范围,这也是与全球通行的反校园霸凌的标准一致的。这意味着中国的反霸凌标准,正在与全球实践相接轨,扩宽了反霸凌的外延。这个进步如此巨大,以至于一些人对于“起绰号也算欺凌”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没有关系,文明进步总会带来一定的观念冲突。

身体肥胖被叫“小胖墩”、戴眼镜的被喊作“四眼仔”、姓朱被叫作“猪”,是对他们“幼小心灵的至深伤害”“抹不去的童年阴影”。“当语言欺凌发生时,一个群体,多次、长期的对一个人进行攻击,证明这个受害者的同伴交往是不健康的。而一个孩子的成长,恰恰需要从健全的同伴交往中获取能量,通过这种能量,将自己嵌入到集体和社会中。这是语言欺凌对青少年最严重的危害。”贵州师范大学心理学副教授黄亚夫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指出。

将以往被认为是小事与玩笑的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等定性为校园欺凌行为,不仅能让遭受隐性欺凌的学生理直气壮地伸张权益,也能让学校防治校园欺凌更有针对性,对实施者产生威慑作用,避免隐性欺凌升级为暴力欺凌。

校园本该是孩子们的安全岛,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在校园里快乐成长,这不仅是教育的责任,也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每一个孩子,都不是孤立的生命个体,而是会牵扯起整个社会的复杂情绪,上升为一个公共治理议题。中国反霸凌机制正在全面落地,保护标准也在全面升级,将彻底改善校园生态。

什么样的绰号算得上“侮辱性绰号”?这是网友最关注的问题。《实施办法》中虽然明确定义了中小学欺凌,是指“发生在校园内外、学生之间,一方单次或多次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另一方身体伤害、财产损失或精神损害等的事件”,并表示“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属于情节轻微的一般欺凌事件。但网民对“侮辱性绰号”量化标准仍存在争议。

广东省出台的校园欺凌综合治理方案,不仅对欺凌事件按照严重程度进行了准确分类,同时对不同性质的校园欺凌制定了差异化的处理措施。此外,还规定了学校、政府部门治理校园欺凌工作中的责任,以及落实不到位的处罚机制。方案走出了针对校园欺凌精准施策的重要一步,期待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实实,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创造和谐的校园环境。

相关文章